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帝王多寂寞
    “臣虽然没有询问扶桑人入唐为官之事,可是臣还为少主带回来了一个好消息,臣本想在最后说出少主与三先生的关系,以在大总管处得到一些好处。

    没想到大总管却说三先生近日就会到率宾城,请少主过去一叙,若确认少主真求学于三先生座下,大总管可以多划分一些好处给少主。”

    听完田中的好消息,年轻人苦笑道:“我不过是先生众多弟子中的一个而已,资质并不上佳,当年连记名都做不到,如今又是三四年不见,先生是否还记得我都不知道,又怎么能奢望先生为我说情呢?”

    “少主此言差矣。”

    田中一脸激动的说道:“当年三先生初到长安,少主就求学于三先生座下,直到三先生奉师命去岭南,少主才返回。

    那么几年的师徒之情,三先生怎么可能不记得少主,至于记名之事,三先生当年就曾解释过,记名只有统考之时才会统一记名,少主从未去过渝州,又哪来的记名一说?

    当年三先生座下学子何止上万,又有哪一个人记名了?

    且不说当年三先生对少主多么看重,就算三先生不喜少主,甚至于厌恶少主,此时此刻少主也应该去率宾城等候三先生,苏我氏的荣光为重啊!”

    年轻人长叹一声,点头道:“那就依田中叔的意思吧。”

    “少主英明。”

    年轻人苦笑。

    率宾城,王英让人弄了一桌身侧带金纹的滩头鱼出来招待李治和王正。

    “这是四月初第一批上岸的滩头鱼,身带金纹最是鲜美,个头也最大,陛下尝尝看合不合口味吧。

    这五月的第二批会身带银纹,不管个头还是味道都稍差一些,下个月还有一批身带黑纹的滩头鱼,还会再差一些,到时基本上不会再捕捞了。”

    “哈哈,还有如此奇事,那朕倒是要尝一尝这全鱼宴了。”

    李治听得大感兴趣,筷子伸向了和豆腐炖煮的鱼肚子,吃了一口后,点头赞道:“确实鲜嫩爽口,来来来,大家都品尝一下,好东西要一起吃才香嘛。”

    桌子上炖、炒、煎、炸一应俱全,李治吃得赞不绝口,几个小家伙吃得满嘴流油。

    饭后,李治不由起了好奇之心,对王英问道:“这滩头鱼是个什么情况,给朕说说。”

    王英笑着解释道:“滩头鱼每年四五六月就会从大海里面跑到率宾河中产卵孵化,不但靺鞨人会去捕捞,还有熊虎等野牲口也会去捕食。

    所以还是有一定危险的,吴优之所以会亲自前去,其实也有带着亲卫去清理沿河两岸熊虎的意思,这边的熊虎个头都特别大,别说百姓了,就是普通士卒也不一定能围杀得了。”

    李旦好奇的问道:“老虎大熊也会抓鱼吗?”

    王英笑了笑,解释道:“率宾河有许许多多的梯段,滩头鱼必须得高高跃起才能到达上游,熊虎只要站在梯段上面张口接住就行了。

    特别是在群鱼飞跃的时候,一张嘴接住两条都有可能,而且老虎大熊本身其实也是会抓鱼的,我就亲眼见过熊虎在河里面潜水抓鱼吃。”

    李旦惊呼道:“哇,张嘴就能接住鱼,还能接住两条,那得多少鱼一起飞跃啊?那画面肯定很壮观。”

    李治乐呵呵的说道:“听起来确实不错,说得朕都想去见识一下了。”

    王正在一边劝说道:“旅途劳顿,陛下还是先歇息一天再去观赏不迟。”

    “哈哈,大管事多虑了。”李治活动了一下肩膀,接着说道:“以前在长安歇着还总感觉疲惫,这出来跑了半年,朕倒是感觉身上松快了不少。

    今日不过坐车半日,劳累什么的还说不上,如果离此地不远,朕倒是可以去见识一副。”

    王英笑了笑,说道:“距离倒是不远,不过因为率宾河梯段颇多,上游无法行船,得靠车马代步。”

    李治摆了摆手,笑道:“无妨,车马就车马,正好朕也很久没有纵马奔驰,这次倒是可以试试,这样速度还能更快一些。”

    李治心意已决,其他人只好陪着,好在这时代骑术是必修课,哪怕是小月华的骑术都很不错。

    五百禁军相随,一起纵马狂奔,基本上能做到诸邪避退,就这个阵势,管你什么老虎大熊保证都得跑得远远的。

    一个时辰后,众人就到了地方,下马后王英一边擦着汗水,一边介绍道:“此处就是一个观景点,以前本来是靺鞨人的一个捕捞点。

    吴优把大总管府搬迁过来后,把捕捞点转移到了下游去,并且规定了往上游动的滩头鱼不得捕捞,这里就变成了一个观景点,经常有百姓时不时的来看看奇景。”

    李旦不解的问道:“往上面游的鱼不是说很好捕捞吗?怎么又不准捕捞了?”

    “笨蛋。”小月华解释道:“这些鱼是跑上来产卵的,你要是这么急吼吼的给捕捞了,那以后就没有鱼吃了,等它们把鱼卵产出来再捕捞,才有源源不断的鱼吃,你没听我小姑说黑滩头都不捕捞吗?就是留着做种呐。”

    “哦,原来是这样子啊。”李旦点了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对于小月华的那句笨蛋,一点感觉都没有,显然已经习以为常。

    一边的李治倒是挑了挑眉,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

    王正对小月华皱眉说道:“殿下年纪幼小,自然有许多不知道的事情,你作为师姐应该好好解说才是,怎么可以动不动就恶语相向呢?”

    小月华一副委屈巴巴的说道:“可是我们平时就是这么说话的啊。”

    李旦也解释道:“没事的先生,小师姐不是在骂我,这只是她的习惯而已。”

    “呵呵。”李治在一边笑道:“大管事毋须苛责,两小无猜不就如此吗?”

    李治看了看李贤和李显,接着说道:“旦儿是幸运的,贤儿他们两个和朕差不多,这辈子可没有两小无猜的朋友咯。”

    李治看了看王平安接着笑道:“不过他们和朕一样也是幸运的,最起码还有一个说点实话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