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一百二十三章 送别
    “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尽量安置好北方来的部族,人家愿意入户,就按照敕令给人家入户,人家不愿意入户,也把人家需要的物资交易给人家。

    人家有需要,只要在公平的原则下,我们就可以尽量的提供帮助,大家都是人,只要离开了战场,最起码要给人家一个人的公平待遇。”

    王正看着手中的报表,再次做着强调,最后叹了口气说道:“吴毅啊,杀戮其实是逼不得已之下的手段,当情况允许的条件下,咱们还是尽量温和一下吧。”

    “主家,吴毅明天就要启程回渝州了,现在已经回去休息了。”张三递了一杯热茶给王正,轻声说道。

    王正端茶杯的手微微顿了一下,轻笑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张三回头看了看沙漏,“还有一刻钟就到子时了。”

    “还没到子时啊。”

    王正沉吟了一下,接着说道:“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宵夜,给吴毅送一份过去吧,毕竟还是在长身体的时候啊。”

    自从煤炭普及之后,就不缺燃料了,又在不缺粮食的情况下,现在大唐基本上已经改成了一日三餐,只有在冬季人们没事做的情况下,还保留着一日两餐的习惯。

    王正军营的厨房中,更是十二个时辰有人值守,毕竟夜晚城中巡夜的人,那么长时间也需要补充些吃食才行。

    张三点了点头,应道:“好的,主家,你需要什么吗?”

    “我就不需要了。”王正沉吟了一下,接着说道:“这样吧,咱们一起过去,多带两份吃食,再温壶清酒过去,睡前多少喝一点点酒水也有助睡眠。”

    张三取了一个灯笼在前面领路,王正走在中间,后面还有一队十人的护卫相随。

    王正身边十二个时辰都有护卫相随,两个时辰轮换一班,牛老三则是整个白天都在王正身边跟着。

    厨房里面静悄悄的,巡夜的人还需要半个多时辰才会过来宵夜,张三开门前咳嗽了几声,开门后,立马只有两人值班,其中一人嘴角还有水渍,应该是刚打瞌睡了。

    看见王正亲自过来,本来还有点迷糊的家伙,就打了寒颤,立马清醒了过来,低头喊道:“大管事,我~。”

    王正打量了一眼厨房,发现里面东西规整,灶里的煤炭火红,锅里蒸笼冒着的热气散发出各种食物的香味,不由点了点头,笑道。

    “只要自己的事情做好了,晚上打个盹没有什么,不过这是厨房,得注意防火,所以必须得有一个人一直清醒着。”

    “是是是,大管事放心吧,我们明白的,大管事需要点啥?我们给你拿出来,如果没有的,只要不是蒸菜,现做也快得很。”

    “不用那么麻烦,就给我打盆羊肉萝卜汤就行,再随便端两个现有的蒸菜吧。”

    看两个厨子拿筷子,王正笑道:“不用挑拣,直接用大勺子舀两勺子就行,装壶清酒放汤里面温着。”

    虽然王正说了不用挑拣,可两个厨子随意打的两勺子,还是肉多萝卜少。

    吴毅自从听王正说人每天只需要睡四个时辰就足够后,就开始每天子时中睡觉,晚上最多也就睡三个半时辰,再中午补半个时辰左右的午觉,十年来,一直如此。

    王正过来的时候,吴毅房间中的蜡烛还在燃烧着,从窗户玻璃上的倒影可以看出,里面的人正在看书。

    张三上前敲门喊道:“吴毅,主家过来看你了。”

    “先生。”吴毅看门后,对王正抱拳行礼道。

    “不用这么多礼。”王正摆了摆手,“进去说话吧,我带了点吃食过来,还有壶清酒,喝点就休息吧。”

    “先生请。”

    吴毅把桌子收拾了一下后,和张三一起把吃食摆好,再给王正倒了一杯温热的清酒后,才在王正的下手坐了下来。

    渝州的清酒是经过一次蒸馏的,头酒有六七十度,那是王正给医学院消毒用的,去除头酒后,后面也就二三十度左右,再温一下喝,会让人立马暖和起来,口感又不至于太呛口。

    王正很少喝酒,一般有什么喜事才会小酌几杯,一杯五钱的清酒入喉,王正的脸色立马就晕红了起来,笑道:“看着做什么啊?你们两个也喝啊,随意一些就好,三个人一壶清酒,应该差不多吧?”

    吴毅先给王正夹了一块羊肉,“先生先吃点东西垫垫吧。”

    张三给王正又倒了一杯酒。

    王正点点头,把带着一点腥膻味的羊肉吃了下去,又喝了一杯酒后,感叹道:“渝水两岸开发殆尽,倒是不能养羊了,在渝州可没这么多羊肉吃。”

    “嘿嘿。”张三笑了笑说道:“相比腥膻的牛羊肉,我还是喜欢渝州细嫩的猪肉多一些。”

    吴毅点了点头,接着说道:“牛羊温补,只适合冬天吃,夏天吃牛羊太燥了些,而猪肉滋补,不管什么季节吃都很好。

    呵呵,其实只要有的吃就好,十年前我可没有肉吃,现在倒是能选着吃了,先生,谢谢你!”

    王正点了点头,“差不多十年了啊,时间过得真快,十年前,你带着吴优献花于我座前,就好像昨天的事情一样。

    吴毅啊,这次去大漠,多带点熟悉的人吧,特别是医学院的人,一定得好好挑选一下,物资也多带一些,一别经年,你自己要保重啊。”

    这时代车马慢,边疆来回一次就得折腾几个月的时间,分别一次最少都是几年,有时候一次分别更可能是一辈子。

    所以这时代的人轻生死,反而重离别,死则死矣,离别更挂心,活着就要受苦啊。

    一壶清酒王正自己喝了一半,最后敲着酒壶哼道: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瓢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情千里,酒一杯,声声离笛催,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吴毅啊,明日先生就不去送你了,你自己要保重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