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二百四十六章 烤鱼
    “大管事这个说法倒是新鲜,不过想想也确实有其道理,每个人都在为大唐贡献着,大管事的意思是朕只需要惩治那些违背唐律之人就足够了吗?”

    王正沉吟了一下说道:“追逐财富是人的本能,只要律法严苛到所有人都不能靠掠夺得到财富,百姓就只能靠创造得到财富,想来应该是足够了。

    毕竟人的潜力是无穷的,不管在什么环境之下,总能想办法生存下去,并尽量让自己日子过得好一些,而且陛下不是还有道馆吗?

    那里更是有无限可能。”

    “道馆啊。”李治脸露笑意,砸吧了两下嘴,接着问道:“你家老二去道馆挑选了不少好东西,也不知道现在把西域弄得怎么样了?”

    王正看了看李治,问道:“陛下不会是想去西域看看吧?”

    “嘿嘿,朕倒是想过,不过觉得大管事不会同意,也就打消了念头,毕竟来回就得半年时间了,距离实在太过遥远了一些。”

    陆路不比水路,哪怕是坐马车,长途赶路也不可能太快,毕竟这时代的马车可没有安装弹簧减震,其颠簸程度可想而知,一日两百里就能让人疲惫不堪。

    而舟船则要平稳了许多,就算一日千里人也可以承受。

    李治的话让王正脸黑不已,出来转悠一圈就行了,你还想转悠个没够咋滴?

    “陛下以后有闲暇,再想去西域之事吧,一次离开长安太久确实不合适。”

    “朕就知道大管事会这么说。”

    “爹爹。”

    “父皇。”

    小月华和李旦一起跑了进来,小月华跑到王正面前拉着王正衣袖说道:“爹爹帮忙烤鱼。”

    王正看了看两个小家伙一脸期待的神色,点了点头,对李治说道:“那晚饭就吃烤鱼吧。”

    “大管事亲自动手,那自然是可以的。”

    人是由欲望驱动的,小月华想要王正烤鱼顿时就变得乖巧了起来,王正带上袖套、围裙,小家伙就帮忙系绳子,王正腌鱼,就帮忙在一边洒调料,王正烤鱼就帮忙递瓶瓶罐罐。

    “爹爹,我能自己烤一条鱼吗?”

    “当然可以。”

    人小心大,小月华挑了一条最大的胖头出来,龇牙咧嘴的才提到了案板上面。

    王正扯了扯嘴角,“你刚刚学烤,就不能弄一条小一点的吗?这么大一条鱼,你怎么能转动得了?”

    李旦点头说道:“小娃烤小鱼。”

    小月华叹气道:“好吧,那就烤一条小鱼。”

    其他人笑了笑,也每人拿一根树枝穿鱼,等着和王正学烤鱼。

    “烤鱼其实技巧并不多,最重要的就是耐心,火候方面咱们可以用油来补,只要多刷一点油,再离火堆远一点点烤,最少不会烤糊。

    你们今天只要能把鱼烤熟又不糊就算是学到了,第一次不用要求太高,至于味道,已经研制过的鱼,等烤熟之后再试着加一点适合自己的调料就好。”

    刷油就刷油,你刷得油像下雨一样是怎么回事?

    王正看了看手中的鱼,发现差不多烤好了,再刷了一点点蜂蜜上去提鲜后,赶紧递给小月华,说道:“把你手上的给爹爹烤一会儿,带着李旦去把这条鱼吃了再过来烤吧。”

    小月华犹豫了一下,说道:“可是爹爹不能偷吃我的鱼哦。”

    等王正点头确认后,小月华才欢快的带着李旦去一边吃鱼。

    王正接过两个小家伙流油的鱼,叹了口气,把剩下一条自己烤好的鱼递给李治,“陛下尝尝合不合口味吧。”

    李治看了看自己手中同样流油的鱼,笑了笑,和王正交换了一下,说道:“朕烤的这条鱼,大管事可以吃,朕不小气。”

    王正扯了扯嘴角,“那臣就多谢陛下赏赐了。”

    “哈哈,不客气。”

    李治拿着王正递过来的鱼,打了个哈哈立马跑了。

    王正把三条滴油的鱼全部插在火堆旁,让火堆散发出来的热量慢慢烘烤着,重新拿了两条鱼烤了起来,烤好后又从李贤和李显交换了两条滴油的鱼。

    李贤和李显还没有他们父皇那么金刚不坏,红着脸沉吟了一下,才和王正交换了手中的鱼,王平安和王镇烤的鱼则还蛮不错。

    没一会,小月华吃完鱼带着李旦跑回来了,“爹爹,咱们的鱼呢?”

    王正指了指火堆旁边插着的五条鱼,说道:“油最少的那两条就是你们的,已经可以了,直接拿去吃吧。”

    两个小家伙一人拿一条,立马就咬了一口,吞咽下口中的鱼肉,小月华得意洋洋的对李旦说道:“看看,我就说烤鱼很简单的吧,想不到我王月华第一次烤鱼,就能烤得这么好吃,我真是天才。”

    李旦也使劲点了点头,跟着说道:“嗯,我烤的鱼也很好吃耶,我也是天才。”

    李治走过来抽走他自己的那一条鱼,尝了尝后,笑道:“嗯,朕的手艺也蛮不错,应该是烤鱼比较简单的缘故。”

    应该是你脸皮够厚的缘故!

    王正都懒得搭理他。

    李治撇了撇嘴,拿着烤鱼自顾自的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对王镇问道:“老三啊,明天就见到老四了,你先生交代的任务,你有没有把握啊?”

    王镇苦笑,看了看一脸云淡风轻的自家先生,说道:“臣尽力而为吧,这种事情哪里来的把握。”

    李治砸吧了一下嘴,说道:“这方面朕感觉你们渝州一系有点过了,婚姻大事,还是尊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比较好一些。

    比如这种情况吧,要是儒家那些家伙,朕金口一开,什么问题都解决了,至于幸福什么的,反正日子慢慢过,总也得最后才知道,大管事以为然否?”

    王正叹了口气说道:“此事无关幸福,臣只是希望给他们尽量多一点的自由,让他们认清自己的本心之后可以做出正确的选择。”

    “呵呵。”

    李治对此嗤之以鼻,“朕倒觉得大管事是在推卸责任,你一边说给他们自由,一边又指使老三去追求小四,这算什么意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