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扩大招聘会
    “夏家主、谢家主,几年不见,两位久违了。”

    看着抱拳而来的李敬业,依旧丰神玉朗的夏玉先挑了挑眉头,抱拳回了一礼,“李别驾近来可好?”

    已经呈现老态的谢宗怀同样回了一礼,“李别驾久违了。”

    李敬业客气笑道:“比不得夏家主你们大手笔啊,兄弟人单力薄,一千个大水库都是租借的,此次聘请渝州学子,还望两位相让一二,可好?”

    夏玉先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谢宗怀却摆了摆手,“欸,李别驾客气了,我渝州这些人远道而来,拿下那些荒地已经耗尽了底蕴,李别驾尽地主之谊才是正该的啊。”

    李敬业讪笑了一下,“嘿嘿,好说,不知道你们这次打算开出什么条件以招收渝州学子?咱们合计一二,大家也好做到心中有数嘛。”

    渝州这些家伙,占着地头蛇的优势,跟着王正的模式开发渝州周边土地,可是赚了不少钱,这次在投资边荒之地之余,还能兼顾黄河大水库,在渭水两岸买那么多地,底蕴之深厚可见一斑。

    那些年李敬业没有执掌家业,拿不出那么多本钱,加上又是从外面过去的人,倒是比不上人家地头蛇赚取的利润多。

    此次和这些家伙竞争,不由得有点底气不足。

    夏玉先挑了挑眉问道:“我说出来,李别驾相信吗?”

    李敬业皱眉点了点头,笑道:“我信,大家以后经营方向差不多,所购物资和所售卖的东西都有许多重合的地方,咱们多多交流,好处还是有不少的。”

    夏玉先沉吟了一下,点头道:“倒也是,那就实话说了吧,咱们这次根本就没有章程。”

    李敬业不由吃惊问道:“这是为何?如此重要之事,你们不可能没有准备吧?”

    谢宗怀苦笑道:“因为那些学子人家根本就没想留下来,别说其他学子了,咱们自己那些毕业的族人都不打算留在长安,人家的目的是边荒之地,之所以来这一趟,更多的是给大管事面子而已。”

    这下李敬业有点傻眼了,“那咋整?”

    夏玉先叹了口气说道:“没办法,只有尽量提高代价,看看能不能多招收到一点人吧,别的不说,起码得把规划图纸给拿出来。

    大水库并不是像表明看上去那么简单的,如果没有依各自地形绘制出来的完整规划图纸,自己去瞎折腾,今后的麻烦事多的很呐。

    不过有只要有了规划图纸,之后的事情又简单了不少,渝州一系的记名弟子之所以珍贵就在于他们那一年的实践课,可以得到工坊主和水库周边那些人的倾囊相授,里面的门道可多的很呐。”

    李敬业点了点头,苦笑道:“这个我听说过,当年大管事本来想编写成教材,可是发现太过繁琐了一些,而且没有现场教学,单凭教材根本学不完全,最后不得不放弃。”

    夏玉先笑道:“这就是了,大水库规划里面的那些门道,其实是人家失败教训的经验总结,没有亲自去各个实地看过,仔细听现场讲解,很多事情根本就说不清楚。

    当年我们不是没有想过自己培育一批那种人才出来,可是发现根本不行,因为只有学全大管事的所以算术之后,再走遍渝水两岸,才能大成。

    最后我们不得不放弃,只好把族中子弟送到各个农庄去读书,可那些家伙学成之后,心思却不在家族这边了,整天想的都是边荒、大海和星辰,如之奈何?

    倒不是说那些想法就不好,星辰不可及,边荒之地和大海还是有那么多财富的,可家族在他们心里的份量变轻了,许多事情没有把家族放在第一位,这人心啊,直接就散了。”

    李敬业扯了扯嘴角,笑道:“看来大管事对世家大族的打击还真是无处不在啊。”

    夏玉先看了看李敬业的表情,笑道:“这算什么,我渝州世家大族的子弟,哪怕心思野了,也还是我们的家族子弟,而那些跟着去边荒之地的世家大族子弟,过些年,还是不是他们家族的子弟,倒是有点难说了。”

    李敬业皱眉问道:“夏兄此言何意?”

    “据我所知,边荒之地的唐律执行的格外严格,所有的纷争全部由唐律来界定对错,家法、宗族之法、甚至地方礼法,都被排除在外了。

    如此一来,天长日久之下,那些在边荒之地的世家大族子弟,你说他们会不会用唐律来划清与本家的界线呢?

    毕竟财帛动人心啊,边荒之地存在着的财富可不止一点半点,特别是岭南,那边发展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许多作坊赚一波快钱之后,利润立马就降低了下来。

    如此情况之下,已经有人开始撇开本家另起炉灶了,用不了几年就会变成家在,而族亡。

    天下百姓的日子是好过了,可我等世家大族却是走到了尽头,只能说大管事这一手春风化雨用得实在高明,也不知道这样是好是坏。”

    “对朝廷自然是好的,对百姓则不一定。”李敬业挑了挑眉,接着说道:“想要分散世家大族,得先把第一家给处理好才行,不然,可没那么容易。”

    天下最大的世家,其实是皇家,每个皇帝都想自己儿子过得好,可又不想自己的兄弟叔伯占据太多的资源,以免威胁到皇位。

    夏玉先笑了笑,不在多言,对李敬业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咱们还是快点进去吧,已经快午时了,布置好场地,一起吃个中饭吧。”

    李敬业一起向里面走去,有些泄气的说道:“如果那些家伙真不想留在长安,那这次咱们可能就没什么收获了。”

    夏玉先笑道:“那也不一定,这几年渝州学子已经不全是皇庄和渝州之人了,长安去渝州求学的也不少,这一部分人,也许想在家乡待几年呢?

    而且,听说大管事知道情况后,吩咐把招聘会扩大了规模,聘请一方不再局限于我们,受聘一方也不在局限于渝州学子,时间也从半天延长到了三天,说不定可以有点意外的收获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