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安抚
    “先生,我~。”

    听见先生说还是让自己经营这里,陈正的声音带着些许哽咽,这次煤矿大火,虽然不是自己的主要责任,可毕竟是在自己手上出的事情。

    原本陈正以为就算以先生的宽宏大量,自己哪怕不被追究责任,可坐一段时间的冷板凳,怎么也在所难免了,毕竟那么多受害者家属心中的怨愤,需要一个人去承担,而自己则是最好的人选。

    王正拍了拍陈正的肩膀,安慰道:“这次真的不是你的错,如果追究跟脚,还是我没有传授给你们足够的知识,才让这次的意外发生了,所以你不必自责。

    这次的事情,你已经处理的很好了,也就是你们,如果换成朝廷那些人,损失只会更大,我为你感到很自豪,不愧是我王正的弟子。

    以后有了经验,再谨慎一些应该就不会有问题了,现在可以少量的炼制煤油,等冰雪消融后就可以扩大规模了,记得把后勤基地弄远一些,再把工具换成木制和陶瓷的就行。

    至于受害者那边,把事情说清楚就好,补偿多给一些,以后这里的利润应该很乐观,你可以抽取一些财物时不时的给受害者家属送一些过去,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却必须照顾好。”

    陈正起身行了一个大礼,语气哽咽的说道:“谢谢先生信任,弟子一定会把事情办好,如若不然愿粉身碎骨。”

    王正苦笑着摇了摇头,把陈正扶了起来,叹了口气说道:“意外总是在不经意间来临,我们做事只要问心无愧就行了,并不需要尽善尽美,也很难什么事情做得那么周全。

    所以,也不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你还年轻,以后的日子还很长,慢慢学,慢慢做,不要急,更不要说出什么极端的话来,这样并不好。”

    “先生,我~。”

    “就这样吧,先休息几天,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和身体,冬季先积攒多一点经验,尽量把黑油的各种属性都摸透,等冰雪消融后,再好好努力。”

    王正继续留了一天时间,主要是安抚一下这里的吐蕃人,告诉他们这并不是什么神明发怒降下来的劫难,只不过是和人摔一个跟斗差不多的事情。

    虽然受了一些损失,可问题并不算什么,只是受害者确实让人痛心,不过今后受害者,还有他们家属的一应生活所需,都由大唐帮忙解决,期限最少都是十八年。

    黑油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不过是和水一样很正常的一种材料而已,所有人都不需要害怕,只要处理得当,以后这里将会因为黑油而更加富裕起来。

    对于这些吐蕃人来说,如果世界上真的有神明,那王正就是看得见、摸得着,真真实实存在着的神。

    因为这一年来,他们过的日子,就是他们以前幻想中神国的日子。

    既然现实中的神明已经否认了雪中大火是神明降下来的天罚,那他们自然就相信了,大管事是不可能欺骗他们的,因为根本用不着。

    死几十个人算什么,以前那年不死更多的人,再说了,死伤者的家属大管事都已经承诺了会照顾到底,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以前因为打战死的那么多人,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能补偿几只羊就不错了,许多时候死了也就白死了,还是跟着大管事好,死了都不亏。

    吉桑和他儿子就在人群中,看着高台上的王正说出各种承诺,什么受害者家属可以分到房屋,以后孩子在学堂读书,吃喝都免费,家人每个月领取多少补贴,各种节日还有各种吃穿用的可以领取。

    吉桑听了一会儿,砸吧砸吧嘴,心里居然产生了一丝羡慕的感觉,要是自己这次也在矿上死了,或者重伤了,家人是不是以后就不用愁了?

    王正站在城中广场的高台上,把各种补偿说完了之后,招手把陈正叫了上来,让陈正站在自己身边后,对着下方黑压压的人群喊道。

    “这是陈正,就是煤矿的负责人,也是我亲自教导出来的弟子,这次的事情只是意外,他已经做得很好了,我希望你们可以理解。”

    陈正对着台下鞠了一躬,声音沙哑的说道:“其实这次我做得不够好,不过以后我会更加努力的,希望你们可以原谅我。”

    台下一个高壮的吐蕃人,情绪激动的喊道:“不是的,小管事这次做得很好,撤离的已经很及时了,我们开始许多人都不以为意,是小管事坚持让我们彻底,伤亡才这么轻微的。

    虽然这么说可能不对,可那些死了家伙,真的有些自找的,还有那些重伤的家伙,你们可以去问问他们,看他们自己有没有脸怪罪小管事?

    既然大管事说这次的事情只是意外,不是什么神明降下来的天罚,别人我管不着,反正我是愿意继续跟着小管事干的。

    小管事,矿上什么时候复工,你叫一声就行,我愿意继续跟着你干。”

    听见高壮吐蕃人到话,下面其他旷工和运输队的许多人,都开始附和了起来,纷纷高喊着愿意继续跟着陈正做事。

    一时间嘈杂声四起。

    王正不在理会台下的人,而是拍了拍陈正的肩膀,欣慰的说道:“看来这段时间你做得很不错,能得到手下人的爱戴,这是一个管理者最大的资本。”

    “嘿嘿。”

    陈正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后脑勺,笑道:“都是先生教导的好,记得许多年前在锦鲤滩,先生就对我们这些当地的人很好,见到的第一天,我才吃到人生中的第一顿饱饭。

    也是哪一天,我才知道什么叫做人过的日子,也是从那一天开始,先生就是我们学习的目标,锦鲤滩百正,其实都是先生的影子。”

    “百正。”王正抓着木仗的手不由一紧,脸色有些黯然,最后长叹了一口气。

    陈正眼神一暗,低头说道:“是弟子不好,让先生想到不愉快的事情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