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三十四章 芋头粉条
    先把手在醋里面寖泡一下再带上手套,这样削芋头皮就不会手痒。

    削好皮的芋头在小溪里面清洗一下,放进一个大木框里面,大木框里面以水车带动齿轮加速过的旋刀飞快的旋转着,把芋头打成了芋泥。

    不断振动着的大木框把最细的芋泥从出料口抖落下来,掉进了竹抽屉里面。

    不需要太多,只要在竹抽屉里面铺满薄薄的一层,就会有人把竹抽屉端走,放进蒸笼里面把芋泥蒸个两分钟。

    蒸熟的芋皮揭下来切条挂到竹竿什么晾晒个半天,芋头粉条就这样做好了。

    开水已经烧好,把芋头粉条放进去烫软就可以立马捞出来了,本来就是熟食,也用不着久煮,剩下的开水倒入调好的葛粉,立马就变成了葛羹。

    放了一点盐下去,王正把粉条和葛羹搅和均匀,吃完后说道:“这样吃了三顿,并没有感觉烧心,虽然还是不能当成主粮,不过多吃几顿想来问题不大。”

    放下碗筷的陈峰宁赞道:“葛羹自带一点甜味,就这样吃其实也蛮好吃的。”

    罗武想了想,问道:“芋头到处都是,大管事想要收购吗?我可以让其它地方的巴人给你收集,只要一点点钱就行。”

    王正沉吟了一下说道:“芋头就不收集了,你把法子传授给他们,我直接收购粉条吧,一文钱三斤,葛粉一文钱一斤,要是有人出更高的价格,让他们随意卖了就是。”

    罗武在心里衡量了一下,对着王正抱拳说道:“那我就带族人,在这里谢过大管事的好意了。”

    罗武出去一趟再回来,不过半个月时间,就直接找到了王正,“手脚快的那些已经储存好一批粉条了,他们想让大管事先收购一批再说。”

    这是担心王正不要他们的东西了。

    第二天,王正请程伯康吃了一碗粉条,“你和罗武一起去收购一下这东西,然后直接把东西运到长安去,同时帮我带封信过去。”

    一个多月后,王先带着两个小太监在长安西市开了一家粉条店,只需要一文钱就能吃到一大碗葛羹粉条,普通人一碗就能吃饱,做体力活的人吃两碗也就足够了。

    开店当天,当王先把一文钱一碗的牌子挂出去的时候,立马就有人围了过来,当第一个做体力活的人尝试了一碗之后,紧跟着又要了第二碗。

    生意立马就爆棚了起来,开始王先还按照王正吩咐的那样,煮三两干粉条装一碗,后来实在太忙,根本没时间称量粉条,干脆夹满一碗就算数。

    最后发现还是忙不过来,王先干脆不管了,让要吃的人自己下粉条,自己捞着吃,两个小太监负责加一勺葛羹,他只管抱着盐罐给人加盐就行。

    反正谁吃了一碗,自己丢一文钱在竹筐里面就行。

    “老板,你这里卖干粉条吗?”

    “卖啊,一文钱一斤。”

    “有点贵啊,人家粮店麦子才一文钱一斤,你葛粉咋卖?”

    “葛粉五文钱一斤,爱买不买,反正就这个价格了,东西又不是我的。”

    麦子还得磨面和面,粉条多方便啊,丢水里一煮就行,愿意买粉条的人还是蛮多的,一时间长安粮食销量下降了一半。

    等了一个多月,发现粉条供应还是源源不断,这下许多人都坐不住了,在大朝会的时候有人把问题给提了出来,这事情是掖庭局那边搞出来的,皇上得帮忙解决才行。

    倒没人说这事情不好,人家只说粮贱伤农,总这样下去以后农户都不愿意种地了,本来这几年粮价就已经跌到谷底,真受不了这样的冲击。

    粮价低证明国家民间都有盈余,这是国泰民安的表现,说明皇帝治理有方,出现盛世了,可这粮价太低,也让李治有点挠头。

    毕竟人不能只吃粮食,还需要其它的生活物资,要是用粮食换不来其它东西,百姓的日子同样也不好过。

    当李治找到武则天之后,武则天却满不在乎,“嚷嚷的那些都是家里有粮食生意的人,长安城的粮食是卖不出去了,可老百姓手里的粮食还是能卖出去的。

    掖庭局下属各皇庄现在就在源源不断的收购粮食,还是去年的价钱,一文钱两斤,有多少要多少,以后也都是这个价格,陛下大可放心。

    那些人要是再烦陛下,就然他们把粮食都卖给掖庭局吧,他们最多也就是亏点运费而已,这总能承受吧?”

    “那就如此吧。”

    既然武则天这边已经在兜底了,李治也不想多管,接着感叹道:“芋头那东西在巴蜀之地也存在几千年了,以前也就饥荒时,人们才愿意食用。

    这王正还真是个人才,芋头被他这么随意的一弄,居然就得到了人们的喜爱,这就有点岂有此理了,皇后还不打算把他召回长安吗?”

    武则天捂嘴笑道:“我这边确实没有适合让他主事的地方,要是让他入宫吧,王先非得立马吊死不可,陛下要是有位置,我把人给陛下就是了。”

    李治沉吟了一下,叹气道:“还是再等等吧,他这次得罪的人实在太多,朕一时之间也不太好安排。”

    李治是真不好安排,而武则天则是知道王正在巴蜀的事情,觉得把他继续留在那边应该会更好一些,根本就没有把王正召回长安的打算。

    人可以不召回来,不过人心倒是得笼络一下了,毕竟几个月时间能帮她挣几万贯现钱的人可不多,更别说还有许多事情值得期待。

    一个月后,当王正坐在摇椅上,悠闲的看着一本晦涩难懂的志怪小说的时候,朱贵臣的马车出现在了王正面前。

    看着笑意盈盈走下马车的朱贵臣,王正多少有些诧异,赶紧起身行礼。

    朱贵臣没有让王正的腰弯下去,紧走几步扶着王正说道:“哎呦,用不着多礼,咱家看见你啊,这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咱家当这个监作,下属皇庄能出了你这么个人才,真是咱家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