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一百六十章 大气度
    “来来来,咱们举起杯子,干杯,第一杯必须得干了,大过年的,可不能扫兴啊。”吴优举着半杯葡萄酒,豪气干云的嚷嚷道。

    在她身边分别是王镇和王英,王镇身边依次是房沼和张沟,王英身边坐着一个短发鼠辫的年轻人。

    房沼看着杯子大概二两的葡萄酒,犹豫了一下,还是对王镇问道:“先生,葡萄美酒不是应该慢品的吗?”

    王镇想了想,笑道:“你小师叔从小就不知道什么是慢品,第一次喝葡萄酒的时候,好像才只有五岁的样子,也是这么多份量,直接就一口干了,然后立马睡觉,当时你们师祖都看愣住了。”

    “这么爽快的吗?”房沼愣了一下,接着问道:“那时候葡萄酒好像很贵吧?毕竟现在也不便宜,师祖对小师叔真疼爱。”

    王镇笑道:“也就那么回事儿,这东西只要把葡萄洗干净,和白糖一起密封好就行,酿制起来特别简单,相对来说,清酒反而更加难得一些。

    只不过物以稀为贵,渝州那边一直控制着出货量,所以价格才便宜不下来,实际价值并不大,渝州几百万人,差不多每个人每年总能喝个十瓶八瓶的。”

    王镇说完把杯中清酒一饮而尽。

    房沼愣了一下,表情怪异的说道:“酿制葡萄美酒原来这么简单的吗?”

    “你以为有多难?多放一点糖就醉人一点,少放一点糖就没那么醉人,以前咱们不知道,花大价钱从西域买回来。

    自从你师祖酿制出来之后,现在咱们每年都会返销一些去西边,你师祖弄出来的东西,可不是那些蛮子能比的,比如琉璃也一直在往西边卖。”

    听见自家先生的解释,房沼心向往之,喝完杯中葡萄酒,说道:“有师祖,咱们大唐真是大幸。”

    “嘿嘿,你们师祖如果不是那么大本事儿,你以为陛下和武后会这么轻易的把四大边荒之地交给咱们渝州一系?”

    一旁吴优不满的说道:“你们师徒嘀嘀咕咕啥呢?来喝第二杯,祝福咱们久别重逢。”

    王英把自己杯子倒满,看了吴优一眼,笑骂道:“喝个屁,一会儿醉倒了,在小辈面前出丑,你这个小师叔还要不要当了。”

    吴优满不在乎的说道:“我酒量好着呐,怎么会醉倒?再说了,我酒品也好,哪怕喝醉了,直接睡觉就是了,怎么可能出丑?”

    “行吧,你酒量好,那你自己喝吧,别拉着其他人一起。”

    “你怕啥?”吴优斜眼看着王英,“孛孛在这里,醉倒了他自然会照顾你的。”

    王英眯着眼睛看吴优,问道:“你想挨收拾?”

    吴优赶紧求饶,“嘿嘿,小师姑恕罪,我开玩笑的。”

    王镇解围道:“吃菜吧,自从去了长安,我已经好久没有吃过东北的这些食材了。”

    中间一口大锅不停的咕嘟着,不时的翻滚一块鹿肉、飞龙肉、参片什么的上来。

    王英指了指锅里面的东西,笑道:“也就是在这种苦寒之地才敢这么吃,这些东西要是拿到岭南去,当成配料来用都嫌太补,还是仲兄说的有道理,能不管春夏秋冬时常进补的肉食,也就猪肉和海鲜了。”

    王镇想了想,说道:“西北同样苦寒,也不知道先生现在的近况如何了?师弟师妹年纪幼小,家中连个佣人都没有,全靠师娘一个人操持,总归有顾不到的地方。”

    这下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吴优强笑道:“担心那些干啥,咱们自己吃喝好就行,担心也没有用,咱们把自己照顾好,让先生少担心,就算尽孝了。”

    “确实。”王英点了点头,笑道:“吴优这话没错,既然担心没有,不如各自安好,吃菜吧。”

    席间几次推杯换盏,气氛慢慢好了起来,全程没怎么说话的孛孛起身对王镇举杯道:“王镇,我敬你一杯。”

    王镇赶紧同样站了起来,端起酒杯说道:“不敢,应该我敬你才是。”

    孛孛看了看王英,见王英微微颔首后,笑道:“那咱们喝一个。”

    随后孛孛又倒满酒杯,刚看向房沼和张沟,两个小家伙赶紧主动先站了起来,孛孛笑道:“咱们也喝一个就是了。”

    酒足饭饱散席后,众人分开,回去的路上,房沼带着些抱怨的说道:“师姑祖咋都不介绍一下,那个孛孛咱们都不好称呼。”

    “那就不称呼。”王镇笑着解释道:“你们师姑祖翻过年已经二十二了,早已到了婚配的年纪,可她总拿别人和你们师祖相比较,世间如你们师祖那样的人物又哪里有第二个。

    这个孛孛虽然是靺鞨人,可不论长相还是各方面都还好,又对你们师姑祖言听计从,算是不错的良配了。

    这里没有长辈做主,自然办不成婚事,可你们师姑祖既然想介绍给咱们先认识一下,咱们做小辈的,认识就好了,何必计较那么多呢?”

    房沼好奇的问道:“师姑祖找个外族人,师祖不会反对吗?”

    王镇想了想,笑道:“你们师祖对这些事情看得很开,他老人家认为只要两情相悦,又合理合法,那么就是天经地义。

    外族本族其实差别并不大,往上推三千年,其实都是炎黄后裔,不过是些战败之后的可怜人罢了,如今重回华夏怀抱,自然就是华夏之人。”

    张沟点头赞道:“师祖大气度。”

    “哈哈。”

    王镇大笑道:“如果你们师祖连这点气度都没有,我渝州一系又怎么可能只用了短短十年时间,就能和儒家分庭抗礼呢?

    如果你们师祖连这点气度都没有,别说他人,以你们二师伯的本事儿,就不可能降伏得住他。

    如果你们师祖连这点气度都没有,帝后二人又怎么可能容忍得下咱们渝州一系?”

    房沼听得热血沸腾,砸吧着嘴说道:“真想现在就见见师祖他老人家。”

    张沟点头道:“嗯,我也有这种感觉。”

    “有机会的,早些歇息吧,明日咱们就启程回岭南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