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花致远给一家人画了张极大的饼,连花盼盼都听的眼神闪亮,若有可能她也不愿过穷日子,这些年磋磨花致远,还不是怕他变陈世美?

    若他不做渣男,全家还能过上好日子,何乐而不为呢?

    然而,章琴突兀地打断一家人对美好生活的畅想,“你还真是一点银子都不想剩?手里不留些银子,万一遇到点儿啥事咋办?”

    章琴显然是不赞成赚了钱就花出去,原本她并没有把银钱看得很重,但自打花老太太把家中的银子都‘借’出去后,她就生出强烈的危机感,总觉着银子只有在手里才能安心。

    如今花致远张嘴就是买铺子,还要多买几家,她的心就一哆嗦一哆嗦的,生怕到时还没在手里捂热乎的银子也都打了水漂。

    花致远摇头,“要不怎么说你头发长见识短,银子花出去换成铺子,就是生意做的不好,有铺子在手你还怕穷?就算自家真开不了那许多铺面,到时租出去收租啊,想想坐在家里就有钱收,你怕啥?”

    “那万一遇到点急事咋办?铺子摆在那里又变不成银子,卖也得卖上一阵子才能换银子,万一卖不出去呢?反正我不赞成把钱都买铺子。”

    章琴还是觉得心里没底,可这些年都没怎么做过主,也不知是说花致远有志向,还是说他太莽撞,但显然,对于把银子都花出去她肯定是不赞同的。

    花致远看着章琴叹了口气,多余的话也说不出,章琴从前对银子可没这么在乎,这也是吓怕了,说多了只会让她不安,还是徐徐图之吧。

    正说着,安柳在外面喊吃饭了,章琴带花盼盼出去帮着把饭菜端进来。

    吃饭时章琴还想着回头和安柳说说,菜的用料可以改进一下,往后都是这丫头做饭,同样的食材,当然是弄得越好吃得越高兴。

    饭后,花致远又去将近几日赚的铜钱送去钱庄换成银子,刚到家就被章琴把银子要了过去,妥贴地收到箱子里,再上了锁,把系着钥匙的红绳挂在脖子上,又顺到贴身的肚兜里,又警告花致远不许背着她把银子拿出去,得了花致远的保证,一颗心才落了地。

    “你啊,小家子气的,说你啥好?”

    花致远摇头无奈地笑了,他说买铺子也不能立即就去,真买时还是要同她商量的,她这模样倒像是担心他把银子拿出去立马就花了。

    章琴却朝他扬着下巴道:“我这还不是吓怕了?银子不在我手里放着,我心里没底。”

    花致远自然也明白,之前的事情已然让她如惊弓之鸟了,小心些也怪不得她。

    “行行行,银子就在你手里拿着,等有多余的咱再买铺子总成吧?”

    章琴这才弯着眉眼笑了起来,“买马也不急。”

    “好好,不急,都听你的。”花致远好脾气地哄着章琴,反正他知道自家媳妇,等银子攒够了,天儿也冷下来了,冰天雪地的,别说在镇子和村子间来回冷,就是摆摊也冷,到时怕不用他说,她自个儿就得心疼地又要买马买车买铺子了。

    毕竟那么冷的天,再好吃的东西也没人愿意坐在雪地里吃,没有铺子生意就不能做下去,若是租铺子还要给人租子,手上银子够,她肯定不愿多花那冤枉钱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