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二百五十章 破障
    月明星稀,吴优拿着望远镜看着天上的月亮,时不时的发出“啧啧”声。

    “没想到月亮上面这么荒芜,先生真是弄出这个高倍望远镜,算是彻底破坏了人们对月亮的所有遐想了,嫦娥、玉兔、桂树、月宫全部都成为了泡影,这还真是水中月。”

    一旁的王镇笑了笑,没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吴优。

    当年那个古灵精怪,被师兄弟们众星拱月的小女孩,已经成长为了翩纤少女,自己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居然寄了一缕情丝在她身上。

    王镇仔细回想了一下,感觉应该是自己上一次到东北来的时候起的心思,毕竟那次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完成先生的任务,当时虽然只是想着应付了事,可毕竟心里已经起了念头。

    “我喜欢你!”

    吴优眼中闪过一丝慌乱,看着一脸微笑的王镇,大笑道:“老三,你好大的胆子,我可是要做你师娘的人,你真是色胆包天啊!”

    巨大的声音,也掩盖不了底气不足。

    王镇笑了笑,问道:“是吗?这话你敢在老大、老二面前说吗?”

    “我的事情,我哥管不着,至于老二。”

    吴优迟疑了一下,有些羞恼的挥舞了一下拳头喊道:“你少拿老二吓唬我,老二再厉害,难道他敢跟先生炸刺吗?早晚收拾了他。”

    王镇沉吟了一下,问道:“你真的能确定自己对先生的感情是男女之情吗?”

    吴优想了想,点头道:“我喜欢先生,先生很寂寞,师娘根本不了解先生。”

    王镇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摇头说道:“师娘跟着先生那么多年,学识并不比我们差多少,只是掩盖于平常的琐碎生活中了而已。

    其实你同样不了解先生,先生的寂寞是针对整个世界的,你虽然聪明,可是并没有大智慧,先生的寂寞你排解不了。

    最关键的是,先生不需要你排解寂寞。”

    “先生不需要我吗?”

    吴优念叨了一下,沉默了下来,脸上变得有些苍白。

    王镇笑了笑,接着问道:“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管你屁事。”

    对吴优恼羞成怒的大吼,王镇也不以为意,依然乐呵呵的问道:“是怨恨,还是感觉孤苦无依?”

    “不要你管,你给我滚。”

    见王镇还想说什么,吴优继续大喊道:“给我滚啊,不然揍你。”

    王镇叹了口气,转身离开,刚出门看见坝子中白衣木仗,抬首观月的身影,赶紧走过去行礼道:“先生,弟子把事情弄砸了。”

    王正转身拍了拍弟子肩膀,笑道:“在这里看一会月亮吧。”

    王正说完,举步进了小院,来到石桌旁坐下,拍了拍正在抽泣的吴优的肩膀,笑问道:“哭着呢?”

    “先生。”

    吴优抬头看了看,扑进王正怀里大哭了起来。

    王正等吴优尽情哭了一会儿,才笑着问道:“怨恨先生吗?”

    “没有。”

    “是不是感觉孤苦伶仃?”

    吴优点了点头。

    王正笑道:“这就对了,证明咱们之间还是正常的师徒之情,或者也可以说是父女之情。”

    吴优抬头看着王正,疑惑的问道:“为什么?”

    王正笑了笑,解释道:“因为男女之情都是自私,不存在分享的可能,必然会想着独占对方,因爱生恨才是正常的情感。

    而亲情才是无私的,只会想着对方过得好就行,如果还不够清晰,那么先生再问你个问题,如果先生想纳别人为妾,你会同意吗?仔细想想再回答。”

    吴优想了想,点头道:“先生这样的神人,身边多一些女子侍奉是理所应当的啊。”

    “那老三以后纳妾呢?”

    “他敢。”吴优立马提高了声音,“连先生现在都只有师娘一个,我渝州一系都是一夫一妻,老三何德何能敢纳妾。”

    王正笑了笑,说道:“看看,人家老三纳妾与你和干呢?”

    “反正就是不准。”

    “那老大纳妾呢?”

    “我哥作为我渝州一系的大弟子,如果先生同意,自然是可以纳妾的。”

    吴优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外面王镇苦笑不已。

    吴优砸吧了一下眼睛,问道:“先生总问这些做什么,是看上了那个女子,想要纳妾了吗?”

    “痴儿,你还没明白自己的心意吗?”

    王正叹了口气说道:“你从小父母双亡,跟着你兄长挣扎求存,遇见我之后,日子立马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所以就把我当做你父母。

    与许多家庭不一样的是,咱家不是慈母严父,而是慈父严母,我天性随意,所以对你们管束不多,你身为女弟子,你师娘自然而然的把管束权接了过去。

    所以你从小就觉得师娘不好,不过小时候还是比较听话的,毕竟你师娘一直照顾你的饮食起居。

    可是自从你认真学习之后,开拓了眼界,自认为学问高深,就对你师娘的话不以为意了,直到你组建了智囊团,这个问题更加突显了起来。

    而你嚷嚷着要嫁给我,则是从你带着智囊团去了渝州之后,如果我所料不错,应该是有人给你说了什么,故意扭曲了你对我的情感,把你引入了歧途。”

    当时王正的声望已经如日中天,可是因为百正之事,屠尽两江两岸世家大族,所以被李治禁足在了皇庄里面,吴优宣布要嫁给自家先生之后,其实对王正的声望造成了很大的打击。

    不过王正当时正好处于潜龙勿用的时候,一点名声上面的污渍,反而是好事。

    至于弟子被种下心魔也无所谓,只要最后能破解就好,每一次的勘破其实都会对心境有所升华,今后遇事不但能泰然许多,考虑事情也能全面一些。

    所以王正当时才没有追究那么多,现在乘着破除吴优心中魔障的机会,王正倒是想知道一二了。

    吴优仔细回想了一下当年去渝州发生的事情,皱眉说道:“弟子当年带着智囊团去渝州,本打算只是就近游学一下,顺便宣传一下女子也应该有学问的道理。

    后来拜访了一下长孙无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