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花老太太在家等了又等,连着过了十多天,不但她想像中的丫鬟没被花致远送来,就是花致远也没回来一趟。

    村里人都说花致远的摊子忙,花老太太却坐不住了,若儿子真与她离了心,不愿再奉养她,她可不想一把年纪真去给人浆洗度日。

    一早梳洗收拾过,换了身最体面的衣服,手上提了个装了半篮子干菜的菜篮子便来到路口等方瘸子的马车。

    每年入秋后章琴都会晾晒许多干菜,冬天没菜时便拿出来吃。

    今年也不例外,篮子里的干菜是刚立秋时章琴晾晒的,原本是要晾好了冬天吃,后来他们一家都去镇上摆摊,晾的干菜便没工夫管,花老太太想起来时,下面那些晾了半干的菜都捂长毛了。

    她挑着上面瞧着还能吃的收起来,那些长毛的就在那里放着了。

    今日要去镇上找儿子要丫鬟,想到之前闹的那场,她也有些没脸,记着章琴用干菜做的扣肉好吃,便带些到镇上去,也省着两手空空去了不好看。

    方瘸子每天起大早就拉车去镇上,上午来回两趟,下午再来回两趟,单程两文钱,一般去镇上的姑娘媳妇都愿意坐他的车。

    今日方瘸子也同往常一样来到路口,就看到花老太太手上挎着个篮子站在那里张望,显然是在等车。

    此时方瘸子的车上已坐了两个同村的年青妇人,从坐上车就凑在一起嘀嘀咕咕说个没完,还时不时捂着嘴笑。

    方瘸子不言不语却听得津津有味,每日拉着村里这些婆子媳妇去镇里,可是听了不少村子里的八卦事,他还要甄别出哪些能让花盼盼听得高兴,只要小丫头高兴了,他就能吃到一碗米线,若是实在高兴,米线里还能有肉有菜。

    就好像今儿,这俩小媳妇说的是韩家那位抢了花致远书塾先生一职的少爷,好些日子都没去书塾了。

    昨儿从镇子上回来时,被村里几户讨说法的人家给拦下,不但被指责没有诚信,还被几个孩童当众指出他不学无术,那点滥竽充数的学问压根就没资格当先生。

    当时那个剑拔弩张哦,那韩家少爷自知理亏,挨了几个臭鸡蛋都没动手打人,最后还是被那位韩夫人让丫鬟婆子给护着回去的,丢人可是丢大了。

    要方瘸子说,就那位少爷,看着人品就不端正。能和锦乐坊的姑娘在大街上对面,还被人扭送去县衙门的,能是啥好人?无赖地痞也不过如此。

    让他教村子里的孩子,再把村里的孩子教坏了。真不如在外面再请个先生回来了。

    啥大儒教出的得意门生?自个儿吹出来的吧。

    两个媳妇说到兴起时,笑得嘎嘎的,突然抬头看到路口站着的花老太太,笑容顿时僵住,连身子都坐直了几分。

    这老太太最近好似魔障了,万一哪句话她不爱听,再被她怼几句脸上可不好看。

    花老太太远远地瞧见方瘸子的马车过来,车上两个小媳妇捂着嘴笑,可抬头瞧见她后立时就变了颜色,花老太太坐上车后,瞧瞧这个,瞧瞧那个,微沉了脸色,“老的是老长舌妇,娶的媳妇也是小长舌妇,老曹家和老冯家真会教媳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