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三百章 宫船
    “先生安好。”

    “太子殿下安好,坐吧。”

    王正看着坐在对面愁眉苦脸的李贤,心里不免有些好笑。

    谁让你一天天的和自己父皇、母后唱反调?

    让他们觉得你长大了,心里躁动了起来,给你指个婚,好让你发泄一下多余的精力。

    “婚姻乃大喜之事,殿下为何愁眉苦脸啊?”

    “先生就别打趣弟子了,弟子才虚岁十六,此时成婚未免太早了一些,而且太子妃房氏今年才虚岁十四,按先生的推崇的婚配年龄,更是过早了许多。”

    王正沉吟了一下,问道:“那殿下的意思为何?”

    “弟子想缓两年再成婚,还请先生帮忙向父皇、母后说项一二。”

    李贤一脸的哀求之色,王正想了想,最后同意了下来,不过也不敢保证。

    “行吧,那我就去找陛下和娘娘说说看,成与不成可不敢保证啊。”

    李贤起身作揖道谢:“多谢先生了,先生祭祖刚回,旅途劳顿,贤就不打扰先生歇息了。

    弟子告退。”

    李贤分别向王正和罗小妹行了一礼后离开。

    罗小妹目送李贤离开后,沉吟了一下,对王正说道:“太子的事情,阿哥插手其中是不是不太好?”

    王正想了想,点头道:“确实不太好,不过有些事情,该说一下,还是得说,放心吧,我会掌握分寸的。”

    第二天,王正在库房里面翻拣了一下,找出两盒渝州刚送来的茶叶,拿着向皇宫里面走去。

    大管事府到皇宫可以保证绝对的安全,毕竟道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李治是绝对不允许人染指的,哪怕是王正现在要进入道馆内部,都需要李治的同意。

    王正提着茶叶,杵着木仗,也没要人陪同,就这么溜达着到了大安宫,然后准备乘坐宫船直接到了大明宫。

    长安有八水环绕,自从王正大量借用水力之后,李治也在各宫殿之间开通大量的运河相连。

    一来可以借用水力舂米、挽衣这些可以节约大量人力,二来城外的许多东西进入各宫殿也方便许多,最主要的就是各种金银财物,大明宫可是积攒了不少。

    划船的是个老内侍,看见王正顿时整张脸都挤在了一起,王正笑骂道:“差不多就行了,本来长得就不咋样,笑成个包子脸,就更是看不成了。”

    “嘿嘿,老奴不是想着讨好一下大管事吗?”

    王正一边上船,一边摆手道:“免了吧,你们现在的日子过得应该不错了,用不着讨好我,我能做的也都做了,剩下的我也管不着,与其讨好我,不如想着怎么讨好掖庭局门口那老东西。”

    “您这是要去见陛下吗?”

    老内侍先问了王正的目的地,见王正点头后,才撑着竹篙笑道:“那边的老叔自然得讨好,不过老叔听二先生的,二先生又听您的,所以啊,您这边更是需要讨好。

    万一以后老奴有点什么事儿了,您听见个响动,随口一句话,不是就比老奴跑断腿都强啊。”

    “呵呵。”

    王正笑着摇了摇头,心里感叹,这些家伙常年在宫禁中察言观色,倒是一个个的都变成了人精。

    “再说啊,老奴们现在有好日子过,还不是您的功劳,老奴讨好您啊,那是应当应份的。”

    “行吧,那我就坦然受着你的讨好了,不过以后笑得矜持些,免得我看着难受。”

    老内侍把船撑入了直道后,抬手摸了摸老脸,笑道:“老奴也没那么丑吧?咱们这些能被选出来见人的,长相应该都是对得起所见之人的,不然这份差事可轮不到老奴,那些长得丑的,基本上见不着贵人。”

    这倒说的也是,大唐不但对官吏的长相有要求,对这些内侍的长相同样有要求,你要是长得不行,那就真只能在各个院子里面一直待着做事了。

    “关键是谄媚之色这个词,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看的样子啊。”

    听见王正这么说,老内侍想了想,点头道:“您说得对,看来老奴以后确实应该笑得矜持一些才是。”

    船行很快,大安宫离大明宫本也不远,没几下宫船就到了地方,王正杵着木仗上岸后,回头笑道:“确实没那么不堪,我就是开个玩笑,你别在意。”

    老内侍大方的摆了摆手,乐呵呵的说道:“老奴知道,也就是您才会对老奴这种人说几句玩笑话了,老奴荣幸呐。”

    王正点了点头,提着茶叶转身朝前走去,接近宫门之后,有禁军领队迎了过来,对王正抱拳行礼道:“陛下知道大管事过来,已经在花苑中备好茶点等候,大管事随我下官来吧。”

    整个皇宫,乃至长安城都在玄武卫的监控之下,大明宫更是被掌控的滴水不漏。

    一般大臣都知道,自己过来要是没有直接被召见,基本上也就见不到李治了,之后的通传等候,只不过是礼仪套路而已,那是做给李治看得的,算是对帝王的尊重与讨好而已。

    一个很小的花苑,醉的两百平米,和王正的院子差不多大,所不同之处在于,王正为了方便有在院子里面有种菜,而李治的这个小花苑则全是花草树木,虽然小巧,却非常精致。

    中间一种石桌却空着,旁边一张木矮几上面摆满了茶点,李治坐在矮几旁边的摇椅上闭目养神,太阳照在李治脸上,完全看不出像是有病之人。

    王正也不敢肯定李治是否就真的病了,还是说从一开始就在装病,毕竟帝王之心最是难以测度啊。

    王正作揖行礼道:“臣,见过陛下了,陛下安好。”

    李治睁开眼看着王正笑了笑,指着对着的锦凳说道:“大管事毋须多了,随意坐吧,朕倒是有好些日子不曾与大管事好好聊聊了。”

    “谢陛下。”

    王正把茶叶放在矮几上,扶着木仗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后笑道:“陛下的茶叶倒是可口,比臣带来的还要好一些。”

    “那不一样,朕的茶是花钱买来的,大管事的茶,可是弟子孝敬的,差着意思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