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七十一章 每人一身衣裳
    “布料,布料?”

    李治呢喃了几下,“以那猴子的手段,这么点小事儿,应该不用求到朕这里来吧?”

    武则天轻笑了一下,说道:“陛下忘了前两天,有人用女神泪换布料的事情了?”

    李治一拍大腿,恍然道:“是了,我刚听见布料这两个字,就觉得那里有点不对劲。

    那琉璃滴朕一开始就觉得蹊跷,又想不起哪里有问题,现在联系起来想想,怕就是那小子弄出来的新玩意儿了。

    朱贵臣,把你这趟渝州之行,发生的所有事情,原原本本的都给朕好好说说。”

    朱贵臣顿时把王正怎么挨打,事后王正又和长孙无忌、李敬业都说了些什么,王正要报复两家的想法,都原原本本的给李治夫妻两人说了一遍。

    “仆离开渝州的时候,王正给了仆一个密封的大箱子,说是献给陛下和娘娘的一点小心意。”

    大箱子抬上来打开之后,不出所料的都是玻璃制品,最上面还有几张白纸,其中一张就记载着制作玻璃的秘方。

    李治看过秘方之后,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居然是沙子烧出来的玩意儿,这些年大唐和西域交易的琉璃算是吃了大亏了。”

    武则天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和西域的交易,还可以想办法找补回来,咱们现在有了更好的琉璃,找补回来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现在陛下需要想想,怎么给英国公一个说法了,这东西要是大量放出去,势必价格会大降,到时候英国公恐怕得难受死。”

    李治抽了抽嘴角,心里也感觉有点难办,最关键的是以王正的性子,现在肯定已经开始把琉璃滴卖得到处都是了,自己这边卖不卖不不可能阻止这东西的价格暴跌。

    唯一的办法就是李治这个皇帝出钱给李绩填窟窿,可问题是李治绝对不愿意出这个钱,这年代皇帝家也没有余粮,李治还想攒钱修建大明宫呐。

    王正此时确实在使劲卖玻璃滴,算着日子张三差不多得手了,王正就另外派人沿着长江上下去卖玻璃制品。

    主要还是为了换取布料给皇庄的几十万人做衣服,至于算计李敬业家只是顺带,别的地方价格自然没有长安离谱,走的算是薄利多销的路子。

    王正养了一个多月才把屁股上的伤养得差不多了,最近这段时间王正天天就坐着棉花做成的软垫钓鱼了。

    几个月过去,池子里面的荷花已经盛开,昨天王正还让李四下水去抠了几节莲藕起来炖猪脚。

    王英坐在王正身边的小竹凳上,一脸好奇的向王正问道:“兄长,皇帝打了你屁股,你就不生气吗?”

    这一个多月来,王英没有再去渝州城中,而是天天陪着王正钓鱼说话,说是免得兄长烦闷。

    王正想了想说道:“陛下和娘娘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也就是大家长,算起来和咱们父母差不多的意思,他们的本职工作做得还不错,这些小事情我也就不计较了。”

    “是这样的吗?”

    “也许我说得并不准确,可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吧。”

    “主家,大小姐。”

    李四急匆匆的跑过来见礼,“主家,李敬业来了,想求见主家。”

    王正有些皱眉,“他来做什么?张三都还没有回来呐。”

    “说是来赔罪的,同时英国公写了一封信给主家。”

    这下王正就更吃惊,自己可不认识李绩,别说那老头没几年好活了,就算程咬金这种还能混好些年的老古董,王正都没有结交的打算。

    以王正现在表现出来的本事,游离于权贵世家大族之外,只效力于武则天和李治,做一个孤臣无疑才是最好的选择。

    “让他过来吧。”

    李敬业还是那副小白脸的样子,只是表情显得有些阴郁,见了王正作揖行礼后,喊道:“侄儿见过叔父,见过姨娘。”

    英娘看着李敬业目瞪口呆,王正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李主薄这是什么意思?”

    李敬业不接话,递给了王正一封书信,对王正示意了一下,意思是看了便知。

    王正接过信看了看,信封上就写着“王正侄儿亲启”六个字。

    “这是你家老爷子写的?”

    见李敬业点了点头,王正忍不住抽了抽脸颊,这老东西是彻底不要脸了啊!

    看完整封信之后,王正又翻来覆去的看了几次,信里就写了两件事。

    国公府前段时间做生意亏钱了,日子过得凄惨,李绩都亲自去买粉条了,因此和王先一见如故以兄弟相称。

    当得知王正在渝州之后,就写了封书信过来,没别的意思,主要是让王正看顾一下李敬业,要是李敬业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尽管打骂教训就是。

    事情就这么两件事情,可老头话里话外不停的说自己府上多么多么凄惨,又不停的夸王正本事儿大。

    总之就一个意思,你小子把我害苦了,现在我认怂了,你得想个法子帮我把损失找补回来。

    王正只感觉牙疼,忍不住问道:“凌烟阁的人,就这性子?”

    李敬业扯了扯嘴角,“你要是遇到程咬金那样的,只要好处够了,和你称兄弟都行。”

    “行吧。”

    王正哀叹着点了点头,“你认识池子里面的东西吗?”

    “莲花而已。”

    莲藕在南北朝时期传入华夏,一直以来都是作为观赏之用,是佛门圣洁之物的代表,现在一般也就是富贵人家少量种植,作为食物却还得等些年。

    “莲花下面有像芦菔一样的根茎,你下去帮我挖一点上来。”

    李敬业想了想,最后脱下外裳和鞋袜下水帮王正挖了几条莲藕上来。

    王正亲自做了一个炒藕片,一个猪脚炖莲藕,一个凉拌藕片来招待李敬业。

    饭后,王正对李敬业问道:“莲藕味道如何?”

    李敬业点了点头,“尚可,可是现在粮食不值钱。”

    “这东西在关中也能大量种植,关键是它只需要滩涂地就行,这些地现在可是很便宜的。

    至于值不值钱,得看你怎么卖,入冬前挖出来,不用清洗,直接放进地窖里面,放到来年开春都不会坏。”

    李敬业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起身给王正行了一礼,“多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