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下午,章琴带着花盼盼将灶房里里外外都收拾一遍,做完这些站在院子里腰腿就没有不疼的。

    她刚出月子不久,月子又没坐好,身子原本就有些亏空,连日的劳累更让她疲乏的很。

    扭头就看到花老太太坐在院中的石桌旁,吃着花致远买来的栗子,却没有半点要帮忙的意思。

    章琴叹了叹,虽早知婆婆不会帮忙,可瞧着了还是心里不舒服。

    可不舒服又能如何?她是儿媳,又不能支使婆婆去做这做那,只能忍着呗。

    花盼盼见章琴有一下没一下地捶打着后腰,赶忙过来帮她捶腰。

    忙了这半日她也累,可今日之前虽累,心里却是喜悦的,一家人共同为了生活努力的滋味不要太幸福。

    可今日看到花老太太这般作派,打心里想要冲着花老太太翻白眼。

    说是来帮忙,可这一上午了,连根葱都没帮着扒,就是吃了。

    花老太太将一整颗栗子放到嘴里,扭头见花盼盼在给章琴捶腰,便开口道:“媳妇,瞧这天儿也不早了,午饭是要回村子再用吗?”

    章琴笑,“娘,刚做完事儿,我这腰也疼,腿也疼,待歇会儿再做。”

    花老太太摇了摇头,“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娇气,像我年轻那会儿,连个能依靠的男人都没有,把致远养大,又供出个秀才,日子可不比你累得多?何时叫过累?”

    章琴将眼垂下,掩饰地翻了个白眼,真当她不知道花致远小时日子多苦?成亲多年,花致远也没少同她提过少时的艰苦,五岁就上山砍柴卖钱买米,丢了把镰刀怕回家挨骂,吓得一宿不敢回家,可第二日回家还是因为丢镰刀被打了一顿。

    而他的婆婆呢?虽也帮人缝缝补补,洗洗涮涮赚几文钱贴补家用,可女工做得不好,洗衣又不大洗得干净,大多时候都没人愿意请她。

    娘两个就这样靠着喝粥吃野菜总算是到了花致远稍大些。

    不然为何花致远说种地就能拿起锹镐去开荒?还不是少时日子苦,他没少给别人家做工?

    虽当年日子苦,可她这个婆婆,没享过什么福是真的,但说起吃苦,也就是吃不饱、穿不暖算苦,劳累真谈不上。

    要不怎么总有人说亲娘怕你吃她吃过的苦,做婆婆则怕你没吃过她吃的苦。

    她这个婆婆,只会觉得儿媳日子过得轻闲,让她心里不舒服了,这就是罪!

    花老太太见章琴不言语,却不认为她是受教了,这个儿媳啊,瞧着是听话的,但近来她越发觉得儿媳阳奉阴违。

    便说教起来,“年轻人啊,日子过得太顺总归是不好,年轻时不吃些苦,这些苦就都要攒到老的时候再吃一遍了。”

    花盼盼有些听不下去,笑道:“那我二弟长大了定会万般顺遂,什么苦都没得吃。”

    花老太太奇怪地道:“你为何如此笃定那小子就吃不到苦?”

    “奶,你想啊,二弟生下来才吃了几天娘的奶就吃不到了,还不算苦啊?这么小就把苦都吃完了,长大不就不苦了?”

    “你……牙尖嘴利!这是记恨我害你娘没了奶水?”花老太太气得指着花盼盼,嘴唇哆嗦半天差点没抽过去。心想:这丫头真是欠抽,合着话里话外都是在挤兑她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