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二百六十三章 报纸
    造纸术经过十年的不断改进发展,由最初的几道工序的草纸,变成现在的十几道工序的常用书写,还有一百多道工序的制钱用纸,算是彻底解决了大唐的用纸问题。

    印刷术也由开始的雕版印刷,从活字板印发展到了现在的活字滚筒印制,只是水车带动起来不够平稳,还得依靠人力来转动滚筒,不过也比板印快了许多倍,特别适合大批量印制。

    王正放下手中厚厚的一叠报纸,点了点头,对坐在自己对面的李贤兄弟三人和王平安兄妹笑道:“大方向没错,不过用词太过古板公式化了一些。”

    李旦在一边皱着眉头,一脸不高兴的说道:“是那些儒家先生这么要求的呐,我说我看不懂,他们让我好好读书。”

    李贤想了想说道:“行文太过直白,会不会让人觉得太过随意了一些?”

    自古文人讲究微言大义,更喜欢卖弄文采,恨不得自己的文章景秀万里,又孤傲万世,他们甚至不屑于把自己的知识传授给普通人。

    李贤的意思其实是想表诉一个格调的问题,这么说不过是给王正留面子而已。

    王正也不以为意,沉吟了一下,笑道:“那就把报纸办成两份吧,一份儒家报,一份渝学报,分开管理各自经营,正好可以繁体简体分开发行,而且任何商业行为有竞争算是好事。”

    李显点了点头,笑道:“那些儒家先生确实有这样的打算,我们排版的时候,单单为了用什么字体他们就争论不休了好久。

    最后居然繁体简体一起印在了上面,其它行文、排版各方面更是整日相持不下,本来三两日就能决定的事情,最后拖了一旬时间,弟子也觉得分开比较好一些。”

    李显沉吟了一下,接着说道:“弟子想去灵渠附近择地开板报纸分社,这样就能覆盖湘江和珠江流域。

    加上长安这边覆盖的黄河淮河流域,报纸就基本上可以覆盖整个大唐了,同时弟子还可以照看一些香港那边的事情,先生以为如何?”

    李贤有些惊讶了看了看李显,这表示着李显这个决定还没有和别人商讨过。

    王正笑了笑,看向李显问道:“这么着急?”

    李显乐呵呵的说道:“翻过年弟子就算十三岁了,也该做一点事情了,而且弟子觉得西南那片不毛之地其实还是可以经营一下的。”

    李显说的是云贵广那些地方。

    王正点了点头,笑道:“那边确实可以经营,不过河流落差大,又不靠海,经营难度颇大啊。”

    李显自信的笑道:“有陡门和大水库,只要保证大宗货物能轻易转运就行,弟子有信心,毕竟那么大片地方总有一些好东西的,实在不行多养点牲口鸡鸭总是可以的,最主要的是地方不打挤啊。”

    王正点头笑道:“那就给陛下和娘娘好好说说吧,渝州学子那边到时候可以尽量支援你。”

    李显大喜,作揖道:“谢谢先生。”

    李显的报社还需要等很久,长安的报社在三天后就开始了第一次发行,一份报纸五张定价三文,利润一文,一旬刊印两次。

    渝学报在王正的要求下一次性刊印了一百万份,儒学报繁体版居然也刊印了同样的数量。

    王正听到消息的时候立马就笑了,不根据实际情况安排,一味的攀比可要不得。

    王正立马要求再印两百万份,这次儒学报没有再跟随。

    当天在关中地区从早到晚渝学报就销售出去二十万份,而儒家报则只销售出去不过万份。

    三天后,渝学报需要少量加印,而儒家报则毫无动静,原本预留在关中的十万份儒学报,现在还剩下八万多份。

    又过两天之后,儒家报改版成了简体,印制数量谨慎的改成了五十万份,可是又五天下来总销量不但没有提高,反而从十万份变成了八万份。

    渝学报的销量反而从不足四百万份,提高到了五百多万份。

    “两份同样的报纸,为何销量会相差如此巨大呢?”

    李贤一脸的不解。

    王正叹了口气,问道:“殿下觉得论语有趣一些,还是志怪小说有趣一些?”

    李贤沉吟了一下说道:“有趣自然是志怪小说有趣一些,也只是有趣而已,毕竟多看无益,而论语却是可以反复琢磨推敲研读的圣人之言。”

    王正点了点头,笑道:“是啊,儒家经典和道家典籍,包括佛家经卷,哪怕是我渝学的百科全书和数学高级篇章,这些都是可以反复研读的好书。

    可是殿下可曾看见有谁会拿着这些经典反复研读,手不释卷了吗?

    没有的,哪怕是真正的大儒依然会看一些志怪小说之类的杂书,更别说普通百姓在忙碌了一天之后,更不可能拿着那些诲人不倦的经典了。

    殿下知道为什么了吗?难道是那些百姓不知道那些经典里面有大道理,能从里面获益匪浅吗?”

    “是啊,这是为什么呢?”李贤很是不解。

    王正笑着解释道:“因为时间也是一种成本,百姓因为在忙碌一天的生计,所以他们的空闲时间不但稀少,还很是零散。

    在这么零散而有限的时间里面,他们需要的是简单易懂直白一点的文字里面感受到快乐,这样可以让他们放松身心,如果再加上一点有用的知识那就更好不过了。

    而不是在劳累了一天之后,还要花心思去琢磨报纸上面那些文字到底是什么意思,那样也太难为他们了一些。

    殿下是不是已经忘记了你们办报纸的初衷了?”

    李贤沉吟了一下,说道:“贤并没有忘记,先生让我们办报纸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让百姓知道国朝的政令,引导百姓的舆论。”

    王正点了点头,笑道:“哪怕有渝州学子的游学天下,现在大唐的百姓依然还有许多目不识丁啊。

    对于这些百姓别说买儒家的报纸,哪怕有人拿着儒家的报纸在他们面前读给他们听,他们都不一定知道是什么意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