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小巷前就有一片空地,虽不是镇中位置,来来往往的人也不多,这里除了一家卖茶水的摊子,就没旁的生意,他们的摊子若是摆在这里,地方却是足够了。

    到时把民房租下来,还得置办些桌子凳子,晚上可以都收在民房里,白天摆摊的时候再拿出来。

    果然还是闺女聪明,难怪章琴让闺女跟来,不然他这次怕是要无功而返了。

    花致远心里没有半点不如闺女聪明的郁闷,反而是满满的得意,自家闺女聪明,那不也是他教得好?说到底还是随了他。

    站在院子外面朝里望,民房比花致远想的还要大一些,虽然只是一进的院子,但院子不小,院中有井,门外有水沟,房子虽只有三小间,看起来却不破败,用来存放东西足够。

    到时把家中的小磨搬来,摊子就可以摆起来了。

    花致远又回到小巷口,向卖茶水的老太太打听去哪里找人租房子。

    老太太姓安,正是租房那家的邻居,从年轻时就在镇上摆茶水摊,有三十多年了,自然是认得花致远,花致远也知道她。

    听花致远说想要租下那处院子做吃食生意,便笑道:“花秀才想要租牛家的院子啊,往后咱们还能做邻居来着。”

    花致远也表示了欢喜,“那敢情好,往后还得安婶儿多照顾。”

    老太太笑眯眯地应了,便开始介绍起那处院子。

    那家主人姓牛,是一对年轻的夫妻,在镇子上开了一间小食铺,生意倒是红火,前阵子攒了些银子就在镇西头买了间前店后宅的铺子,因这里是镇东,镇子虽不大,却也不小,每天来来回回也麻烦,一家人就都搬了过去。

    这处院子想着往后留给孩子们也是份产业,也就不打算卖。可闲着也是闲着,就想先租出去收些租子,每月租金也才四百文,但前提是租房子的人要干净整洁,不能把院子弄得乱糟糟、脏兮兮。

    “那院子花秀才想是瞧过了,要说这周遭可算得上是最好的,价却是比铺子低许多,租下来摆摊倒是不错。若不是怕随便租了人坏了院子,一早就租出去了。旁人租牛老大还要考虑考虑,若说是花秀才租,他多半是愿意了。”

    在很多人眼中,读书人就是比庄户人整洁,花致远又是个秀才,自然更爱干净。

    “这倒不必担心,不论是租的院子还是自家院子,都是要打理的干净了才住得舒坦,这点主人家还是不必担心。”

    安老太太一说,花致远便明白,但这对他来说都不算事儿,章琴原本就是爱干净的,家里一向打理的干干净净,可以说是擦的一尘不染,租房子还真不怕被主人家嫌脏。

    姓牛那家花致远知道,说是食铺,其实就是间点心铺,生意倒是不错,夫妻二人也和善,租他家院子倒是不怕会有糟心事儿。

    安老太太闻言连笑着点头,她就是顺便帮着牛家人看看房子,话说到这份上就够了。

    朝小巷子里喊了一嗓子,“五壮!”

    不多时,一个身材高大,膀大腰圆的年轻后生从小巷里跑出来,一出来就瓮声瓮气地对安老太太道:“娘,喊我啥事?”

    “花秀才想要租你牛哥家院子,你去把你牛哥喊回来。”

    安五壮看着花致远呲着嘴笑,“好咧,往后咱们家旁边住着秀才,到外面和旁人吹牛,也能说咱是被书香薰过的了。”

    “憨货!”安老太太笑骂了句,催着他快去。

    安五壮一边跑还一边回头朝花致远笑,“秀才哥,你坐着等会儿,我去去就回。”

    花致远看着好笑,这安五壮倒是个有趣儿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