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锅开好后,三口锅同时煮上骨汤,一口锅里放了一只鸡和一些猪骨,锅开后香味儿就飘了出来。

    看着咕嘟嘟冒着热气的大锅,章琴琢磨着之前听花盼盼说过的,里面是不是还可以加些名贵的食材,汤汁会更浓厚,可想到那些食材的价,还是打消这个念头。

    至少目前没加那些,他们的米线卖得就好,等以后生意淡了再说了吧。

    可瞧着空着的那个灶,章琴还是觉得可惜,让花致远后儿一定要把定做的那口锅取回来。

    花致远心里觉得好笑,其实他也可惜,可钱不是一天儿挣的,赚多少是多啊?

    这边高汤煮好,看时辰也差不多了,花致远开始出摊,章琴也开始烧水准备制作米线。

    这个工序看似简单,但因为在这个时代里没有人会,也算是个独门手艺,章琴对保密这件事看得很重,无论是制作高汤配料时,还是米线制作时,都是要把灶房的门锁上,再让孩子们在门口看着,绝不能让旁人进到灶间来。

    哪怕如今家里只有他们一家人也是如此,免得哪天疏忽了就被人把手艺学了去。

    虎头醒来时没看到娘,躺在床上哭了两声,正盯着灶间门和大门的花喜喜,撒腿就跑了进去,看门还有花睿,她最重要的还是看好弟弟。

    花致远的摊子还没摆好,就已经有很多人等在这里,有人在矮桌边上抢好位置坐下,有人却跑过来帮花致远忙活。

    安五壮和安三勇也早早过来帮忙,之前花致远一家在灶间忙时,他们碍于有章琴在不好进家里去帮忙,如今摆摊时他们来来回回帮着拿东西倒是无妨。

    摊子摆好,花致远见安家兄弟还跟前跟后地忙,花致远就同安老太太商量,“婶子,我看三勇兄弟身子骨虽弱,做事倒是麻利,我这摊子一天也摆不了多久,刚好缺帮忙的人,要不我就雇三勇兄弟帮着洗碗吧。”

    洗碗这活怎么也是要雇人的,他昨日瞧着安三勇坐在那里洗碗倒也没累着,反正雇谁也是雇,他也不好白用安三勇帮着做事。

    安老太太闻言一愣,随即便道了谢。

    因安三勇身子不好,一般的事儿做不来,她也不放心,安三勇虽嘴上不说,眼中却总是落寞。昨日在花家摊子帮了一阵子,回家后脸上也见了笑容,精神头瞧着倒是比之前好很多。

    安老太太正想着怎么和花致远说说,雇安三勇做事,工钱少些无妨,哪怕工钱她偷偷给花致远也成,只想着让安三勇能有个营生做,又在她的眼前,她也能放心。

    如今花致远主动提出,安老太太心中的感激自不必说。

    花致远同安老太太说好后,安老太太喊来安三勇,同他说好帮工一事,安三勇自是满口答应,脸上也多了些笑容。

    这边摊子刚摆好,矮桌边都坐满了,有些是昨日吃过的,还有很多昨日没吃到,闻着味儿被勾出馋虫,赶早过来排着的。

    平常人家有几家舍得熬鸡汤喝?这家的米线虽然不知是咋做的,但汤是真正的鸡和猪骨熬出来的,五文钱一碗又不贵,谁家都吃得起。有些人家更是,一个大人带着几个小孩子,围着一张小矮桌分吃一碗米线,就是为了喝那个米线汤。

    当然也有人端了盆来买米线,一碗米线想要装一盆汤,被花致远哭笑不得地拒绝了,虽然别家卖汤面的可以加汤,却也没这么加的,这怕不是要买回去再煮些面条,一家人吃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