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花致远是村里唯一的秀才,好田村上百年也没出过几个读书人,而花致远做了秀才后又在村里开了书塾,平日里虽家家都不指望养出个秀才,但同他学了总能识些字,会算些账,也免得在外被人糊弄了。

    所以不论花致远是不是考了多年也没考中举人,或是说如今也弃文种田了,花致远身为读书人,在村子里还是有些威望。

    刘家带着人抬着刘德安进村时就已经有人瞧见了,飞奔着去了村长家报信。

    “啥?跑到咱们好田村欺负人?还欺负的秀才家?真是给他们脸了!走!打架去!”

    好田村穷,正因为穷,光脚不怕穿鞋的,村子里民风彪悍,村长栾福兴更是长得五大三粗,年轻时也是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如今岁数大了,脾气也没见收敛,倒是从前敢惹他的年纪也大了,掂量掂量打不过,见了他都绕着走。

    一听村里唯一的秀才家被外面的人欺负上门,这不是打他这个当村长的脸吗?

    于是便带着儿子孙子们赶过来,路上又招呼了不少人,半个好田村的人声势浩大地赶过来给花家撑腰,至于讲理不讲理,先把人吓怕了再说。

    刘家人原本还在门外大声嚷嚷着让花老太太出去给个说法,可突然瞧着一群人吆喝着朝这边过来,手里还都各拿家伙,有锹有镐有棍棒,当时刘家人便怂了。

    他们敢来花家耀武扬威,也无非是欺花家就花致远这么一个顶梁柱,他们一家人就是吓,也要把人吓唬住了。

    可谁能想到他们还没把门喊开,好田村的人就赶过来,看这架式,今儿他们不好好说话,一顿打是少不了。

    而他们是到别人的村子惹事,就是挨了打,只要不出人命,打也是白挨。

    其实刘家人硬说刘德安是花致远打的,也无非是见今日花老太太登门讨要银子,他们凭本事借来的银子凭什么要还回去?

    刚好花老太太又无意中说起花致远因银子一事与她怄气一宿未归,刘德安头天晚上又被人在外面打伤。

    当时夜黑风高,刘德安又喝了酒,被人堵在巷子里蒙着脑袋打了一顿,最后也没看到打他的是谁。

    但既然花老太太来讨银子,多半是合计过味儿,往后想从她手里抠一文钱怕都难,虽然可惜了这门无本的好买卖,刘家倒也不怕撕破脸。

    若花致远说不清楚他昨晚去了哪儿,再把刘德安挨打这件事赖在他头上,没准还能讹上一些。

    花老太太被刘家人一通挤兑,她不相信自家儿子会打人,可花致远一宿未归,刘德安就挨了打,这件事怎么看花致远都说不清楚。

    听刘家人口口声声说要去县里的衙门告花致远,最好让大老爷把他秀才的功名给革了,花老太太便怕了。

    她年轻时就泼辣,自然也是在娘家多年熏陶出来的,但比起不要脸,她比起刘家人还差些,毕竟她的顾虑多,儿子虽考上秀才后就没再出息一步,可秀才是那么好考的?

    那也是功名!不能因为一个泼辣娘就坏了名声。

    觉得是自己登门才给花致远惹来的麻烦,又有这样一家亲戚,让她很丢人,而她却相信这家亲戚,更觉着没脸。

    花老太太前脚出了刘家门,刘家人就把被打得在床上哼哼唧唧的刘德安用木板抬上,今日若不能借机讹花家点银子,不但从前的银子不好赖掉,还要自家出刘德安的医药钱,怎么想不占到便宜都是亏。

    进村后一路打听着花致远昨晚确实没在家,花盼盼起早就寻了一圈,刘家人更是认定打刘德安的人就是花致远,哪怕不是,他们也要给做实了才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