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直来到家门前,花致远却踌躇了,不知门后等着他的会是花老太太的冷眼,还是花老太太的眼泪,又或者是声嘶力竭的咒骂。

    花致远心下烦躁,日子过成这般模样,也幸好他当年没继续科举,不然真就是考上了,家宅尚且不宁,又如何做个好官?早晚也要丢官罢职。

    这个门真不想进,可又不得不进,最后一咬牙,还是推开了门。

    花致远在院中喊了声娘,没得到回应。

    但院门未锁,花致远猜着花老太太不会离家太远,或者有可能人就在屋中,只是懒得理他。

    又去敲了敲花老太太的屋门,依然没人回应,花致远推门进去,花老太太却不在屋中。

    花致远正疑惑花老太太去了哪里,花老太太却从院外走了进来,见花致远站在院中,花老太太先是一怔,眼里闪过一抹心虚。

    随即看到安柳,吓了一跳,“乖乖,这是哪儿来的丑鬼?”

    一句丑鬼,喊的安柳垂下了头,掩去眼中的一抹难堪。

    再丑,她也是个姑娘家,也很在意别人的目光。

    相比之下,章氏夫人那怜爱的目光倒更让人心暖。

    花老太太喊完,也自知失言,想到昨日可算是被儿子赶回村的,自觉没面子,便沉下了脸,“你还回来做甚?”

    花致远指着安柳道:“这是给娘买的使唤丫鬟,往后儿子不在家中,便由她来照顾娘,儿子在镇上做生意也能安心一些。”

    花老太太交握着的手蓦然紧了下,心里竟有几分激动,虽说这丫头丑是丑了些,却是往后要侍候她的人,村子里有几家的老太太有她这福气?她虽没做上诰命,却也做上老夫人了。

    原本花老太太因那句不经大脑就喊出的丑鬼抱歉,但既是自家买来的丫鬟,也就没什么好内疚的。

    挑剔地上下打量了几眼安柳,安柳忙过来给花老太太请安,一句‘老夫人’叫得花老太太心花怒放,脸上却又绷着,“嗯,起吧,人虽丑了些,倒是个懂规矩的,几岁了?”

    花致远惊讶地发现,不过短短两句话,老娘竟就摆起了老夫人的谱,难怪是随时准备着要做诰命的人。

    花老太太站在灶间门口,看着安柳在灶台前忙碌。

    早饭花老太太对付了一口,午饭还没来得及吃,眼看就要到吃晚饭时候了,肚子都咕咕叫了。

    好在安柳手脚麻利,不多时便炒了四菜一汤,端上来真是色香味俱全,瞧着和馆子里的吃食似的。

    安柳站在花老太太身后侍候着,手中拿了一双筷子给花老太太布菜,每布一道菜,便给花老太太讲解一二。

    口齿清晰,说话讨巧,花老太太很是满意,只瞧着她那张被胎记盖了一半的脸,不住摇头:咋就挑了个这般丑的?不然给儿子收了房,往后还怕拿捏不住章氏?

    尝了一口菜,味道也不错,不比馆子里的差,可比起章氏做的却还是差了些味道,凭良心说,章氏做的菜许是没这般花哨,但味道着实无话可说,莫说是这些肉了,就是青菜豆腐都能做出不同的味道来。

    好些日子没正经吃过儿媳做的菜的花老太太,突然就想念起章琴的厨艺,竟对之前的冲动生出丝丝后悔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