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眼见天色还早,花致远同章琴说了声,趁着生意还没开张,想回去瞧瞧花老太太,不然等真开业了,忙起来怕就没那个时间回村了。

    章琴虽然心里不情愿回去,可花老太太到底是花致远的亲娘,又只有花致远一个儿子,哪能真不回去看看?便同意了,只是让孩子们留在镇子上,大冷的天也怕他们冻坏了。

    说好之后,花致远就打算去买些肉带回去,反正天冷猪肉也存得住,干脆就买半扇好了。

    到佘记肉铺时,十五两正裹着棉袄坐在肉铺子里,肉铺子里烧着炭盆,肉摊还是摆在外面。

    十五两家的生意说不得多好,倒也不算差,毕竟整个溪江镇上就他这一家卖肉的铺子,想吃肉了也只能到他家来买。

    见着花致远在摊子前看肉,十五两忙从里面小跑出来,招呼的那叫一个殷勤,“秀才老爷买肉?是自家吃还是铺子里用?我保准价给的最低,也不带缺秤的。”

    花致远在肉上扒拉了几下,十五两家的肉虽然总缺秤,但肉确实是真不错,花致远似笑非笑地瞧着十五两,“我那铺子可不敢用你的肉,万一用好了,你再要提价,我卖的正好,是朝你买还是不买?我还想着,若是铺子上的生意好,不如自个儿每天杀头猪算了。”

    花致远还真不是吓唬十五两,如今天儿冷,杀头猪也放得住,就算生意差一些,十天半个月也能卖出去一头吧?他又不是杀不起,总好过肉卖得正好,再被人家来个釜底抽薪强。

    可十五两听了竟不觉得尴尬,依然陪着笑脸,“你大人大量,可别和我计较了,当初我也是猪油蒙了心,才想着要抬价。”

    这段日子,每当听到有人说起花家那个米线摊子如何如何火,他都要悔的肠子都青了,猪骨别人家都不爱要,多是卖肉的时候搭上两根,当初花致远说好虽然上面留些肉,可也给七十文钱呢。

    如今人家猪骨不要了,连肉都不买了,一想到他家如今的生意多红火,他就多想抽自己两巴掌。

    比起见识,他可比家里媳妇差远了。

    可事到如今他们家再霸道,也不能强逼着人家买他家的肉。

    听说花致远的摊子不摆了,要开食铺,他就转起心思,铺子里卖的东西肯定要比摊子上的好,到时肯定是要用肉的,若是能说动花致远继续要他铺子的肉,说几句好话算什么?

    见花致远听了他的话,只嘴角噙着一丝笑意望着他,说不出的高深莫测。

    十五两知道,这是等他表态呢,说得好了,往后还会买他家的肉,说的不好了,人家自个儿买猪杀肉他咋也管不到吧?

    一咬牙道:“要不这么着,往后你那铺子若是还在我这用肉,猪骨我就和从前一样,上面肉不带少的,还不收你钱了咋样?还有猪血和猪下水,都给你留着,不收钱。”

    花致远似在沉吟,十五两又道:“肉价上也比旁人买的一斤低一文如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