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一趟下来,待父女俩从镇上出来时,花致远推的平板车上又满满当当的,除了买的几大块肉,还有几块用纸包着的花布,一块粉,一块紫,粉色是给两个闺女的,紫色则是给章琴的。

    至于两个儿子,小的出生之前就做了几件,还有他哥穿小的都能穿,这时候的孩子长得快,做太多衣服不划算,而花睿不缺衣服,做奶奶的疼他,之前就没少给他做,不像两个闺女,娘做不得主,爹又总操心田地里和书塾里的事儿,奶奶又不想着她们。

    花盼盼倒不在意这些穿着,再好的花布在她看来都是土里土气的,章琴缝出来的衣服又都是那种直上直下,完全看不出款式,反正怎么穿都是土,没必要浪费这些钱,还不如扯块棉布,做一身舒服的里衣呢。

    但乡下人,有钱宁可花在面子上,也不愿意在衣服下面做文章,很多人里衣都是旧衣实在破的不能穿在外面了,才改成里衣,常常有人天热时脱了外衣,就看到里面补丁摞着补丁的,花老太太虽不至于让她穿补丁摞着补丁的,但她的里衣也都是破衣服改的,有的穿就不错,至于健不健康真没那么多讲究。

    回到家时天色已有些擦黑,村子里的人都忙了一天往家赶,见到花致远推着车回来纷纷打过招呼,错身过去后都摇头。

    花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村子里的人哪有不知道的,虽然不晓得花老太太被刘家人哄去多少银子,但想来也不会少。

    偏花家没了银子,不但不会被刘家感激,没准还要被笑傻,这回花家吃了个大亏,章琴都被气得没了奶水,日子不知要多难过,不然花致远也不会一早起来就推着车出去卖粮了。

    想到花老太太做的这些事儿,所有人都要叹上一声,再来一句:造孽哦!

    快到家门口时,见花喜喜和花睿坐在门槛上朝这边张望,看到花致远和花盼盼回来,两个娃起身就跑过来,抱着花致远的大腿叫饿。

    “奶奶没做饭吗?”

    花喜喜扁着小嘴要哭,花睿却摇头,“做了,吃饱了一会儿又饿了。”

    花致远瞧了瞧天色,按说也是刚吃过饭不久,怎么也不至于又饿了,这是做的什么饭?这么不抗饿?

    将车上的东西都搬到院子里,让花盼盼带着妹妹,拿着花布一类的去给章琴看,花致远直接去了灶房。

    灶台上还带着余温,花致远掀开锅盖看到里面的一大锅粥,稀汤寡水的,几乎能数清汤底下的米粒了,花致远眉头拧了拧,又松开了,他虽卖了家中大半的陈米,可也留下一百多斤磨好的米,吃到新米晒好不是问题,至于一家人喝这米汤水?

    这个娘真是不用再奢望了,说是不作了,可又开始整事儿了。

    将锅里的粥水舀到桶里,花致远重新淘了些米,又烧了火开始煮饭,这一回他打算弄些干饭,孩子们这几日子都苦着了,尤其是花盼盼和花喜喜,今儿一路上他问了不少,这两个闺女一年到头,别说是肉,就是干的都吃不到几口,除了是花老太太重男轻女,还有就是他这个做爹的忽略了她们,往后都要给她们好好补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