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喝酒
    到了宝安,美食自然是各种海鲜了。

    李显、王平安和房沼一人拿着一把小金锤,不停的对着手臂长的大龙虾敲敲打打,一会儿又换成大螃蟹。

    李显喝了一口黄酒把嘴里的龙虾肉送了下去之后,看了看盘子里面的龙虾说道:“好像没有南海那边的个头大,房沼,你是不是在敷衍你师叔?”

    房沼翻了翻白眼,拿过纸巾擦了擦嘴,说道:“这就是南海龙虾,还是最大只的那种了,没办法啊,越是捕捞越是小只,现在先生已经准备下限捕令了。”

    王平安挑了挑眉问道:“不至于吧?”

    房沼解释道:“也不是全面限捕,就是规定种类,规定时间限捕而已,主要针对各种海鲜的繁殖季节限捕,像鲸鱼、鲨鱼这些不在限捕之列,毕竟它们的胃口实在太大了,等于是在和咱们抢东西吃,自然越少越好。”

    王平安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倒也行,大海现在是咱们大唐的牧场,想要长久的利用下去,确实应该及早做准备,要是等到海产明显下降之后,再回头来治理,确实有些显晚了一些。”

    李显举了举杯向两人示意了一下,说道:“不说那些,先喝酒,孤现在算是得了自由了,得好好喝一顿才行,也试试畅饮的感觉如何?”

    王平安呡了一口。

    房沼也只是小小的喝了一口,诧异的问道:“殿下难道还没有畅饮过吗?”

    王平安笑了笑,率先说道:“我也从来没有畅饮过。”

    “嘿嘿,皇宫规矩多,以前年纪小没有机会,这两年先生回朝后,更是讲究浅尝辄止,孤确实从来没有喝醉过,最多也就是有一点点晕乎。”

    听完两人的话,房沼想了想说道:“其实有点晕乎就差不多了,喝醉的滋味并不好受,我曾经喝醉过一次,后来就再也没喝那么多了。”

    “那孤也得先醉一次才行。”李显说完,使劲喝了一大口黄酒,接着嚷嚷道:“这个不过瘾,弄点高度清酒来试试。”

    李显也就是咋乎的厉害,等房沼把高度清酒拿上来之后,李显二两没喝完就滑到桌子下面去了。

    房沼想出去找人进来伺候李显,被王平安给拦了下来,“此事不宜让别人知道,免得传到陛下和你师祖耳朵里面去了。”

    “那咋整?”

    “咱们两个把他抬到沙发上去就行了,嗯,另外在备一点茶水候着就行。”

    两人合伙把李显抬到沙发上去躺着,然后两人也没有出去,房沼从沙发下面拿几张布毯子出来,直接就在房间里休息了。

    第二天,李显最先起来,在沙发上活动了一下身体后,起身去打开了窗户。

    听见响动,王平安和房沼也相继醒了过来。

    李显回头对两人笑道:“哈哈,这喝醉了酒也不像你们说的那么难受嘛,孤现在就感觉神清气爽得很。”

    王平安坐在沙发上沉吟了一下,笑道:“那就是喝得刚刚好了,而且还得是心情好才行,我曾经见过越喝越愁的,喝醉了之后话多得不得了,有句俗话叫做喝酒话遭殃,就是这么来的。”

    李显挑了挑眉问道:“孤怎么没有听说过,这是哪里来的俗话?”

    房沼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说道:“应该是咱们渝州一系的俗话,以前我也没有听说过,前段时间倒是听先生说过一次。

    殿下以后还是少喝点酒吧,说话多点还没事,要是一不小心过量,喝吐了那就有的受了,对身体不好。

    你们今天怎么安排?

    先说话啊,我可没有时间陪着你们啊,大总管府可离不开人,最多只能派人给你们使唤一下。”

    李显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你陪着,你忙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咱们今天准备去香港那边看看,不过你倒是可以先派个人去通知张沟一声,免得等咱们过去之后不凑巧。”

    房沼起身说道:“昨天就已经派人过去知会过师弟了,你们随时过去应该都能找得到他,放心吧,对了,你们想要什么早点?”

    房沼走到门口打开门呼喝了几声,立马就有人进来收拾昨晚的残羹冷炙。

    李显一边向外走去,一边说道:“有什么都上一点上来吧,反正岭南早点份量小,多一些也没事,吃不完还可以给仆从吃嘛。”

    随后三人各自回房梳洗更衣,过了一会回来之后,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早点。

    李显一口一个蟹肉小包,点头道:“渝州包子,在岭南被三师兄玩出了新花样,各种海鲜小包子,真是别具风味。”

    房沼把小蒸笼给李显推过去了一些,“嘿嘿,殿下喜欢就多吃些,回到灵渠可就没有这么新鲜的海鲜吃了。”

    吃过早饭,房沼给两人准备马车,李显见今天风和日丽,要求道:“安排敞篷的马车吧,正好看看宝安城。”

    坐在马车上,李显摸了摸身下的棉垫感叹道:“宝安城的水泥路比长安城的石板路确实要好一些,坐在马车上面都没有那么颠簸,也不知道还要多久道馆才能把弹簧给弄好。”

    “弄点样品容易,想要大批量制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主要是陛下把秘法抓得紧,要是把秘法扩散出去,让商人看见有利可图,大家一起专研,应该会快许多。”

    李显笑了笑,并不接话,这是先生和父皇的分歧,李显并不适合多言。

    先生是圣人,所以着眼于万世和天下所有百姓,父皇是皇帝,更多看重于李唐江山,在李显看来都没有错,立场不同而已。

    宝安县的变化并不大,依然还是那么繁华,城外倒是又扩张出去了百十丈,这个速度证明宝安县也差不多到了瓶颈,发展变慢了下来。

    一个时辰后,两人在禁军的护卫下接近了香港。

    看着林立的砖房和繁忙的工地,李显嘴角流露出了笑意,“此地离码头还有五里路,却已经开始动工建房,看来咱们那五千万应该能收回来小半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