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贵!实在是太贵了!

    原本吵吵嚷嚷都想要吃第一口的人一瞬间安静下来,心里都暗骂这秀才心太黑了。有人直接道:“花秀才,你这面有点贵啊,前面阳春面才三文钱,你这就五文钱?”

    “是啊,你看看你碟子里的肉,薄的都透亮了,五六片就卖两文钱?十五两家的肉才十文钱一斤,你比他家黑多了。”

    花致远摊了摊手,看了汤锅里一眼,“阳春面的汤上面可没我这么厚的油水。”

    众人朝旁边煮得微微翻滚的汤锅里看去,上面的油水是真的厚。

    有人便一咬牙,“给我来一碗素面尝尝看。”

    花致远应了一声,先在碗里挑了一筷米线,又用大勺子盛了多半碗骨汤,上面确实是厚厚的一层油水,看的人就眼馋。

    花盼盼利落地从篮子里把各式配料拿出来,一样样加到碗里,最后还加了一小勺肉酱,再看那碗面真确实不是三文一碗的阳春面可比了。

    花盼盼要把面给客人端到桌上,被花致远拦下,自个儿给端了过去。

    他们家的面碗大,汤虽不满,但油水厚,汤水也烫,他怕大闺女烫着。

    原本还嫌贵的客人,瞧着这碗里的料,这时候也都不吵了,虽比阳春面贵了两文,可瞧着里面的配料多啊,尤其是上面的油水,让常年都不怎么能吃到油水的人看着就馋。

    再看那人吃了一口米线,眉毛微微一挑,便一口接着一口,都顾不上烫地往嘴里吃,旁边有人问好不好吃,那人也只顾着吃,点头都点得很敷衍,这是真好吃啊。

    有人不差那几文钱,便让上些素菜和肉,花盼盼便直接给端到桌边,指导着人把肉片和素菜放到汤碗里,瞧着生肉片和素菜一点点被烫熟,倒是有趣得紧。

    立时就这个一碗,那个一碗,花致远手上就没闲下来,原本嫌贵的肉片和素菜也一碟一碟地买出去。

    花盼盼不停地往碗里加配料,一边听客人说多些醋少些辣的,一边让花喜喜回去告诉章琴一声,面还要接着煮起来,肉也要继续切起来,还有煮汤用的鸡也都撕成鸡丝,一碟还能卖两文钱呢,一碟比肉片多,也比肉片受欢迎。

    这边两桶面卖完了,摊子上的小凳子都坐满了,有些人更是端着碗在一旁蹲着吃,还有人想吃却没得吃,最重要的是,之前买了五十只大碗,也没剩下几个了,都在客人手上端着呢。

    就算这时候有面,他们也没干净的碗装了。

    安老太太朝出来看热闹的安五壮道:“还傻站着呢?还不提水等着洗碗?”

    安五壮哎了声,转身跑回巷子里,提了两桶水回来时,身后跟着安三勇,手里还拿着两个小杌子,就等着碗收回来了赶紧的洗。

    米线的碗上面油水多,好吃却难洗,幸好这时候人人家中都烧柴,草木灰倒是不缺。

    这边安五壮把碗收回来放到洒了草木灰的水盆里,安三勇快速地洗一遍,放到另一只装了清水的盆里,花喜喜麻利地再洗了一遍,又放到花睿面前的盆里。

    花睿又过了一遍水后,安五壮把洗好的碗收好送回桌案上时,花致远又去把章琴刚刚煮好的米线挑了出来。

    整个上午就在这样的手忙脚乱中过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