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花老太太朝花睿招手,“睿睿过来,奶奶抱着你坐车。”

    从前跟花老太太最亲的花睿却直往章琴身后躲,“不坐不坐,睿睿陪娘一起走。”

    花老太太气的脸色难看,有心要说花睿被人教唆坏了,可一想这些日子花致远的态度,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只道:“赚了钱就先买辆牛车吧,天天人拉着车既慢又累。”

    花致远‘哎’地应了声,章琴追过来伸袖子为他擦去额头上的汗水,花老太太见了笑道:“还是媳妇知道疼自家男人。”

    章琴没吭声,又抱着虎头跟在牛车后面。在章琴身后,花盼盼一手牵着弟弟的手,一手牵着妹妹的手。

    来到镇上时天色早已大亮,章琴和三个孩子都累得有些走不动。

    看到路边那家卖包子的,章琴给花盼盼拿了些钱,让她再去买几个。

    之前十个包子他们每人吃两个刚刚好,今日多了花老太太,便多买了两个。

    一直到了租的院子,花致远推着车去十五两家取猪骨,章琴招呼花老太太和孩子们过来吃包子。

    花老太太眼神挑剔地看着包子,啧啧两声,“这包子两文钱一个,你们倒是舍得吃。”

    章琴面上淡淡的,“也是急着摆摊,没工夫再弄吃食,随便买点先对付一口。”

    “那也是赚了钱,要不谁能舍得一顿花二十几文吃包子?”

    花老太太拿了个包子咬了一口便撇了撇嘴。

    章琴进屋把虎头放下,回来给每个孩子分了一只包子,让他们一边看着弟弟一边吃包子。

    花老太太目光随着章琴转了一圈,之后拿着包子站在院子里四下挑剔。

    一会儿嫌房子太旧,一会儿又嫌院子里的青石板铺的不够平整,连刚吃了一个的包子也嫌肉馅拌的不够香,肉块也不够大。

    章琴只当做没听到,刷锅烧水,等花致远的猪骨和母鸡买回来就可以焯水下锅了。

    花老太太嘴上说着嫌弃,一口气儿吃了三个包子,看着油纸包里剩下的包子还有些意犹未尽。

    见孩子们都只把章琴递到他们手里的吃完后就盯着虎头,花老太太又一手拿起一个,张嘴就咬了下去。

    章琴刷完锅出来时,就见花老太太一手拿着一个包子,被噎得直打嗝,想到吃饭的速度,过了这么久两个包子还没吃完?

    可眼下花老太太被噎着,章琴顾不得想太多,“你们几个愣着做啥?没见奶奶噎着了?咋不知道去端水?”

    屋里的桌上放着一只水壶,里面是昨日烧的水,放了一夜早就凉透了,章琴说着跑进去倒了一杯出来,递给花老太太,“娘,喝水。”

    花老太太把两手的包子放到一只手里,接过水喝了一大口,总算是把那口噎着她的包子顺了下去,“我就说这包子不好,还怪噎人的。”

    章琴有想翻白眼的冲动,可对面这个是婆婆,她也不好真那么做,只是道:“包子噎人娘就喝点水顺顺。”

    “这我还不晓得咋地?”花老太太摆摆手,“你做事去吧,我这里不用管。”

    水烧上了,灶间暂时没什么好忙的,章琴看着油纸包里还剩四个包子,想着是一人吃了两个,剩下的就是给他们夫妻留的,想着先把自己的吃了,等花致远回来她就可以做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