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五十四章 你不死人心难安
    牛老三看着此时的张有哲多少有些吃惊,接着瞬间羞恼了起来,不过王正就坐在一边,他也不敢多说。

    王正轻轻点了点头,“就是这样,你是一个聪明人,既然牛老三答应放了你,你就走吧。”

    张有哲大吃一惊,不敢相信的问道:“大管事就如此放了我?”

    “要不然呢?”

    “大管事不怕张某寻仇?”

    王正哑然一笑,“那都是多少年后的事情了?而且,你要是真聪明,就不会找我寻仇,你要是假聪明,可能咱们就没有相见之日了。”

    张有哲沉思许久,苦笑道:“大管事言之有理,既然大管事能把事情看得如此透彻,可否放过家父一马?我愿意用张家几百年积累与大管事交换。”

    “明知不可能的事情,又何必多问呢?”

    张有哲点了点头,叹息道:“是在下贪心了,可毕竟是家父,总该问个万一的,那在下家人该怎么活命,还请大管事教我?”

    说完此话,张有哲给王正行了一个跪拜大礼。

    “其实你应该明白,你自己一个人逃生才是最好的选择,带着家人你活下去的可能会微乎其微。”

    张有哲再次三叩首,“还请大管事垂怜,有哲没齿难忘,今生若无机会,下辈子也愿做牛马以报。”

    “罢了,准备好车船,去北门等着吧,我劝你现在最好别进城。”

    王正转头对牛老三吩咐道:“给他一匹好马吧。”

    随后,张三李四和罗武三人带着八千持矛者,先行押送缴获从陆路返回锦鲤滩。

    来的时候两个时辰不到,回去却得走两天,带着诸多缴获,更是需要三四天的时间才能回去,不过王正可以把一部分东西放在下游农庄,如此一来倒是能轻松一点。

    而王正则带着陈峰宁和牛老三,率领三千镰枪战士和一千弓箭手,押着张氏族人去渝州,把吴毅接回来的同时,顺便把张宗恒给逼死。

    路上,牛老三忍了许久,最后还是向王正问道:“主家为何放了张有哲,还劝他不要进城?他去城里难道有什么危险吗?”

    王正坐在马上捏了捏鼻梁,对陈峰宁说道:“你给他详细解释一下。”

    陈峰宁点了点头,对牛老三说道:“因为真正想张氏族人死绝的不是咱们,而是渝州的那些世家大族。

    张宗恒抓了吴毅屈打成招,咱们攻灭张氏坞堡,用同样的办法收集张氏谋反的证据,把吴毅换回来,谁也说不得什么。

    这个官司就算打到长安城去,咱们也不怕,咱们可以屠戮张宗恒至亲,因为咱们有他谋反的证据,可是咱们却不能灭张氏全族,那是陛下才能做的事情。

    可是陛下也不会这么做,因为张氏谋反毕竟是假的,世家大族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不然,就会人人自危,动摇国本了。”

    牛老三不解的问道:“如此一来,张氏族人不就安稳了吗?而张有哲有族人的庇护,以他的身份活命应该很简单啊?”

    陈峰宁摇了摇头说道:“事情不是这样的,虽然咱们不能灭张氏一族,陛下也不会灭张氏一族,可有人却能灭张氏一族,还很想灭张氏一族。

    那些人就是渝州的世家大族,张氏的根基不是坞堡里面的那些财富,而是张氏在渝州的诸多良田,族人掌握的各种矿藏和商道这些东西。

    张氏一族被灭后,这些世家大族所看中的根本之物,都会留在原地,谁也带不走,抢不到,渝州其他世家大族却能很轻易的分而食之。

    你说这种情况下,张有哲进城不是送死是什么?”

    “哦,原来是怎么回事儿,世家大族的弯弯绕还真多。”

    听完陈峰宁的解释,牛老三感叹了一句,又摇头晃脑的点评道:“张宗恒真是不自量力,居然敢招惹咱们。”

    陈峰宁皱眉说道:“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以大管事的行事手段和性格,张宗恒此举无异于自掘坟墓。

    一个世家大族的家主,又是一州别驾,按说不会如此昏聩才是,大管事可知缘由?”

    “渝州刺史姓王。”

    王正这句话让牛老三莫名其妙,陈峰宁却是懂了。

    一地主官必须得是外地人,以增强朝廷对地方的控制力。

    这次的事情,说到底还是王皇后与今皇后两个势力的争斗,张宗恒站在了王氏一方,准确来说是渝州世家大族站在了王氏一方。

    张宗恒只是首当其冲而已,别人可以调转枪头,张氏却必须直面其锋,张氏的灭亡算是让事情有了一个了解。

    两个时辰前,渝州刺史府,张宗恒趴伏在地,声音哽咽的哀求道:“大人就真没办法救我张氏一救吗?”

    “如今州城已是孤城一座,城中各家如今也立场转移,皆冷眼旁观坐等结果,事到如今你我二人就认命吧。”

    张宗恒猛的站起身,眼中闪烁着寒光,“大人认命不过是一人一家之事,张某认命却累及全族,大人觉得这合适吗?”

    “事已至此,合不合适又能如何呢?那王正不过一农庄管事,行事却如此大胆而迅捷,这次确实是我看走眼了。”

    张宗恒叹了口气说道:“张某又何尝不是呢?咱们诸多布置,人家根本不接招,只管一锤子砸过来,咱们以为的万无一失,立马就支离破碎了。

    张家完了,几百年的基业毁于一旦,张某愧对列祖列宗啊,张某可以死,可张氏却不能灭族,大人可否借项上人头一用?”

    “要就拿去吧,你带人围困刺史府,不就是这个打算吗?只求放过妻小就行。”

    “大人痛快,我敬大人最后一碗清酒吧。”

    “也好,我酒量不佳,一碗清酒倒是能免了我的痛苦,心里不至于太过记恨你,咱们黄泉路上也好做伴。”

    “大人认为张某没有生路了?”

    “呵呵,你要活着,张氏必然灭族,他们也会对你穷追不舍,天下之大你又能逃到哪里去?”

    “也是,张某不死,人心难安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