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三十二章 简字
    做竹器会遗留下许多黄蔑,王正阻止了他们用来当柴火的打算,把那些黄蔑全部丢入了小河沟里面,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多天。

    王正让人把泡了十天以上的黄蔑捞起来,运回了江心屿捶打成浆之后,和黄纸浆混合一起滤出来,就得到了竹纸。

    这样弄出来的纸张虽然还是黄色,却坚硬平整了许多,已经可以用来书写了,关键是制作难度不大,很轻易就能得到。

    加减乘除讲完,王正就打算开始教他们识字了,以后数学基本上不会再教,一切靠他们自己钻研,如果天资聪慧,王正也可以适当的指点一二。

    当你只有一两亩地的时候,自然会精耕细作。

    当你有种不完的地的时候,只需要把种子撒下去就行,自然会收获满满,根本不用太过操心,毕竟,就算收获再多,你利用不上也是无用。

    讲数学的时候,自然不需要什么准备,有块竹板记下乘法口诀表就行,毕竟是日常生活中经常用到的东西,学习起来自然事半功倍。

    教认字再这样敷衍就不行了,不然就真没几个人能学到东西了,为此王正弄了些纸张出来,让他们能抄写一下。

    至于笔嘛,一人一支鸡毛,几个人合用一碟墨汁就行了,毕竟他们也没给王正学费,条件艰苦就艰苦一些吧。

    “今天教大家认字,这之前先教大家声韵调,声有二十六个,分别是啊波次得~。

    韵也有二十多个,分别为~。

    调咱们分成四个就行。

    把这些组合起来,就有两三千个字,也就是我们生活中常用的字了,学会了这些,日常书信往来一般都能应付过去。”

    第一节课,王正只讲了一下大纲,并把黄纸发了下去,让他们把拼音抄回去自己琢磨。

    散场之后,陈峰宁一脸狐疑的找到王正问道:“大管事写的字为何和我所学相差甚远啊?”

    王正自嘲道:“因为这是我偷学来的,记住的就是这样的字,有些没记住的,就胡乱编造了一个,有什么问题吗?”

    听完王正的解释,陈峰宁目瞪口呆在当场,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几大步追上离开的王正,问道:“大管事这样做,没有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呢?”

    王正反问,陈峰宁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你是想说我这样做会被世家大族满朝大臣唾弃,还是当心我这样做会被世人不耻啊?”

    “大管事不担心吗?”

    “担不担心又怎么样呢?

    正本农家子,一身卑鄙气,侥天之大幸,得皇庄管事之职,行事只要无愧于娘娘,无愧于心就行,管旁人那么多做甚。

    来此地学习之人,本也是与正一样卑贱出生,学点算术以傍身,学点我的简字以养性足矣。

    真要是什么绝世佳文,高妙学问,就算学了也无用,不过是徒增烦恼而已,毕竟,学那些东西的人已经不少了,这些人可没有人家的路子。

    既然如此,我在这里教他们什么,他们学了些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

    这完全和旁人无关嘛!”

    陈峰宁表情还是有些纠结,“话虽如此,可大管事教了这么多学生出来,他们一定会传承下去的,要是有一天,他们与那些正统读书人相遇,大管事就不怕闹出事情来吗?”

    王正沉吟了一下,点头说道:“这倒也是,下节课我就给他们说清楚事情缘由就是了,让他们以后别和那些正统读书人争执。”

    “大管事就不能教他们正统的文字吗?如果大管事力有不逮,宁愿效犬马之劳。”陈峰宁说着多王正长施一礼,态度极为诚恳。

    “不用,就让他们学习简字就好了。”王正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世间本无字,先祖画万物成图记事,笔画不断简略就形成了文字。

    到春秋战国时期,已经发展成各种各样的文字了,始皇帝统一六国,车同轨书同文功莫大焉。

    可在我看来,他最大的功劳是推广了隶书,你知道什么是隶书吗?又为什么叫做隶书?”

    “隶书就是我们今天所用的文字。”陈峰宁想了想摇头说道:“至于为什么叫做隶书我不知道。”

    坐上马车的王正笑道:“从名字就知道了,隶者奴隶也,小篆繁琐,并不适用于始皇帝的急政。

    其时有县狱吏程邈得罪始皇帝被贬为奴隶,在狱中耗时十载把大小篆的圆转改变为方折,同时删繁就简,去粗取精,经过加工整理隶书方出。

    始皇帝得隶书如获至宝,在国家大力推行,使秦政得以高效运转,刘邦得其国,自然沿用了下来,因为隶书比小篆简易。

    看,奴隶之书也并不高雅,可因为简易就被沿用了下来,今读书人都得感谢人家程邈,不然,你们课业将更加艰难。

    从先祖画万物成图记事,到金文,再到大小篆,最后是现在的隶书,你从中看出来了什么吗?”

    陈峰宁思索片刻后,惊呼道:“由繁至简。”

    “不错,正是由繁至简,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隶书沿用至今已近千年,这时候再把隶书稍稍简化一下,又有何不可呢?”

    王正说完,在夕阳下,大笑着驱车离去。

    看着摇晃着离开的马车,陈峰宁呆立当场久久无言。

    微风中,有渐行渐远的铿锵歌声传来。

    “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陈峰宁对着马车长施一礼,起身回去在信中写到:王正虽自称从未进学,仅偷师一二,却才情绝佳。

    总能见他人所不能见,想他人所不能想,行他人所不能行之事,且,总能得到一个很好的结果。

    此人见事总能一针见血,直达问题的本质,抓住关键的一个点,真是个奇才。

    今王正在巴地教化百姓,定能大量聚拢人心,宁不知好坏,请主上定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