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世家与农户的区别
    看着王正一行人离去的背影,胖老头沉吟了一下说道:“这怕不是普通人家的子弟。”

    瘦老头笑了笑,说道:“什么普通人家,这就是大管事本人,你还好意思说在军中几十年呐,这点眼力劲都没有。”

    “不会吧?”胖老头目瞪口呆。

    “什么不会,人家都把名字告诉你了,无论年纪,还是手中木仗,都对的上,传闻渝州丘陵地形,下一场雨,地面湿滑好几天。

    大管事刚到渝州极不适应,常年杵竹杖而行,后来把手中竹杖传给大弟子吴毅后,就用的木仗,你见过长安几个年轻人杵着木仗的?

    你没见你拿香蕉干给人家小女娃,那小女娃都不稀罕吗?另外几个小娃娃更是一直把香蕉干拿在手里,直到最后都没有吃。”

    胖老头一愣,接着问道:“这么说来,那几个小娃娃岂不是?”

    瘦老头点了点头,“酷似大管事的那个小子和那个女娃娃,应该就是大管事的一对儿女,剩下三个大一些的应该是太子殿下,另外一个和那个内侍抱着的小娃娃就是两个王爷了。”

    胖老头赶紧问道:“那我刚才有没有说错话?”

    瘦老头笑了笑,说道:“对错与否又能怎样?你觉得,大管事那样的人物,会计较咱们这种人的几句话吗?”

    一路上,李贤都沉吟不语,想了许久后,忍不住对王正问道:“先生,为什么这些年明明粮价没有降低,粮食还有所增产,那个老人家要说出产不值当什么呢?”

    王正沉吟了一下,说道:“因为人心不均,以前更少的出产,他们能吃饱饭,别人却吃不饱饭,他们就会感觉比别人优越。

    现在虽然有更多的出产,他们依然能吃饱饭,别人靠着不多的田地,加上做工补贴一二,同样能吃饱饭,日子过得和他们不相上下,他们的优越感消失,自然会感觉不如从前了。”

    “是这样吗?”李贤若有所思了起来。

    王正指着前面李四和牛老三带领的商队歇息处旁边的村庄笑道:“是与不是眼见为实,咱们去前面那些农家小户看看就知道了,正好走了这么久,咱们可以去那里吃点东西再走。”

    从小道进入村庄后,依然是看到几个老头,不过人数要多不少,还带着几个很小的小娃娃,这让李贤有些意外,不由问道:“咱们这是和老人家有缘吗?”

    王平安在一边解释道:“因为年轻人都出去做事了,而大一些的娃娃都去读书了,所以家中留守的都是一些干不动活儿的老人,咱们大唐这些年之所以蒸蒸日上,其实都是大家努力做出来的,毕竟财富来源于劳动。”

    李贤点了点头,对王平安笑道:“平安懂得真多。”

    王平安摇了摇头,“殿下过奖了,我只不过长于乡野,在这些方面自然比殿下熟悉一些,爹爹曾经说过,每个人其聪明程度其实相差并不多,有人擅长百工,有人擅长阴谋诡计。

    关键还是看自己的涉及面而已,像道馆的一些家伙可能连猪牛羊马都快不认识了,可咱们总不能说人家没学问吧?他们说的许多东西我连听都听不懂。”

    每个人聪明程度都差不多啊,李贤和李显各自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进入村庄后,王正再次自我介绍了一番,然后拿出一块碎银子,让村中老人给制备一点吃食。

    十多年前还很少流行于民间的银两,再王正把高炉敬献给李治之后,随着各种金属产量的提高,还有民间的不断富裕,现在民间对于金银接受度已经高了许多。

    这个小村庄处于长安城北郊二十里左右,又在官道旁边,位置非常好,来往客商行人多有进来歇息一二的,村里虽然没有专门的客栈酒肆,却也可以提供一些饭菜酒水什么的,其功能与后世的农家乐差不多。

    老头蛮精神,接过王正的碎银子在手上掂量了一下,笑道:“怕不得有七八钱重了,客人想要吃喝点啥?”

    王正笑了笑,说道:“老人家看钱上菜就行,咱们只是出来游玩一番,并不是很饿,多少吃喝一点就行。”

    “哈哈,常听人言说看人上菜碟,非良善之辈也,今日尊客让老朽看钱上菜,不知可有何说头啊?”

    王正摇头笑道:“并无说头,真要安排后语,那就算是公平之人吧。”

    老头点了点头,笑道:“看钱上菜,钱多菜多,钱少菜少,倒也确实公平,尊客稍等。”

    老头动作非常麻利,拿出桌子板凳,被王正带着李贤几个小家伙接走摆放之后,立马就拿出了几样凉菜和几样蒸菜,还有几样炖菜来,最后还给上了半壶低度清酒。

    等老头菜上齐,王正招呼道:“老人家也上桌吃喝一二吧,晚辈带着几个小家伙出来游玩,老人家真好可以讲古话桑一番,让他们增长一点见识也是好的。”

    这就是有请教的意思了,李贤、李显和王平安赶紧起身对老头作揖行礼道:“老人家请。”

    “不敢,不敢。”

    老头连连摆手后,见王正一脸诚挚,沉吟了一下说道:“既然尊客诚意相邀,那老朽就托大了,如果言语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望尊客多多担待。”

    王正笑道:“无妨,于闲聊中增长见闻,于探讨中明辨是非嘛,见闻不但来源于见更来源于闻,交流就是最好增长见识的一种方法,老人家请入座。”

    老头高兴的挨着王正坐了下来,大笑道:“哈哈,尊客看得透彻,就凭尊客这几句话,就不愧同大管事一个名字。”

    李贤在一边问道:“老人家既然对大管事如此推崇,大管事回朝当日,老人家怎么没去看看呢?”

    老头自嘲的笑了笑,说道:“老朽倒是想去看看,可咱们陛下要给大管事一个惊喜,所以隐瞒了大管事回朝的具体日期。

    咱们这些小门小户那儿知道消息啊,当天上午陛下直接把朝会搬去了南郊九里迎接大管事,咱们得到消息的时候就已经有点迟了,此地又是北郊,赶过去差不多五十里路,哪里来得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