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见姐姐和妹妹出了门,花睿想说他也知道,可他没花喜喜嘴快,被花喜喜抢了先,还有些懊恼,便也跟在姐妹俩身后去了灶房。

    灶房里冷锅冷灶,花盼盼先把灶里早上做饭剩下的灶灰扒出来,又添了些柴烧起来,这才洗米下锅。

    收拾好的鱼剁成大块,因为要炖汤给章琴下奶,也就没加盐腌,直接放到炖汤用的坛子里,放到另一个灶台上也添了火炖上,待里面的汤汁翻滚,撤了些柴火小火慢熬。

    见案板上的盆里放了块豆腐,切了一半也放到坛子里煨着。

    之后一边看着火一边听花喜喜八卦。

    “姐,今早你出门不久,娘说想喝豆腐汤,我就和哥去买豆腐,路上就见到隔壁韩家的表少爷和狗蛋儿哥在路上对骂,骂着骂着那位表少爷骂不过就动手了,别看狗蛋儿哥没他高,下手可黑着呢,愣是没让那位表少爷占了便宜。”

    “他俩为啥骂起来了?”

    本就是两个不相干的人,怎么瞧都不像能动起手的,陆卓又不是愣子,应该不会去主动招惹韩孝武才对。

    花喜喜想起来还气得慌,闻言气鼓鼓地叉起腰,“那人才坏咧,在村子里说我爹坏话,还说我爹一个落地秀才,在村子里教书就是坑人钱,从前教他的先生都是一方大儒,才学如何如何,把咱爹贬得一文不值,可气死我了。爹说过大儒都是学富五车的,咋就教出这么个比猪都蠢的?还有脸说别人坑钱。”

    花盼盼眉头一挑,“狗蛋儿哥都知道替爹不平,你们就任他诋毁咱爹?”

    “哪能呢?我当时就捡了根棍子上去抽他了。”一直插不上话的花睿得意地拍着胸膛。

    花喜喜也直点头,“有啊有啊,喜喜也冲上去了,不但喜喜和哥上去抽人了,一旁还有不少爹教的哥哥姐姐也冲上去了,敢在咱村诋毁咱爹,不打他还留着?”

    花致远在好田村教书十多年了,最初教过的孩子,家里的孩子都送过来又给花致远教了,可以说好田村二十多岁再往下的孩子都是花致远的学生,他在好田村也算是德高望重一个人,就在村子里说他坏话,不挨打才奇怪。

    这也就是农忙时候,有闲心满村子看热闹的都是小孩子,不然就算韩孝武会功夫,也双拳难敌四手,一顿好打少不了。

    “那为啥他挨了打,狗蛋儿哥还再追着他打?他是不是又说啥不中听的了?”

    “他打不过这么多人,嘴却不老实,说今日动手打他的都是咱爹的好孝子,说完人就跑了,狗蛋儿哥可能是因着这句话才追着他打吧,姐这话是啥意思啊?”

    花喜喜到底年纪小,不大明白韩孝武这句话中的意思,但花盼盼却立马明白了,这人嘴巴真是欠,话里可不就是暗讽这些孩子的娘和花致远不清不楚?虽然也可能只是嘴欠,未必有这个意思,但让人听着总会不舒服,也就难怪陆卓又追过去拿石头砸人了。

    “呵,往后在外面见着这人你们都躲着点儿走,大儒们就教出这种货色,可见学问上还不如爹呢。”

    花喜喜和花盼盼忙不迭地点头,就是花盼盼不说,他们也不想搭理韩孝武,就是韩家人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