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一百五十四章 靺鞨
    靺鞨族,东北的一支原生民族,往上可追溯到秦汉以前,往下嘛,自然就是我大清了。

    想要开发东北靺鞨是一个绕不过去问题,这些生活在白山黑水间的人本质上和老巴人差不多。

    他们不种植,不放牧,生活所需全靠狩猎和少量采集,个人勇武自然不是种地的民夫可比的,毕竟他们如果打不到猎物就得饿死,不够凶悍可不行。

    对待靺鞨人的方式,王英和吴优商量了一下后,打算临之以威的同时还要诱之以利。

    穿着冬衣,拿着镰枪的巴人士卒,和披裹着兽皮,拿着骨矛的靺鞨人交手,胜率自然不用多说,渝州的高度清酒则是靺鞨人的最爱,毕竟东北苦寒,大唐百姓觉得辣口的酒水,靺鞨人只觉得爽口又暖和。

    交易很公平,一头鹿五斤高度清酒,一头大老虎一百斤清酒,比以前和高句丽人交易实在划算太多了,而且还敞开了供应,怪只怪自己本事儿不够,获取猎物太少,才不能换取更多的酒水。

    自从一个靺鞨人把自己老婆孩子带去换了一百斤清酒之后,靺鞨人开始有了抓取奴隶的行为,他们抓取奴隶的方式并不血腥,掰手腕输了的人被赢了的人带去换酒喝就行。

    因为他们发现去给那些大唐人做奴隶并不是什么坏事,相反,在靺鞨人看来,那些唐人对奴隶非常好,每天拿着他们分发的斧头和锯子去林子里砍伐点木头,一家人就都能衣食无忧。

    伙食还很不错,不但有肉,还有酒,虽然一顿只有小半碗,可耐不住顿顿都有啊。

    这在靺鞨人看来就是以前梦寐以求的日子,哪怕三不五时的会被砸死砸伤个把个人,可靺鞨人根本不在乎,因为不管死伤,唐人都会管到底,死了棺木,有酒会,父母妻儿弟妹都会给你养着,伤了会给医治到底。

    在老林子里面狩猎死伤的人更多,那时候死伤了,可没这么多好处。

    萨满告诉他们死了的人只是回到了长白山的怀抱而已,第二年又会来到人间,只是换了一副幼小的身体而已,靺鞨人也不是不知道这是骗人的,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死了也就死了,现在却不一样了,死伤了,唐人会负责。

    除了三天两头的让他们进澡堂子,这让靺鞨人感觉有点麻烦外,做唐人的奴隶挺好的。

    一根根粗大的木头被伐倒,晾干水份之后,会送入鸭绿江顺江而下,然后被大船运输到大唐各地,换回所需物资。

    跟过来的李、崔、卢三家被王英和吴优的一番操作弄得目瞪口呆。

    “知道靺鞨人傻,没想到傻到这样的地步了。”

    “渝州一系还是心善了一些,完全可以把事情打魁一点,这样不是能多赚许多利润吗?”

    “你还真以为靺鞨人傻到牛马的程度了?不是渝州一系这样真心换真心,那些靺鞨人会有这么驯服?”

    “现在咱们怎么办?按照渝州一系定下的规矩来吗?”

    “我觉得可以把事情打魁一点。”

    “我觉得还是按照渝州一系的规矩来吧,压榨太狠了,那些靺鞨人万一反抗就麻烦了,反正利润足够多,光是木头就值老鼻子钱了,别说还有开发出来的黑土地,靺鞨人吃喝的那点钱粮根本不算啥。”

    “这边的土地确实很肥沃,捏一把都能挤出油来,比关中的黄土地不知道强了多少倍,以后再跟着渝州一系种植,产出绝对可期。”

    “产出倒不担心,可现在再多的粮食也不值几个钱啊。”

    “渝州一系的人又不是只会种粮食,这边的牲口种类如此之多,养活七部靺鞨人都没问题,以渝州一系的本事儿,难道还不能把粮食转化一下吗?”

    “不错,咱们只要跟着做,再尽量占据好地方等着就行了。”

    “可是靺鞨人现在都奔着渝州一系去了,咱们好像没有便宜人用啊?”

    “嘿嘿,人还是有的,契丹、高句丽和新罗遗民,实在不行,百济和扶桑人也是可以的嘛,就他们现在的生活水平,以渝州一系的规矩,咱们把他们带到这里来伐木,完全就是在做善事。”

    “不错,而且除了契丹人,其他人还会种地,比靺鞨人还要好用一些,再从老家带点族人过来管理,东北这片就是咱们的了。”

    “可是在渝州一系治下,土地人口都没办法隐秘,这有点让人难受啊。”

    “只是十五税一而已,又没有其它的税收、徭役什么的,那么点税收,给他就是了,五十年不变呐,至于五十年之后,那位就算没有和皇族闹翻,也应该成圣了,那他定下来的规矩自然不会更改,如果那位和皇族闹翻或者死了更好,规矩什么的自然就不重要了。”

    “有这么个横压当世的人,虽然大家都能跟着喝点汤,可也麻烦,总感觉束手束脚的。”

    “忍忍就好了,杨坚、杨广、李世民,那个不是雄才大略,还不是被咱们给熬死了,而且就算不出那位,帝后二人也不是好相与的,咱们同样得熬着,现在起码还能跟着喝点汤,知足吧。”

    一年多时间,东北运送无数的木头回大唐,同时也开发出来大片的黑土地。

    天空飘着细小的雪沫,一群梅花鹿的身后,一匹骏马驼着一头老虎跑了出来,骏马朝着王英跑了过来,老虎伸出一只手把虎头向后一推,露出一张坚毅的少年面孔,丢给王英一只白狐后,对着王英傻笑了一下,说道。

    “大娘子,狐皮都白了,以后不能放鹿了。”

    王英点了点头,笑道:“那明天就歇着吧,记得少喝一点酒。”

    马上骑士拍了拍腰间的酒瓶,笑道:“现在我就吃饭的时候喝一口润润喉咙,平时也就闻一闻而已。”

    “哟哟哟,孛孛你还真是一个听话的好郎君呐。”吴优骑着一匹小白马跑过来打趣道。

    孛孛红着脸骑着骏马跑了,王英对吴优挑了挑眉,问道:“你不是去海边修建海鲜作坊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