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又过了两日,休学近一月的书塾也开课了。

    农忙时节过了,村子里也没旁的事儿,花致远便全天都教孩子们读书,上午教他们认字读文章,下午则教他们算数,拘着他们不到处乱跑,倒也让家里人省了不少心。

    这时候的文房四宝都贵,乡下人也少有舍得用的,花致远都是给每个学生准备两块涂了墨的木板,让学生用毛笔蘸水在上面书写,写完一块再写下一块,待第二块写满,第一块也便干了,省了不少纸钱墨钱。

    花致远整日整日待在村子里的书塾中,家里就只剩下章琴、花老太太和几个孩子。

    虎头还小,离不得人,每日还要挤羊奶熬奶几次,章琴就只围着虎头转,灶台上的事儿也被花盼盼接手了。

    倒是洗衣服尿片这种事儿,花致远没让花盼盼做,章琴还在月子里时,他就在村子里请了个同村的陈氏来帮着洗洗,每日十文钱,于银钱一事,花致远一向看得开,只要妻儿老小过得好,他倒不在乎花些银钱。

    倒是花老太太近来越看章琴也越不大顺心,总和来帮忙洗衣的陈氏唠叨,“如今的媳妇做得多惬意,哪像我们年轻时那会儿,洗衣做饭带孩子,哪样不得自个儿来?这倒好,啥活也不用做了,整天就围着孩子转。”

    陈氏是个四十多岁的妇人,心里明镜儿似的,为何花致远不请别人来帮忙偏要请她?还不是她不爱嚼舌根,更不论人是非,老太太说着她就听着,出了门就忘到脑后。

    可想是这样想,心里却很不以为然,她也生过孩子,那时候她还有奶水,不用一天几遍儿地给孩子煮羊奶喝,不也同样围着孩子转?最多就是洗尿片洗衣服不用请人。

    从前章琴生了孩子也没这样围着孩子转,就是生花喜喜和花睿两个时不也该做事就做事?

    谁让做婆婆的不搭把手,章琴能怎样?花秀才怜惜媳妇这个月子没坐好,损了身子,花些钱请人回来做事,也好过有银子都给了白眼狼强。

    按说花老太太做了那些事儿,就该明白要好好过日子,这可倒好,如今更是个甩手掌柜,她可亲眼见着,章琴好不容易把虎头哄睡了,就去灶房吃个饭的工夫虎头就醒了,见不着人就大哭,花老太太坐在屋檐下嗑着瓜子,愣是动都没动一下,章琴刚吃了几口饭就跑回去哄娃。

    娃哄好了,饭也凉了,还要听老太太冷言冷语,章琴每次都眼里泛着泪花儿,让人心里好不怜惜。

    要说孩子刚出生那会儿章琴的奶水可是足着呢,为啥没的奶,有的人心里就没点儿数吗?

    造了孽却还在这儿叨叨,也不知哪来的脸。

    花老太太知陈氏是不爱到处说闲话的人,和她说话放心,就将心里那些怨言都说了出来。

    叨叨叨……叨叨叨……直说的嘴丫子都泛起了白沫。

    陈氏听着啧舌,放下手里洗了一半儿的尿片,“老太太,有句话我说了,估摸着你不爱听,我们那时候也是没有成天围着孩儿转的,可那也是家里有婆婆给搭把手,你这跟个佛爷似的啥事不管,让秀才媳妇怎么放手不管孩子?做人要讲良心,秀才媳妇为啥没奶?这事儿村里谁不知道?你能帮把手就帮把手,不能帮也少说几句吧。”

    就当是给自己积些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