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水土流失
    “每年春夏两汛黄河泛滥,不但对百姓危害甚大,每年朝廷为此拨款救灾靡费也颇多,大管事有天授之才,不知可否指点一二。”

    这个问题一半是天灾,一半则是人为,不过在这时代大家都只会认为是天灾,工部尚书把这个问题抛给王正,为难之意十分明显。

    所有人都表情怪异了起来,在他们看来,王正就算本事儿再大,那也还是一个人,这从王正的生活和面容就能就能看出来,李治也带着好奇的眼神看向了王正。

    王正沉吟了片刻,笑道:“陛下可以让人做两个沙盘抬上来,沙盘中的沙子换成黄土就好。”

    李治点了点头,问道:“还有什么特殊要求吗?”

    “提几桶水和带着竹叶的新鲜竹枝,还有一些锯木屑,就这么些应该就差不多了。”

    “来人啊,按大管事的吩咐,快快把所有的东西都给弄到大殿上来。”

    李治的语气多少有点兴奋,刚才那个马蹄铁虽然也解决了大问题,可毕竟显示不出王正的本事儿,这个汛期的大问题,就连王正也要求颇多,而不是三言两语就说完,看来多少有点看头了。

    王正盛名在外,大家也不着急,静静的等着看好戏,大唐平稳已久,能让大家敢兴趣的事情已经不多了。

    东西很快就搬了上来,沙盘早已在大唐推广,一般规制是一丈见方,王正起身用木仗随意在一个沙盘上面撒上一层锯木屑之后,又在两个沙盘上面划了一些沟壑,然后在有锯木屑那个沙盘沟壑的尽头挖了一些小坑。

    “假如这是黄河,锯木屑是草皮树木等东西,这些小坑是水库,你们认为,同样水量的情况下,那个沙盘的沟壑会平稳一些呢?”

    “这有什么好说的,有木屑的沙盘自然要平稳一些了。”

    王正对工部尚书笑了笑,问道:“那如果有木屑的沙盘多撒半桶水呢?”

    “这个。”

    刚才王正不过撒了三把锯木屑而已,那个水桶虽然不算太大,可半桶水也有二十二多斤了,三把锯木屑可吃不住二十多斤水。

    工部尚书咬了咬牙,接着说道:“那自然是水少的沙盘平稳一些。”

    “是吗?那咱们就试试。”

    王正对搬东西上来的人说道:“在沟壑出口处开个缺口,用树枝把水撒上去试试吧。”

    “大管事有什么要求吗?”

    王正摇了摇头,“并没有,随意就好,可以均匀一点。”

    随后王正又对工部尚书说道:“你可以自己动手,免得等下情况超出你的预料后,你觉得有问题。”

    自己实在没有把握,工部尚书咬了咬牙,点头道:“大管事天授之才,我就算占点便宜也无可厚非吧?”

    王正摇了摇头,笑道:“没关系,随意就是了,不过为了避免浪费时间,这三桶水咱们就以半个时辰的时限撒完,这应该没有问题吧?”

    工部尚书点头同意后,开始一起用竹枝洒水,旁边有内侍每一刻报时一次。

    开始工部尚书还能好整以暇,慢悠悠的等着内侍撒了一桶半水后,才开始追赶进度,不过一旁报时的内侍不停的催促下,工部尚书渐渐的开始急躁了起来。

    因为他发现对方的沙盘已经撒了两桶半水后,沟壑依然没有垮塌的迹象,而他的沙盘还不够两桶水就已经出现了垮塌堵塞的情况。

    等所有水撒完,工部尚书直接瘫软在了地上,一半是累的,一半是因为泄气。

    “不公平,你那个沙盘上面有水坑自然能多储存一些水,刚刚我没有把这个事情计算进去。”

    王正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公平与否并不重要,因为我只是想让你们明白黄河堤坝垮塌,造成灾祸的原因而已。

    并不是想要跟你挣什么输赢,如果你介意,算你赢了如何?今后你可以对人言,赢过了我王正。”

    王正说完不在理会工部尚书,而是转身指着沙盘解释道:“同等水量的情况下,只要在支流的上游多修建一些大型水库储水,就可以调节大江大河的水流量。

    而沿岸只要有草皮树木等保护泥土,大江大河就没那么容易淤塞,所谓的泾渭分明,不过两水沿岸的耕种情况不同罢了,想要治理大江大河,必须得从根本上开始治理,这样才能事半功倍。”

    李治有些迟疑的说道:“可是沿河两岸多半都是良田,想要恢复成草皮可没那么容易啊!”

    王正摇了摇头,笑道:“并不需要恢复太多,只要在沿岸种上护河树苗,再禁止砍伐和修建树枝应该就差不多了。”

    李治愣了一下,有点不相信的问道:“如此简单?”

    王正点头笑道:“就是如此简单,因为树苗会长大的,如果不修建树枝,大树就会侵占周边田地,这算是润物无声的一种吧。”

    “种点树苗好说,传令各州县就行了,吏部可以把这个算到考评里面,毕竟这是百年大计。”

    李治点了点头,接着问道:“那修建水库呢?这个可不是小事儿啊,毕竟水库修建少了,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

    工部尚书立马又来了精神,这个是他的职权范围之内的事情,所有河流源头都要修建水库,那工程量得多大啊,其中牵扯到的利益那更是多不胜数。

    “陛下,修建水库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啊,此事刻不容缓,现在只是晚秋,离初雪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抓紧一些,多修建一点水库,明年春汛,各地出现灾情的情况将会大大降低啊。”

    话说得很有道理,可是李治最近几年不怎么想和这些大臣说话,这些家伙一天到晚都在打他内库的主意。

    以前国库没有多少钱,日子也过了,现在国库多了几倍的钱,日子反而过不下去了,每次朝会一个个的都在叫穷,李治其实挺喜欢上朝的,可以给百姓一个自己很勤勉的印象。

    这几年之所以又改成了隔天一朝,其实就是被这些家伙的要钱方式给折腾怕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