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从经营皇家农庄开始 > 第三百零三章 礼物
    王正的话,李贤多少还是会听一些,第二天就去给武则天请安了,还带着一些礼物,母子关系多少缓和了一些,武则天也同意李贤的成婚日期可以缓缓,不过订婚却事不宜迟。

    武则天的理由是,就算按照你们渝州一系的规矩,李贤这个年纪也应该订婚了,之后房氏小娘子有理由可以来宫中走动一二,加深大家对她的了解,她也可以了解一下各种规矩。

    对于订婚,李贤倒不怎么抗拒,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大安宫,道馆外面。

    王正亲自分别把四个大弹簧套在一个车架的套筒上面,然后和李诚抬起一把木椅子,把四根木柱对准了弹簧放下去,再卡在车架的套筒里面。

    随后,王正拍了拍木椅子,坐上去挪动了几下,发现只有些微沉降的感觉,满意的点了点头后对李诚说道:“来,推着我转悠一圈,试试感觉怎么样?”

    大安宫是石板路面,走在上面自然无所谓,行车却有些颠簸,不过安装了四个减震弹簧之后,立马感觉好了许多。

    “行了,停下吧,你推着可感觉生涩?”

    李诚摇了摇头,笑道:“很顺畅,先生感觉如何?”

    “很平稳。”

    王正笑道:“把棉垫拿过来铺上吧,这样应该差不多可以了,如果陛下不满意,完全可以让匠人精益求情的再做一个嘛,咱们心意尽到就行。”

    厚厚的棉垫放上去之后,王正又试了一下,发现已经足够好了,于是让李诚推着轮椅与自己一起去大明宫。

    还是那个小花苑,不过今天武则天也在,旁边还有李贤和一个女子坐着,李旦牵着老虎转悠,太平正乐呵呵的坐在老虎背上,小家伙李弘正在武则天怀里呼呼大睡。

    “陛下安好、娘娘安好,太子殿下!”

    “拜见父皇、母后、太子殿下,王爷安好,公主安好。”

    “见过先生。”

    “皇姐夫。”

    “房玉见过先生,见过皇姐夫。”

    房玉,王正打量了一下这个陌生女子,这应该就是李贤的订婚对象了,日子还得过几天,王正这也是第一次见,不过既然称呼李诚为皇姐夫了,看来李治和武则天算是认同她了。

    嗯,挺灵巧的一个姑娘。

    分别见礼之后,李治看了看李诚推着的轮椅,笑道:“大管事这是特意给朕准备的吗?”

    “哈哈,陛下圣明,试试如何?”

    面对王正的邀请,李治略微沉吟了一下,点头道:“那就试试,大管事带来的东西,想必不差的。”

    在李贤和李诚的搀扶下,李治坐上了轮椅,李贤亲自推着他转悠了一圈。

    “大管事有心了,这种椅车确实便利,不知可有名字?”

    “原本没有,不过陛下金口一开就有了。”

    李治一愣,接着笑道:“哈哈,大管事倒是会取巧,椅车,这么叫着倒也确实顺口。”

    “陛下喜欢就好,那臣求个赏赐如何?”

    李治又是一愣,笑道:“这倒是少见,大管事所求不多,需要什么尽管说来。”

    “臣倒是没什么需要的,不过刚刚玉儿叫臣一声先生,臣自当有所表示,可臣又身无长物,陛下帮臣出点好东西吧。”

    武则天在一边打趣道:“大管事怎能说自己身无长物呢?本宫看你手中那根木仗就很不错,想必玉儿也不会嫌弃才是。”

    提到木仗,李诚微微变色,李治似笑非笑,李贤眼中有一丝渴望,房玉不明所以,“房玉自然不嫌弃,不不不,不对,房玉不能要先生的木仗。”

    王正笑了笑,说道:“木仗得还等等再看,这个赏赐,还是陛下先帮臣出了吧。”

    渝州路滑,王正刚到渝州之时极不适应,于是时时杵着一支竹杖行路,做摇椅之时,王正特意蒸了一支竹杖出来,然后又上了桐油,倒是一用好些年都没坏。

    王正在青海的时候,渝州一系入朝失败,于是出走四大边荒之地,王正派吴毅回去主持此事,怕他不能服众,于是把随身的竹杖交给了他。

    此后王正又做了一支木仗。

    虽然王正没有明言过什么,可是手中木仗默认代表渝州一系的权柄,如果赐给房玉,就等于赐给了李贤,作为王正的入室弟子之一,李贤得到木仗自然也就会得到渝州一系的顶力支持。

    上官仪他们自然乐见其成,武则天却只是一种试探而已。

    听见王正的拒绝,李贤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武则天不置可否。

    李治笑了笑,说道:“些许赏赐而已,大管事既然开口了,朕给重一点就是了,不值当费心,大管事和诚儿坐下叙话吧。”

    “谢父皇。”

    “谢父皇。”

    李诚道谢后,才正襟危坐了下来,王正倒是随意了许多。

    第二声道谢是房玉说的,李治摇了摇头,笑道:“谢谢你家先生吧,这可是他给你求来的赏赐。”

    “谢谢先生。”

    房玉道谢的之后,赶紧给王正奉茶,同时也给李诚倒了一杯。

    王正一饮而尽。

    武则天在一边笑道:“你这个先生见面礼就这么忽悠过去了,可是等到两个小家伙的订婚礼,却得好好准备点好东西才行,可别再用身无长物推脱了。”

    王正摊了摊手,有些无奈的说道:“臣确实身无长物,不过脑子里倒是还有点东西,到时候给他们一点秘法吧。”

    李治感兴趣的说道:“那可得给点好一些的秘法,毕竟东宫用度颇大,秘法价值大些,玉儿以后也能轻松一点。”

    所谓一家一计,钱这种东西谁都需要,东宫那么多属官、内侍、宫娥需要养活,钱财宽裕一点,确实好操持许多,时时给点赏赐,别人办事也更卖力气一些不是?

    单单靠国朝划拨的那些钱粮,用度起来可没那么顺手。

    王正点头笑道:“陛下放心,只是东宫用度,臣的秘法还是你支应过来的。”

    “哈哈,这个朕倒是相信,毕竟大管事现在可是新一代的财神,百姓已经有人给大管事立牌位了。”

    “不过是凡夫俗子求心安而已,求神不如求人,而求人又不如求己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