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工坊
    “你家离此地太远,而且以前的屋子并不利于防御大风,城中已经修建好了一些屋子,反正你家口数也不算太多,干脆就搬到城中来居住吧。

    至于生活所需,现在岭南百业将兴,让家中仆人随便做点什么,也不会缺少花销,实在不行,就做公事领取俸禄过日子。”

    这是先生的亲善之举,房沼自然从善如流,“多谢先生厚爱,沼这就让人把家搬过来。”

    王镇点了点头,笑道:“今日时辰尚早,又难得的比较凉爽,不如咱们就去各工坊转转吧,多看看各种事物,不但有利于增长见识,也可以让人胸襟开阔一些。”

    天下最常见的能量表现形式不过风水火电,这时代能利用的不过风水火三种,能转换成动能的只有风水,其中又以水最为稳定。

    宝安新城就修建在珠江边上,四周一圈护城河连接着几条小河,上游修建了大水库。

    所有的工坊就坐落在护城河,还有几条小河的两岸。

    走在煤渣垫底的水泥路上,王镇指着房前屋后新栽种的竹子对房沼说道:“这边天气实在太热了,按你师祖的意思,在这些竹子成林以前,每年最少得放两个月的暑假,可是在为师看来,五六七八月都该放假。”

    房沼有些不解的问道:“可是这么长的假期,那些来做工之人的生活恐怕难以为继吧?”

    “哈哈。”

    王镇大笑着说道:“我渝州一系的工坊,就算是一个人做半年也够一家五口一年的吃穿,要是实在不乐意,那也必须得把下午给放了。”

    “先生自然怜惜百姓,其他世家大族的工坊恐怕~。”

    王镇冷笑,“哼哼,他们能做好,就让他们去做,他们做不好,我就自己做,就岭南这么点人口,可不够我渝州一系使用的。

    所有的工坊秘法全部来自于我渝州一系,按着我的规矩来,自然能让他们挣钱,要是敢逾越了我的规矩,让他们血本无归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房沼听得热血沸腾,暗中竖起大拇指喊了一声“先生威武”。

    这才是大丈夫所谓,虽兵不血刃,依然能让人俯首称臣,自己这一趟真是来对了,才能有幸拜在先生门下。

    “走吧,进去看看,这里好像是张有哲的香蕉干作坊。”

    自从王正因为报复,为了打击长孙家的盐铁生意,把高炉献给李治之后,大唐的铁价就每年都在不断降低。

    房沼跟随王镇进入作坊后,入眼的就是一条齿轮带动的铁片传送带。

    传送带慢慢悠悠的转动着,两个短发寮人在传送带这头不停的用抹布擦拭,接着有六个人不停的切着香蕉片码放在传送带上。

    王镇一边悠闲的跟着传送带漫步,一边对房沼讲解道:“传送带是靠外面的水产带动的,你师祖说风水火电皆可借力,其中水最平稳又易得易用,所以我渝州一系最善利用水能。”

    房沼惊奇的问道:“其中风水火都容易理解,闪电也能利用的吗?”

    “闪电威力太大了自然不能用,你师祖说应该有办法由人自己制作出可以利用的电来。”

    王镇沉吟了一下,拿出身上的玻璃小尺子在衣服上使劲摩擦了几下,放在自己鬓角立马就带起来了几根发丝。

    “看见了吗?你师祖说这也是电的一种,不过很微弱,很微弱而已,它是有力量存在的,至于怎么把它壮大再利用,你师祖也还处于摸索阶段。”

    “师祖真乃神人也。”

    面对弟子的感叹,王镇哈哈大笑,“哈哈哈哈,你师祖并不敬神,反而敬人更多一些。”

    “哦?师祖所敬者何人?”

    “所有人。”

    “所有人?”

    王镇点了点头,笑道:“天下所有人,你师祖都敬重,这就是我渝州一系的宗旨,以人为本,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让人生活的更好一些。

    当年我们百正游学遭劫,你师祖之所以怒发冲冠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他的一片苦心不但没有换来回报,反而遭到了反噬,那些家伙已经等同于恩将仇报了。”

    先生之才之气度让房沼为之倾佩,能和先生同列百正,一起在师祖门下听讲,再一起游学,就算差一点,相信也不可能差到哪里去。

    这样的一批人才一次性损失小半,确实能称得上劫难,扪心自问,房沼觉得如果是自己处于师祖的位置,别说血洗两江两岸了,就算血洗李唐天下都能做得出来。

    也许,也就是师祖那样的神人,才能谨守心神,最后把仇恨给化解得了吧,血洗什么的其实言过其实了,听说当年师祖根本就没有杀几个人。

    “那次之后,虽然我渝州一系再没遭受过世家大族的侵害,却也和世家大族彻底的分道扬镳了,这一次我渝州一系出走边荒,算起来还是第一和世家大族全面合作。”

    房沼有些不屑的说道:“哼哼,那些家伙表面上对师祖不屑一顾,暗中却把师祖的学问和秘法盯得紧的很呐,这从每次渝州三本书更新之后的销量就能看得出来。

    普通百姓一个村子有一套基本上就够用的了,每年之所以卖出那么多,大部分还不是被世家大族给买去研究了,我知道的就有许多家伙从百科全书中发现了不少赚钱的法子。”

    “唉,往事已矣,死者毕竟不能复生,不提也罢。”

    王镇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你师祖的心终归是仁慈的,财物什么的,他老人家从来就没有放在眼里过。

    他经常对我们说,把日子过得奢华一些并不算什么,可他自己的生活却很普通,嗯,就像农家小户一样,师弟师妹由他老人家亲自照顾,家中一应杂事也由师娘一个人亲自打理。”

    师徒二人走过传送带中间的烤箱,来到了后面打包装的地方,这里有几个人正把烤好的香蕉片装进木箱中。

    王镇随手抓了一把起来,递给房沼说道:“尝尝,看合不合口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