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钱庄开业
    一千大水库连同周边的土地,最后以八十万贯每年的价格承包给了李敬业,租期十二年,前两年免租,前十年免税。

    这个价格宣布后,不少投资人大失所望,已经升值百分之三十的票据,立马贬值到了原本的价位。

    这个回报率其实并不低,可是百姓们对王正的期待太高了,所以才造成了这么强烈的心理反差。

    连李治都一脸埋怨的看着王正,“李敬业是不是给你啥好处了?你给他这么低的租金?还免了两年?”

    王正斜着眼睛看李治,反问道:“那要不我把水库收回来,就按照这个价格租给陛下怎么样?”

    李治点头笑道:“等李敬业到期了,朕立马就接手。”

    “李敬业到期了,租金最少一百二十万贯每年。”

    李治沉吟了一下,笑道:“没问题。”

    “同样的价格之下,李敬业有优先权,陛下不会以为别人是傻子吧?初期道路、开荒、房屋、作坊,各方面投入那么大,等人家什么都弄好了,怎么可能会转租给别人。”

    “嘿嘿,这个朕倒是没有想到。”李治一脸的讪笑。

    王正有些恼怒的问道:“玄武卫暗中散布不利消息,打压票据价格,掖庭局又在大肆收购票据,难道是他们自发的行为吗?”

    “有这种事吗?朕这就回去查一查。”李治转身就走。

    王正不依不饶的说道:“那些都是普通百姓的血汗钱,只有无知的百姓才会人云亦云,陛下看见那个世家大族和大商人出手票据了。”

    看见李治越走越快的步伐,王正忍不住大喊道:“陛下于心何忍啊?”

    昨天王正得知有人散布假消息,连忙让人把情况给百姓解释清楚,主要是说明租金为什么在初期会低一些,不然票据价格还会继续下滑。

    王正让人查探之后,今天一早得到消息原来是李治那边搞的鬼,正想去找他,李治反而先来倒打一耙了。

    李贤在一边扯了扯王正衣袖,低声道:“先生,父皇本来没打算欺骗百姓,赚百姓的钱。”

    王正叹了口气点头道:“我知道,可是这种事情,陛下又不是很精通,提前就应该和我这边沟通一下,现在肉没吃着还惹一身骚,又是何苦啊?”

    李贤愣了一下,疑惑道:“先生不会把事情说出去吧?”

    “我不说,别人就不知道了吗?”

    王正苦笑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普通百姓不知道,世家大族还会不知道吗?这次的事情,你让世家、权贵、官员们怎么看陛下?”

    王正根本就不是在意那点钱的事情,也不在意李治多赚一点钱,可是你赚钱得看看情况吧?

    哪里是什么钱都能赚的?

    这下李贤有点傻眼了,看了看同样愣住的李显,不由对王正问道:“那现在咋整?”

    “我怎么知道咋整?这种事情谁能有什么好办法?”

    王正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就算别人不把陛下做的事情传扬出去,可该知道的人,肯定是知道的,这种事情就是入不了正史,野史和人家的族谱上也会提及一二。”

    王正沉吟了一下,说道:“陛下不是想在江淮那边修建大水库吗?让陛下自己出钱粮召集徭役修建吧,以后每年的租金可以给各州县,让州县用于修建道路桥梁之用。”

    “这个法子倒是可以赚取不少名声。”

    李贤点了点头,接着又有些皱眉的说道:“可是按先生的章程,开始两年是没有租金的,见效有些慢了啊?”

    “没事儿,让各州县把大水库和周边土地的经营权抵押给钱庄,先从钱庄里面借贷,就可以立马开始修桥铺路了。

    州县只要道路畅通,商贸繁荣后,税收自然就会多一些,钱庄的那点利息也就赚回来了。

    道路畅通百姓的出产也能更值钱一点,算起来都不吃亏,只是陛下得吃点亏了。”

    听完王正的解释,李贤作揖行礼道:“多谢先生了,我现在就去找父皇商议,弟子告辞。”

    王正点了点头,笑道:“找陛下之前,可以先和娘娘商议一下,这只是一个大致的法子而已,具体事宜还得好好斟酌。

    毕竟兹事体大,前隋的运河就是前车之鉴,许多好事情因为操作不当,最后闹出大乱子的也不在少数,你年纪尚幼不宜参与进这种事情里面,以免太过劳心劳力影响学习进度。”

    李贤又是一愣,王正的许多观点总是和他以前所学背道而驰,李显也是一脸的不解,对王正问道:“不是说见多识广吗?也说技多不压身啊?”

    王正摇头解释道:“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学习不但需要劳逸结合,同时也得按部就班,所谓天忌英才,更多的时候不过是心力交瘁罢了。

    见多识广倒没有错,技多不压身却未必,你们现在可以见多识广,却最好不要参与进具体的事情里面去。”

    “弟子受教了。”

    李贤和李显两人行礼后,带着李旦一起离开。

    李治疾步走出第五院的之后,就看见武则天在第四院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李治回头看了看,发现王正没有跟过来,才松了一口气。

    武则天笑道:“看陛下的样子,这是吃亏了啊?要不要妾身去帮陛下把场子找回来?”

    “算了吧,这次是朕失了道理,吃点亏就吃点亏吧。”

    李治有点丧气,接着砸吧了下嘴,说道:“平时没看出来,那家伙生气起来,还蛮有脾气的,连朕都敢吼,居然质问朕于心何忍?不就一点铜子吗?那些百姓也没亏本啊,至于吗?”

    武则天有些好笑的问道:“陛下认为王正会在意那一点铜子吗?”

    “所以才气人啊,以前一船一船的铜子给朕送来,也没见他心疼,现在为了那么点铜子,没道理啊。”

    “陛下还是没有明白啊。”

    武则天叹了口气解释道:“陛下这次做得事情瞒不住的,长安虽然很大,可是有能力做这些事情的人却不多,王正能立马查出来,那些世家大族也会查出来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