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回来途中,花致远拐了个弯儿,到了临街的一家胭脂铺,打算给章琴买些滋润的香膏。

    近来天气转凉,章琴的手每日都要浸在水中,若不好好涂些香膏,怕是要伤到手了。

    还有两个闺女也不小了,也要跟着保养一下,之前他见村子里的丫头每到秋冬过后,小手就皴裂的像老树皮,他的闺女可不能养的那么糙。

    让花盼盼在车上坐着别动,花致远便直接进了胭脂铺,可面对满柜台各式各样的香膏,花致远就犯难了,若是只让他买一样东西,他并不觉得难,可这么多都是香膏,却要从中选上一瓶,他选择困难了。

    闻着哪个味道都好,看着又都精致可爱,到底买哪个就是下不定决心,有心喊章琴来瞧瞧,可想着章琴来了要么不买,要么就是买那最便宜的,他便息了心思。

    他的娘子,跟着他多年,受了多少苦,难道香膏都不能用好一些?

    可若是让他买那个七两银子一盒的,他又真拿不出那个银子。可就是拿得出,买回去怕也讨不得章琴的欢心,倒是给她添堵了。

    犹豫来犹豫去,香膏还没买,突然听胭脂铺外传来叫骂声,回头就看胭脂铺外已然围了不少人,花盼盼坐着的那辆板车前也围了不少。

    花致远怕有人碰倒了车子,摔到花盼盼,便买了盒一两银子的香膏跑了出来,却见闺女已在车上站了起来,一脸好奇地朝争吵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别看闺女个子矮,但站在装满米袋的车上,倒是比旁人都高了一些,竟似看的颇有兴致。

    花致远无奈摇头,果然还是小孩子,都是这般爱瞧热闹。

    可仔细听着那边传来的争吵声,花致远竟也有了几分兴味,只因一男一女两道争吵声中,那道男声竟是韩家的那位少爷。

    而争吵传来的方向正是在镇上甚有名气的锦乐坊,而争吵的内容颇也有些不堪入耳。

    花致远常来镇上,锦乐坊是个什么处所他自然心知肚明,而与那显然不是什么正经地儿出来的姑娘吵成一团的韩家少爷也甚让人无语。

    这等人如今竟做了好田村的教书先生,好田村的孩子们可怜啊。

    心下想着,花致远却没有多少担忧。

    他本就不是心胸多开阔之人。虽说他之前认为教导孩童读书有些耽误赚钱,但因来自村民们的信任,即便是教书并不足以养家,他也坚持着没有舍下那些孩子。

    可后来是那些村人听了韩孝武之言先舍弃了他,这便是村人不义在先,却也怪不得他。

    心安理得说的便是他此时的心情。

    甚至,此时听着韩孝武与锦乐坊的姑娘吵起来,他在摇头之余,竟还有些幸灾乐祸:这就是村里人贪便宜找到的先生,这般德行也不知将来孩子们要被他教成什么样子。

    女子的声音尖利,“你这人脸皮真是厚的可以,听曲不给银子也就罢了,却还仗着会些功夫打人,各位左邻右舍给评评理,也不知是哪个大户人家教出来的混账,仗着家中有几个臭钱,就无法无天了不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