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别看方瘸子就是个赶车拉脚的,可他形形色色的人见多了,还是有几分眼力见儿。

    又说起韩家那位少爷之前天天都要到摊子上买几碗米线,前日他来摊子上吃米线才知摊子没出,便去吃了碗馄饨,结果说人家馄饨里的肉不是好肉,把人家摊子都砸了,可是霸道的很。

    花致远点头,这事儿他听说了,倒也怪不得韩孝武,那家卖馄饨的也是在十五两家买肉,只是他舍不得买好肉,十五两家的血脖肉都卖给他家了,这事儿还是从前有人听十五两和他媳妇拌嘴时听到的。

    十五两媳妇因为十五两把血脖肉卖给那家,还同他吵了一架,可架不住十五两就是黑了心肝,反正那肉也吃不坏人,他硬是要卖,他媳妇也拿他没有办法。

    对于十五两媳妇,花致远还是有几分敬重,倒不是个唯利是图的人。

    所以花致远从来不去那家馄饨摊子吃馄饨,其实就是整个溪江镇谁家不知那家馄饨摊是怎么回事?也就是过路的和商队才会在他那个摊子上吃馄饨。

    所以,不偏颇地讲花致远认为韩孝武砸了那家摊子的行为虽霸道了些,也算为民除害了。

    不过,那小子竟然之前每天都要来吃他们家的米线吗?早知如此,就该考较一下他的文章,这些日子怕误了不少人的学业吧?

    马车碾压着路面的积雪,咯吱咯吱地就回了村,方瘸子想着今日也就这样了,再去镇上也不会有人坐车,等把花致远夫妻送到家,他也回家喝点小酒,烤烤火,小日子也美滋滋的。

    当把人送到花家门前,方瘸子正要赶车离开,就听花致远道:“方大哥,一个时辰后我们就回镇上,还要劳烦方大哥再送我们一趟。”

    方瘸子只觉得寒风瑟瑟,这白跑一趟也就算了,竟然还要再白跑一趟?

    当花致远将二十文钱放到方瘸子手中时,方瘸子这才回过神,“秀才兄弟,你咋还给钱呢?咱们都乡里乡亲的,我哪好意思要你这个钱?”

    花致远奇怪地看向方瘸子,好似在说:你不就是赚的乡里乡亲的钱?这咋就不好意思了?

    方瘸子也觉得脸上烧得慌,想着或许花盼盼没有同花致远说过他白吃米线的事儿,这时候他也不敢提,万一花致远让他还米线钱呢?

    只接过铜钱,保证到时候就过来接他们回去。

    花致远朝他道了谢,背起装肉的大筐就去敲院子的门。

    不多时听到院子里书雪问是谁的声音,花致远道了声:“我。”

    书雪忙跑过来将门打开,脸上还带着绽放的笑,可当看清花致远身旁还站着个章琴时,笑容立时收了回去,垂着头,规矩地唤了声:“老爷,夫人!”

    章琴朝花致远挑了下眉:这丫头可不是个本分的呢。

    花致远也回挑了一下眉:早就看出来了。

    书雪往旁让了让,夫妻俩朝院子里走,经过书雪身旁时,花致远将背着的竹筐递给书雪,“没长眼力见呢?不知接一下吗?”

    书雪下意识伸手去接,不想筐里装了一大块猪肉,还有两小坛咸菜,沉甸甸的,立时撞的她朝后退了几步,脚下一滑,人就坐到地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