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听是招工的告示,围观众人中便有人便打听起工钱,此时农忙已过,很多人都赋闲在家,若是能做份工多份收入,何乐而不为呢?

    花致远倒也没定很高的工钱,在溪江镇上,工钱最高的自然是扛包出力的,其实就是做伙计的,而如酒楼食肆这些打杂的伙计也分了几等,收入最高者自然是大酒楼中的伙计,他们的工钱未必高,但每月客人的打赏却是不少。

    但这些酒楼挑伙计也极严苛,首先要相貌好,手脚麻利,人也得瞧着干净嘴甜,据说镇上最好的酒楼中的伙计,每月只打赏就能赚几两银子呢。

    但一般食肆中,伙计每月工钱也是三百文到八百文不等,这些人便很少有打赏可拿了。

    花致远不想苛待人,但也不想给的工钱太离谱,毕竟他们每日出摊最多也就两个时辰,虽出摊后就忙了些,每日给个二十文也不算少。

    而灶间的活也不可能外雇人。

    听花致远说工钱是按天给,每日二十文,便有很多人心动了,毕竟只是在摊子帮忙,再忙也就忙两个时辰,这钱赚了还不耽误别的活计,立时就有人打听可否来帮忙。

    花致远挑了四个瞧着干净的,让他们今日先在摊子上帮忙,待今日结束后再决定留下哪个。

    不管最终能否被留下,至少今日二十文工钱算是能赚到了,这四人自然是高兴的。

    还没出摊便主动去把摊子摆了出来,又是擦桌子,又是将小桌子小杌子摆得整整齐齐,连原本干干净净的碗都给又洗了一遍,再擦得锃亮,花致远瞧着都有些不大适应,但眼时瞧着倒是个顶个麻利。

    因今日摊子上多了四个帮忙的,比起前几日倒是轻闲了许多,花致远依然一边收钱,一边盛装米线,待花盼盼将配料配菜码好,立马就有伙计给客人端了过去。

    不用客人来来回回端米线,摊子上倒是显得不那么乱糟糟了。

    而那些客人们吃过的碗筷也会被快速地收上来,送到安三勇那里洗出来。

    不用再挨桌收碗筷,安三勇洗碗的速度也快了很多。

    待花致远这里米线用得差不多,喊上一声,便有人跑到院子那里去提刚煮好的米线,一直到收摊,摊子上都显得井然有序。

    只是四个雇工属实太多了,花致远一直盯着四人瞧着,最终还是决定留下两个人刚好。

    至于到底要留下谁,在悄悄与安三勇说了几句话后,花致远心中有数了。

    收了摊子,花致远数了四十文钱,交给其中两个人,其中一人在花致远观察下,手脚不大麻利,做起事来有些慢吞吞的,也不大能看得到活,同样的活摆在那里,另外三个人已抢着干完了,他可能才反应过来,那是来活了。

    花致远是想要请人来做事,这种要事事等人催的肯定是不行。

    而另一个却是四人中最机灵的,不但眼里有活,就是没活时,他都能自个儿找活儿来干,但正因人太机灵了,花致远用着不大放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