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家有福娃渣爹种田吗 > 第17章 你真是我娘
    花致远一向最是孝顺,若是往常花老太太如此说,花致远便会心怀愧疚,母子相依为命,熬着苦日子都要让他读书,却不是为了让他种田。

    然而今日花致远却铁了心想让花老太太将银子拿出来。

    他是孝顺,但也是一家的顶梁柱,如此辛苦劳作可不是为了别人做嫁衣,辛劳几年,赚下的银两为了谁?还不是想要家中日子好过,儿女将来也能风风光光地成亲?

    突然告诉他赚的银子都给了旁人?他接受不了。

    不说他原本就不是多大方的人,也没有足够的财力支持他去大方。

    “儿子考了多年也未中举,再考下去一家人生计都要发愁了,如今种田虽未大富大贵,却也吃喝不愁,如此生活倒也安乐知足,娘就给儿子拿六两银子,眼看秋收在即,买回耕牛儿子收田也能省些力气。”

    见儿子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带着坚定和了然,花老太太明白,花致远定是知晓她将银钱都借给娘家,今日不过就是试探,干脆道:“银子娘眼下拿不出,你德安表弟去年中了童生,过几日要去考秀才,银子借他做了盘缠以及上下打点一些。你此时就是要我的命,我也拿不出来。”

    “都借了?”花致远的心又凉了几分,虽早就知他这个娘对银钱不在意,却万没想到她会如此糊涂。

    刘家人的品性花致远早便看透,早在当年他爹因病过世,花光家中积蓄,母子俩饥一顿饱一顿时,刘家人便言明,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花家与刘家早就没有瓜葛。

    而那些银子,说是借,怕这辈子都等不到他们还的一日。

    更何况,张嘴闭嘴就是把锦乐坊挂在嘴边儿上的人,品行又能有多好?怕是那些银子也都花在这上头了吧?

    “也没都借,你上次拿回来卖麦子的还在。”花老太太将头扭向一边,不敢与花致远对视。

    她也不是不后悔,每次刘家人一来,她也打定主意不借,可被刘德安几句好话一说,诰命在那一诱,也就忘了之前打定的主意。

    等钱被借走后她也后悔,但想着待刘德安得中了,定会加倍还回,心里还有一丝安慰。

    如今被儿子追要买牛钱,她拿不出来心里也是真急了,只怪她之前太过糊涂,就是那卖麦子的三两银子,还是今儿闹了一出,她恼了刘家才没给,不然怕也是不在了。

    花致远眼圈就红了,拳头捏了又捏,深吸几口气,最后重重吐出,“娘,你真是我亲娘!”

    说完,转身出屋,扛了把尖镐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这一晚,花致远一夜未归。

    这一晚,花老太太一宿未睡。

    章琴本来还忐忑地想再看看,可喂了小儿吃饱后,也迷迷糊糊地睡下了,倒是个心大的。

    天未亮,好田村的村民便都起了床。

    因为穷,溪江镇这一片儿人口不算多,但土地却不少,尤其是好田村还是溪江镇这边的大村。

    这些年陆续开荒,家家都有大把土地,日子也越过越好。

    可地多了,活也就多了,每到农忙时节,村里人便是起早贪黑地忙。

    虽累,想到收成心里更甜。

    很多人家都在谈论秋收后就修缮房屋,今年冬儿要过个暖年。

    相比之下,花家真是相当于水深火热了。

    花盼盼一早起来便满村子地找人,花致远这人,心虽不窄,可心思沉,倒不怕他想不开,可毕竟这么大人就这么一夜不归,谁也不知去了哪里,真出个意外也不好说。

    章琴坐着月子,弟弟妹妹们都小,花老太太一早就在院子里哭天抹泪,闹得四邻不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