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五十五章 所谓忠义
    人在绝望之下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的,两个时辰也足够做许多事情了。

    当王正离渝州城还有很远的时候,远远望去就能看见城中大火,都已经烧透半边天了。

    “陈峰宁,你先带人快马前去打探一下情况,城中应有大事发生了。”

    陈峰宁也知事情紧急,对王正拱了拱手,就带着十多个人骑马冲了出去。

    “牛老三,你带五百人紧随其后,一切听从陈峰宁的安排。”

    牛老三点了五百弓箭手,轻装简从的跑步离开。

    等王正带着大部队赶到渝州城下之时,看到的是一副混乱嘈杂的场面,其中以妇孺的哭喊声最多,陈峰宁正带着人竭力维持秩序,城中大火依然在燃烧。

    王正看了看情况,让五百弓箭手看押张氏俘虏,对三千镰枪战士下令道:“各农庄自行组队,放平枪尖,去人群中游走,分割人群,遇反抗时,可自行攻击。”

    王正亲自击鼓,镰枪战士踏着整齐划一的步伐,分队逼近了混乱的人群中,人们开始各自退避,有些惊慌失措的也会跑开,并没有人敢反抗。

    王正高喊道:“青壮只可退避,不得急行,否则格杀勿论。”

    有了镰枪战士的强力震慑,人群渐渐平静了下来,陈峰宁也得以脱身,跑到了王正面前。

    “张宗恒先是袭杀了刺史,后来又诱杀了城中其他世家大族的一部分人马,然后放火烧城,最后带着自己族人跑了,城中的钱粮兵甲也被他席卷一空。”

    真是够狠的,这可是十万人的上州州城,就这么被付之一炬了。

    “吴毅在那里?”

    “吴毅已经没事了,张宗恒离开时,把他交给了张氏的亲族。”

    王正点了点头,吴毅没事就行,“城中的世家大族就没有防备张宗恒狗急跳墙吗?”

    “他拿了刺史印玺,自己又是别驾,加上城中两千州兵小半都是出自张氏,还有些保持中立的人,有心算无心之下,剩下的那些世家大族自然就给他得手了。”

    “这样啊,城中情况如何?人员伤亡大不大?”

    “人员伤亡倒是不大,基本上都逃出来了,张宗恒并没有袭杀百姓以制造更大的混乱,也许他忙着席卷钱粮逃命,也没有时间做这些吧。

    不过城池算是全毁了,张宗恒用了原本守城物资的桐油,已经错过了灭火时机,现在大火基本上已经席卷全城了。”

    王正叹了口气说道:“把各世家大族存余的人都给我找过来,再组织青壮运粮过来吧,张家的那些粮食正好用在这里了,通知那些老巴人赶紧撤到老林子里面去吧。”

    王正回头看了看那些面如死灰的张氏族人,深深的叹了口气,这些人已经彻底完蛋了,可王正现在也有点不好过。

    原本王正把这些人带过来的打算是先带走吴毅,再以这些人的谋反罪名相逼,加上想吃肉的世家大族的推波助澜,张宗恒必死无疑,且除了自尽谢罪以外,绝对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那里知道张宗恒狗急跳墙之下,想出来了这么一个自救的邪招,那些想吃肉的世家大族又不争气,居然让张宗恒轻易的就得手了。

    如此一来,世家大族自己损伤颇大,张氏在渝州也会彻底灭绝,王正同样也不好过,单单是怂恿老巴人出山这件事情,就够朝廷对王正追责的了。

    如果事情没有闹大,王正自然不会有事,可现在一座州城就这么毁了,王正作为损失最小的一方,天然的就会被针对。

    不过王正也不会太过担忧,老巴人出山又没有出手,人家出来转悠一下还不行吗?

    自己来渝州只是抓谋反的张氏族人而已,现在张氏谋反已成事实,王正这一趟也算名正言顺了,加上抄家张氏所得献给武则天之后。

    想来王正只会被申饬几句,这都是无关痛痒的事情。

    吴毅这小家伙打扮得像个公子哥一样出现在了王正面前,看见王正第一眼就不停的掉眼泪,抬起袖子擦了擦眼睛,有些赧然的对王正笑了笑,眼泪还是止不住。

    王正上前几步,蹲下身扶着吴毅肩膀笑道:“想哭就哭吧,先生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经常哭鼻子的。”

    “哇。”

    吴毅顿时抱着王正大哭了起来,王正叹了口气,拍了拍他后背,却什么也没有说。

    等吴毅自己止住了哭声,王正才笑着问道:“现在舒服一点了吗?”

    “嗯。”

    吴毅点了点头,“他们打我,我实在受不住才招了的,先生,我没有贩卖私盐。”

    “先生相信你,以后记得保护好自己,要是万一再被人抓住了,人家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吧,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好了,保存自己最重要,其它都是小事儿。”

    吴毅有些疑惑的问道:“先生,为人不是应该忠义为大吗?”

    王正点了点头,“确实应该忠义为大,可忠义也是要分对象和大小的,对国家民族自然得忠义为大,因为那关系到万万人的命运。

    毕竟,如果看见自己万千同胞惨死在自己面前,或者看着他们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那真是不如死了算了。

    对自己家人同样也得忠义为大,毕竟谁也不想看着自己妻儿老小受苦不是。

    除了以上那些,余者皆渺渺。

    忠义不但分大小,也得看情况,像先生我就不需要你这样的忠义,有事情了先生自己能解决,先生更希望你能保全自身。

    你明白了吗?”

    吴毅想了想,点头道:“弟子明白了,弟子以后会保护好自己,不再让先生担心了。”

    “很好。”

    王正对吴毅说得这些并没有避人。

    送吴毅过来的世家大族之人,这时有人上前说道:“大管事教育弟子的方法真是特别,难道对陛下,对好友就不该忠义为大吗?”

    “对陛下自然得忠义,不过那只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罢了,并不值得付出生命,对朋友嘛,更不应该以生命相付,君子之交淡如水是最好不过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