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少年任事
    一大片缓坡背靠大山,侧面一条小溪缓缓流下,李四拿着一把柴刀左劈右砍,好一会儿才开出一条上去的小道。

    等护卫把荆棘清理之后,李显和王平安才顺着小道来到了坡顶上,李显举目远望了一下,笑道:“这地方视线倒是不错,可以把临源县城尽收眼底。”

    高在任赔笑道:“殿下喜欢就好,这地方全是红沙岩,面上就一点浮土,除了长荆棘外,也没办法种植东西,正好给陛下建房子。”

    红沙岩介于泥土和石头之间,说它是泥土吧,它成块状,说它是石头吧,它又很容易崩解。

    王平安踢了踢脚下的红沙岩颗粒,笑道:“其实这种地方也是可以种植庄稼的,就是第一次开荒的时候得多费点力气,要是不嫌麻烦,在地上打一些坑,种树都没有问题。”

    李显似笑非笑的看向了高在任,高在任立马解释道:“以前倒是确实有渝州一系的学子,开荒种植过小麦蔬菜等庄稼,确实也有收成。

    后来又有商人向渝州学子买地,然后种植甘蔗,结果种植出来的甘蔗居然是咸口的,连送到糖厂去压榨红糖产量都要低两三成,没两年这里就又废弃了。

    毕竟在这边种地,还是甘蔗比较挣钱,粮食、菜蔬什么的,少点还行,数量一多可卖不上价钱。”

    李显诧异的问道:“甘蔗还有咸口的?”

    王平安点了点头,解释道:“甘蔗挑地,可不是什么土地种甘蔗都有那么甜,不单单是甘蔗,就是寒瓜有些地方种植出来也没那么甜。”

    李四在一边说道:“以前听主家说好像土地要分酸碱,肥料上面也有问题,比如老墙泥那么肥,种出来的甘蔗也会变咸口。”

    李显感叹道:“想不到种地还有这么些门道?”

    “那门道可多了。”

    王平安笑道:“渝州农家可是和百工并驾齐驱的一个大分类,之所以没有如医馆、道馆这样单独分院,不过是因为被儒家的士农工商所累罢了,其实每年划拨给他们的资金并不比医馆、道馆少。”

    “农为国之本,确实应该多划拨一点资金给他们。”

    李显点了点头,接着说道:“这地方既然能种菜,那咱们以后也可以开一点菜地出来,不但能节约一点钱,还省事方便一些,起码可以少去县城采买几趟。”

    王平安看了看四周环境,赞同道:“也可以种一点果树,临源县的气候已经可以种植南方的所有水果了,旁边有一条小溪,正好不会缺水,在背后山上选址修建大水库之后,就可以借用水力了。”

    李显皱眉问道:“借用水力干嘛?难道你还想在这里造纸吗?那味道可不好闻。”

    王平安摇了摇头,笑道:“自然不需要在这里造纸,可是报纸总要在这里印制的,那就需要许多人手,人一旦多了,磨坊总是需要的,而且还可以借用水力挽衣嘛。”

    “这倒也是。”李显点了点头,再次打量了一番四周的地形后,笑道:“走吧,先回去了,明天咱们再过来好好规划一下。”

    进城后,一些人在高在任安排的地方好好休息了一晚,接下来几天李显和王平安合伙把地方给规划了出来。

    随后两人把事情全部交给了张三李四,坐上了去岭南的船只,打算去看看王镇和吴优,顺便看看香港那边发展的怎么样了。

    从灵渠顺水而下,不过两天多时间,李显和王平安就到达了宝安城。

    到大总管府之后,才知道王镇和吴优去了南海,房沼留下坐镇大总管府,张沟则在香港那边。

    “先生其实不想出去的,奈何师娘想要出去啊,我一个人留守大总管府,每天累个半死都忙不过来,我感觉自己承受了不该在这个年纪承受的重担。”

    看着房沼瘫在沙发上,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王平安忍不住好笑。

    “你大师伯当年八岁多就开始独自管理农庄,十一岁回到皇庄,就开始处理各种政务,十二岁的时候,你师祖就放手让他独自处理了。”

    三个小少年年纪差不多,可是王平安和李显却是房沼的长辈,李显在血脉上算起来还是房沼的表叔,亲的。

    “平安说得对,咱们渝州一系少年任事是有传统的,你师祖十六岁初到渝州就打开了局面,那时候他老人家身边可是虎狼环视,自己身边又势单力薄,想想是多么的不容易?

    你先生他们那一代人,也是十二三岁就开始游学天下,十五六岁就已经桃李成蹊了。

    到了你这一代,自然应该更早一些,毕竟一代更比一代的条件好嘛。

    你师祖曾经说过,人生就像一锅菜,火烧得越旺,锅里面的压力就会越大,那锅菜自然就会熟的快一些,人的压力大了,同样也会成熟的快一些。

    你师祖他老人家的目标可是大海和星辰,咱们这些徒子徒孙如果不努力一点,大海倒是可期,星辰就别指望了。”

    房沼看着同样瘫在沙发上的两人,不满的说道:“你们也就是说得轻松,每天光是签发的公文就上百了,这压力那是那么好承受的?

    要知道每一份公文可都是关系到许许多多百姓的生活啊,要是稍微出一点岔子,先生回来之后,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交代。”

    李显笑了笑,说道:“哪有什么那么多岔子给你出?咱们渝州一系有那么多的政务案例,现在发生的事情基本上都是有例可循的,照着做基本上就没有错。

    而且,每份公文在文书处基本上就有了决断,你按着人家的建议来就是了,现在有你先生给你顶着,正是你适应政务的好时候,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

    渝州并不缺少人才,王镇他们这些大总管身边都有一个文书处帮着处理政务,其智能和吴优的幕僚团差不多,只是规模没有吴优的幕僚团庞大而已。

    “先不说这些,赶紧好酒好菜给孤传上来,等吃饱喝足了,孤还得去香港看看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