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待书雪扶着花老太太进了屋里,小机灵花喜喜跑进灶间,附在章琴耳边低语:“娘,奶买的那个书雪,刚刚偷瞧咱家灶间来着,她不是要来偷秘方吧?”

    早就听到外面对话的章琴笑,“咱们喜喜真管事儿,今儿你可得把她看住了,千万不能让她进到灶间里来。”

    花喜喜拍着胸膛保证:“娘放心,喜喜一定能看住她。”

    正往灶坑里添火的花致远闻言好笑地摇头,那书雪瞧着就不是个安生的,可偷秘方这种事情应该不会,只是孩子们对她不喜,便觉得她像个贼了。

    花睿见花喜喜进来同娘说话,也跟着进来,苦恼地道:“娘,奶今儿不回村了吗?睿睿不喜欢那个书雪,不要和她一起睡。”

    安柳留下来和他一个屋他倒是欢喜的,可那个书雪,都不拿正眼看他,肯定不会对他好,他才不要和书雪一个屋。

    甚至他觉得,若奶奶留下来,他的屋怕都没得住了,到时没准他就得去和爹娘挤了,爹娘的床上有个弟弟,晚上总要起夜哭上几声,扰得人睡不安生。

    而安柳姐姐虽然长得不好看,睡前给他讲的故事可好听了,昨晚讲到女将军带兵出征,被敌军设计围困,正说到关键,今晚他还想听那位女将军有没有顺利脱困呢。

    “奶奶不会留下来的,下午吃过饭就会带着书雪回村去。”

    章琴笑着说道,以她对花老太太的了解,刚买了个合她心意的丫鬟,还不得急着回去绕村子显摆?此时却没回去,必然是等着吃过饭再走。

    花睿放下心来,又纠结上了,从前奶都是最疼他的,可今日却是瞧都没瞧他一眼,倒是对那个书雪疼爱有嘉,奶这是不疼他了吗?

    虽然也知道是他先不想亲近奶奶,奶奶才会对他也不喜,可想到奶奶差点害的他没了爹,又害的弟弟吃不到娘亲的奶水,又差点把大姐给打死,花睿就浑身发毛,不敢去亲近奶奶,生怕下一个被害的就是他。

    而此时方瘸子正在摊子上和花盼盼扯皮,“盼盼丫头,你可不知你大叔今儿多惨,一早原本想要多拉几个人,可谁想你奶一上车,车上原本坐着的两个人都不坐车了,一路过来路边上等车的一见你奶在车上,转身人家就走了。一趟下来,我是一文钱都没赚着。”

    花盼盼调好一碗让人端给客人,疑惑地朝方瘸子道:“你不是还拉了我奶?咋一文钱都没赚着?”

    方瘸子张了张嘴,没好意思说他当时只想着赶回去再多拉一趟,结果忘了收花老太太的钱。

    “方大叔,当初说的可是你拉我家人坐车不收钱,可不算我奶,你不收她钱怪不着我,可别想借机蹭我家米线吃。”

    方瘸子还真就有这个意思,本来想卖卖惨,让花盼盼看看,因为她奶坐了他的车,别的坐车的人都不愿坐车了,结果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花盼盼给堵死,再说也就没意思。

    方瘸子道:“算我倒霉吧,只盼往后你奶有事没事少出门,不然她一天出个两趟门,我这拉车的生意都不用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