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年饭
    他人成双对

    自身影单孤

    情途难自卜

    天灯问王母

    雪夜随风舞

    寄情用心苦

    音讯刚上浮

    又遇风雪阻

    多情空自付

    余生余酒壶

    一只巨大的孔明灯缓缓从达日城中升起,无数小灯紧随其后,总有那么一些升空不久后,又会重新掉下来,不过元旦时节的达日城到处都是积雪,倒也不怕引起火灾。

    王正随着接住一盏落下来的孔明灯,就看见了一首歪诗,递给身边的张三笑道:“咱们的年轻学子已经开始为情所困了,让他们自由择取配偶,也不知道是对是错。”

    张三看了看孔明灯上的字迹,笑道:“诗写得不怎么样,猜测倒是蛮准的,既然知道会遇风雪阻,干嘛还要放飞呢?”

    “书读多了就是矫情。”牛老三撇了撇嘴,说道:“咱们那时候多简单,直接买个媳妇就是了,日子过得还不是和和美美的。”

    李四赞同道:“我们也很简单,喝酒跳舞看对眼后,直接就把事儿办了,现在娃娃都那么几个,日子也没吵没闹的。”

    小月华打开门,大声喊道:“爹爹,吃饭了,你要饿死我吗?”

    “走吧,咱们进去吃饭,小丫头越来越放肆了。”

    牛老三砸吧了下嘴,“我家那小崽子也是这个德行,以前吧,我也蛮嫌弃的,这么两三年不见,倒是怪想的了。”

    张三李四同时沉默了下来,他们两个的家人同样不在身边。

    王正叹了口气说道:“倒是把你们耽搁了。”

    张三笑了笑,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反正今年就能去长安了,几个月而已,忍忍就好,主家不必介怀。”

    回到房间,王正看见抱着小孩一脸气鼓鼓的卓玛和旁边一脸贱笑讨好卖乖的王武,只感觉牙疼。

    “你们两个这又是闹那样啊?”

    卓玛指着王武鼻子骂道:“他偷我钱了。”

    王武立马反驳道:“自家的钱能叫偷吗?再说,我早先不是给你说过了吗?”

    “可是我没有同意。”

    “那我也是先打了招呼的啊。”

    “行了。”王正对卓玛问道:“多少钱啊?”

    “二十两银子。”

    “咱家一天几百两的进账,我偶尔弄个二十两周转一下,怎么就不行了?大不了我以后还你就是了。”

    见两人又要吵起来,王正不得不轻轻敲了敲桌子,对卓玛说道:“差不多就行了,先吃饭吧,吃完了回去慢慢算账,打死都由得你了。”

    “我身子不方便动手,不然早收拾他了。”

    “那就攒着,等几个月后方便了,一起算总账,现在先吃饭吧。”

    这就是一对欢喜冤家,王正现在都不想看见这两个人,以前王武虽然也有点皮实,可没这么严重,两人凑一对过了一年多日子,倒是变成根老油条了,也不知道卓玛训夫的方式哪里出了问题?

    平安个子猛的窜了一截,人也变得更沉稳有度了一些,帮娘亲上完菜之后,安安静静的坐在了罗小妹和小月华的中间。

    “吃饭吧,喝酒自己自斟自饮就好,我就不多劝了。”

    王正招呼了众人一句,先给小月华夹了一块羊肉,才慢慢吃喝了起来,都是相处了十多年的人,大家基本上没有什么隔阂,彼此也比较了解,吃喝起来自然没有客气。

    王武其实并不烂酒,平时吆五喝六的,其实不过是图个热闹,基本上没有真正喝醉过,卓玛也只是嘴上吵吵的凶而已,并没有真正和王武动气。

    王武的心情卓玛多少能理解一些,跟在光芒万丈的兄长身边,而且这个兄长还不喜杀戮,王武的一身本事自然就没有了用武之地,日子虽然过的平稳,可难免有些郁郁。

    好在时间就快要到了,王正回长安,王武却打算留下来。

    自由自在的青海怎么也比长安生活的自在一些,对于王武的这个决定,卓玛自然是赞同的,甚至很欣喜,毕竟对于卓玛来说,熟悉的草原比陌生的长安好太多了。

    饭后各回各家,刚一出门,卓玛抓住机会一下揪住了王武腰间软肉,厚厚的衣服根本不怎么疼痛,惨叫了一声后,王武大义凛然的说道。

    “掐,尽管掐,随便使劲掐,只要你解气,把肉掐一块下来都没事,男子汉大丈夫,我忍得住。”

    卓玛白了王武一眼,松开手在他肩膀上捶打了一下,娇嗔道:“皮糙肉厚的,懒得搭理你。”

    “嘿嘿,娘子消气就好,咱们香水作坊和花露水做饭,每天几百两银子进账,区区二十两银子值当什么?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得,来,娃娃给我抱着,别把你给累坏了。”

    卓玛把孩子递给王武后,叹道:“不是不让你出去喝酒,二十两银子对咱家来说也不说什么,再说你那还是一个月攒下来的债务。

    只是你没发现和你去吃喝的那些人,人家其实都有些不耐烦了吗?既然如此,你又何必硬拉人家出去呢?”

    王武笑了笑,说道:“不耐烦,其实只是面子放不开罢了,我之所以要硬拉他们,那些人都是家里日子比较紧张的,出去吃喝几顿,多少也算是一点贴补。

    上了战场都是能帮着挡刀的兄弟,帮不了太多,再说那也不是我该管的事情,力所能及搭把手而已。”

    “这么说来,我夫君还是仁义之士了?”

    “那是自然,也不看看我是谁谁家的夫君。”

    “不要脸,你那意思好像有点在指责兄长没有照顾周全啊?”卓玛挑了挑眉头。

    王武赶紧摇了摇头,说道:“那肯定没有,士卒们的待遇其实不错,只是各自条件不一样,总有些日子不好过的家庭,这个可不能把责任推到兄长的身上。

    如果说我渝州一系的士卒都没有照顾周全,那大唐的其他士卒根本活不下去,你不知道大唐多少军队羡慕咱们渝州一系的待遇呐。”

    卓玛点了点头,笑道:“大唐其他士卒的日子咋样我不知道,可以前吐蕃士卒日子咋样,我还是知道一些的,相比之下,你们军中确实很不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