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怎么着?我在韩家失势了,都轮到你个小丫头片子来教训了?人伤了这不是医馆给送回来了?还能给扔到外面回不来?”

    说着,韩孝武往椅子里一坐,看了眼旁边噤若寒蝉的丫鬟,“愣着做什么?还等少爷我给你斟茶不成?”

    丫鬟忙拿起桌上的茶壶给韩孝武手边的茶碗里倒上茶,韩孝武喝了一口:茶不错,但比起京城的韩家还是差了许多,所以说他们来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苦的也不只他一个。

    脾气倒是来的快,去的也快,长这么大还真没有什么气能让他留着过夜的,此时又想起韩氏母女陪他来这里受苦,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

    韩氏却满面悲戚坐在那里拿个帕子抹眼泪,刚被韩孝武训过的韩惜月却懂事地站在韩氏身后,轻声劝慰。

    这听话懂事的模样更衬的韩孝武浑愣,韩孝武眼中闪过无奈,“好了好了,姑母别哭了,孝武知错了,下次不会了。”

    韩氏这回却嘤嘤地哭出了声:“哪次你不是说下次不会?可下次还不是再犯?我在韩家本就尴尬,接下教导韩少爷的任务非我本意,若韩少爷瞧不起我这韩家的笑柄,我这就书信一封让人送回京去,让你祖父派人将韩少爷接回去,也省着在我在中间吃着力,还讨人厌。原本你祖父让你到溪江镇来就是历练来的,可这都几个月了,你看看你不但一事无成,反倒惹了一件又一件事儿。说到底也是我这姑母无能,韩少爷还是请回吧,我这庙小,留不住你这尊大佛,往后这里就我和惜月母女俩了此一生之所,可不敢再让韩少爷贵足踏贱地。”

    韩孝武被韩氏哭的头疼,“我也没说什么,怎么就说到什么贵啊贱的。不就是历练嘛,我这就出去做一番事业出来,绝不会让姑母在家族里抬不起头总成了吧?”

    韩孝武说着,起身朝外走,可走了几步又退回来,“姑母,历练总是要本钱,我浑身上下也拿不出十文钱了,就是做个小买卖都做不成,要不你先给我拿些银子?”

    韩氏见韩孝武被她哭得想要做事,正心内高兴,只要这孩子将来立得住,她和惜月就有了依靠。

    谁想笑容还没爬上嘴角,又听他要银子,不免怀疑他是想骗了她给银子出去挥霍,这小子从前在家中时,没少用这个办法骗老太太的银子,老太太疼重孙子,前些年没少被这小子骗银子去。

    这些年老太太身子骨不大好,脑子也糊涂了,韩孝武再也骗不出银子,在外面惹了祸摆不平,总被人找到家里,家中才知道这小子这些年竟在外面把名声搞得坏透了。

    若韩氏真把银子给了他,哪敢保他出去不是又胡作非为?到时再惹了事,名声传到京城去,她的名声本就不好,可比不得家中那些姑奶奶,哪怕是韩孝武做错的事,最后也得把错归在她身上。

    韩氏摇头,“你先去看要做什么,用银子时回来和我说,我再拿给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