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几日后,阳光晒得正好,花家也要开始收稻子了,花家的田地多,秋收时节只靠花致远一个人也忙不过来,便雇了两个同村家中收完稻子的来帮忙。

    花盼盼一早就在头上系了个头巾,手里拿了把小镰刀要和花致远一同出门。

    花致远拦道:“你跟着出去做什么?不怕晒坏了你。”

    花盼盼摇头,“盼盼不怕,盼盼去帮着爹干活,赚了钱给弟弟妹妹们买好吃的。”

    “你就别跟着去添乱了,午时做些饭送去地里就好。”

    花致远把人推回院子,推着车就走。

    花盼盼站在门前望了又望,直到花致远走远才将头上的头巾摘下来,她去地里也帮不上什么忙,还不如在家里帮着章琴照看弟弟妹妹。

    这几日花老太太虽然不作了,却也是万事不管,煮的粥都能当镜子照了,平日倒也还好,今日秋收,不吃些干的哪来的力气?

    花盼盼抬头望天,离午时还早,午饭不急着做。

    家里的鸡也吃完了,肉也吃完了,章琴的奶水虽还是不如从前,到底每天也能有一些,看来这汤还是不能停。

    可总喝鸡汤也不成,花盼盼就想趁着今日天儿好,去河里捉几条鱼回来给章琴炖鱼汤喝,炖的奶白奶白的鱼汤最下奶了。

    好田村的那条河,在村口那边很深,在山脚下却浅了许多,最深处也没不过花盼盼,倒也不怕溺水。

    从家里拿了个捞鱼的网和一只竹篓,花盼盼就出了门。

    这一路上也没遇到什么人,村子里的女孩子们大多都被拘在家里,男孩子们则在农忙时都跟着家里下地了帮忙了,花盼盼一路来到山脚下的小河边,也没碰上几个人。

    河水清澈,站在岸上就能看到河里的鱼游来游去,大多都是些小鱼崽子,当然,其中也不乏一些大点儿的,只大鱼很少到岸边儿来,花盼盼在河边浅水里站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大鱼,便一步步朝深些的地方走去,不知不觉,水深就没了膝盖。

    挽起的裤脚有些浸湿,花盼盼干脆不去管它,继续朝水中走了几步,眼看一条鲫鱼游到网边上,花盼盼快速抬网,网兜里就多了一条巴掌大的鲫鱼。

    花盼盼赶紧兜着鱼网往岸边跑,刚刚将鱼放到岸边摆着的鱼网里,就听前面传来‘啊’的一声痛呼,抬头看去,就见隔壁新搬来的女主的表哥,一手捂着后脑久,回头朝身后的一个小少年怒道:“你怎么砸人?”

    在他身后,个子不高的小少年又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朝韩孝武扔去,被韩孝武慌忙躲开。

    而韩惜月则是站在一旁吓得捂住了嘴巴,脚尖明显已经做出了一个要跑的姿势,硬生生停了下来,柔弱无助地哭道:“你这人怎么这样?”

    小少年也不言语,只怒目着看向韩孝武,韩孝武比少年高了一头还多,却在少年的怒目下,慢慢的就怂了,愤愤地踢飞脚下的一块石子,拉着韩惜月就走。

    少年又捡起块石头,追了几步再次朝着韩孝武的背后砸去,砸的韩孝武一个踉跄,差点趴在地上。

    可即便如此,一向脾气暴躁的韩孝武竟头也没回地走了,明显是心虚,或是有什么把柄落在小少年手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