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一百八十二章 肉苁蓉
    吴毅抱着一只紫貂悠闲的坐在沙子上,不时的举起竹筒喝一口,旁边不停的有沙子泼上来。

    李诚从沙坑里直起腰有些抱怨的说道:“这东西怎么长这么深,这也实在太难挖了,早知道就不来挖了。”

    吴毅用衣袖擦了擦嘴角,笑道:“没人让你挖,是你自己要来体验一下的,这也不是太深,只不过是你个头矮罢了,要是不想挖就回去吧。”

    “不行。”

    李诚倔强的说道:“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大一颗,我一定要亲自挖起来,带回去给先生做礼物,听说这东西效果很好。

    多给先生带一些回去,咱们也好多一个师弟师妹什么的,先生他老人家的子嗣也太单薄了一些。”

    吴毅扯了扯嘴角,看了看三尺深的沙坑,笑道:“那可得努力了,看这颗肉苁蓉的个头,最少还得挖两尺,说不定给你一个惊喜,再挖三尺都有可能,毕竟旁边这颗梭梭树也有那么大。”

    李诚爬出沙坑,拿起一旁的竹筒使劲灌了一口,擦掉嘴角紫红色的液体后问道:“匠人那边怎么样了,这东西能培育出来吗?”

    吴毅点了点头,说道:“已经找到培育的法子了,本来也没多难,只不过得找到最好的法子而已,只是采挖方面却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这么慢慢挖了,好在收获总是开心的,想来到时候挖起来费力一点,也应该没什么关系。”

    李诚撇了撇嘴,说道:“这东西其实各方面都和淮山差不多,可淮山只要做好准备却好收获多了,这玩意却这么麻烦。”

    “还是有点不一样的,这个功效就要强许多,淮山的生长环境不同,自然有办法轻松采挖,这玩意长在沙子里面,还必须得依靠梭梭树才能生长,自然想不出好办法来采挖了。”

    “那两家什么情况,还在观望吗?”

    吴毅点了点头,笑道:“王家和我有点恩怨,过来的时候,虽然嘴上说得客气,可他们其实一直都在提防着我呐。

    不管什么事情,没有明确的结果了,他们是不会跟着的,毕竟要是万一我给他们下套,他们不是亏大了吗?

    让他们观望吧,正好咱们还可以多赚一点利润,毕竟不管什么买卖,也就第一口汤的油水最足而已,之后也就是挣一点辛苦钱了。

    像开始的牛羊肉肉干,他们不是也先观望了好一阵子才开始跟着做的吗?种地倒是跟的紧,毕竟种地的事情,他们自己就有把握。”

    李诚有些不屑的笑道:“嘿,五姓七宗啊,好大的名气,现在看来不过是些怂货而已,还没有江淮那些小家族有魄力,三师兄的海鲜和果干都出现在漠南来了。”

    吴毅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道:“岭南真是得天独厚啊,以前先生讲星象,咱们都没怎么当回事儿,毕竟先生自己也不甚了了,老三倒是喜欢上了,没想到因为这个,居然分到了岭南。”

    李诚也叹了口气,当初自己要是也喜欢上星象就好了,说不定岭南也有自己的一份。

    李诚重新跳下了沙坑,一只沙鼠却从沙坑里跑了出来,吴毅怀中的紫貂飞射而出,“吱吱”两声后,紫貂跑到一边去享用美食了。

    李诚看了看吴毅,吴毅扯了扯嘴角,说道:“摇晃一下试试吧,多半已经被啃食过了,就是不知道受损怎么样而已。”

    李诚依言抱着肉苁蓉摇晃了起来,没几下就整个拔了出来,看着底下被啃食的新鲜牙印,忍不住骂娘。

    “真他娘操蛋,走了,回去了,以后再也不来挖这东西了,回去还得多养殖一些貂才行。”

    两人骑马而去,身后一队护卫相随,半个时辰后,一座小城出现在了视线中。

    进城回府后,立马就有侍卫来报,长安来信。

    李诚打开小纸条看了看,对吴毅笑道:“咱们的机会来了,先生召咱们回长安,上面说修建水库,先生现在已经不管具体事情了,这时候召咱们回长安,看来修建水库的事情并不那么简单啊。”

    吴毅想了想说道:“渝水各支流就修建了许多水库,我曾经听先生提过,借用水力虽然重要,可调节大江大河,其实还要更重要一些,八水绕长安,先生既然召咱们回去,这水库的数量必然不在少数。”

    李诚重新看了看纸条,“看不出来,不过水库嘛,自然是越多越好了,能回去就好,现在咱们就回去,比试什么的自然就不算数了,咱们这边的资源实在太少了,折腾不过他们三个家伙。”

    吴毅摇了摇头,“咱们这边的资源并不少,只是初期发展得慢一点而已,给我五年时间,之后五年内谁输谁赢还真不一定。”

    李诚看了看吴毅,问道:“不会吧,二师兄那边不知道,三师兄那边都快出海了,大师兄就这么有把握?”

    “呵呵,青海黑油漠北也有,还有许多其它东西。”

    这下李诚沉默了,最后哀叹一声说道:“先生对你们四大弟子真是好啊,这些事情我居然一点都不知道,先生何其偏心。”

    看着李诚一脸哀怨的表情,吴毅笑了笑,说道:“不是故意瞒着你,只是没有说的必要而已,别在这里唉声叹气了,滚去把事情转交好吧。

    先生可是说的速回,现在已经晚秋了,弄不好,咱们回到长安就有可能下雪,今年就只能做点筹备的事情了。”

    李诚想了想说道:“咱们两个都回去了,那两家人可就没人能压制得住他们了,要是失去了掣肘,会不会侵占咱们的利益啊?”

    吴毅笑了笑,说道:“我就没有压制过他们,不过一些鼠目寸光之辈吧了,折腾一点田地钱粮的有什么意思,让给他们都无所谓,你要是不甘心,给巴人士卒那边下个随意行动的命令就行。

    不说真的厮杀了,吓也得吓死他们,毕竟他们可不敢和咱们彻底撕破脸,除非他们能承受得住先生的怒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