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中午,花喜喜拿着一上午绣出的成果给花盼盼看,“姐,你看我绣的花好看吗?”

    花盼盼看了半晌,也没一团线团中看出花的模样,再看看自己绣的,好歹能看出是青竹,嗯,她还是比妹妹有绣花天分的。

    花喜喜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奇怪地道:“姐,你咋绣了根棒槌?”

    花盼盼怨念地看着花喜喜,这是在笑她绣花时像个棒槌吗?

    花喜喜见花盼盼的眼神,心知这是说错话了,忙又安慰道:“仔细瞧,姐绣的棒槌还怪好看的,上面还有须子。”

    须子?那是竹枝竹叶好吧!

    花盼盼不想和花喜喜说话,将头扭向一旁,却见黄莺儿脸色扭曲,在花盼盼看过来的同时,再也忍不住笑喷了出来,随后意识到她这么一笑有点打击人,忙摆手道:“我不是笑你,只是想到当初我刚学绣花时……噗……”

    说好的想起当初,可花盼盼就是觉得黄莺儿这话不可信呢。

    午时,大家都在书塾的饭堂吃饭,若是在书塾里吃,每顿十文钱,但大多人家都是家中送饭过来。

    有钱人家想让自家孩子吃得好些,送来的菜自非书塾的饭菜可比。

    而拼了一家老命才能勉强送孩子来读书的交了束修后就舍不得每天十文的饭钱,要么家中给送饭,要么早上过来时从家中带了饼子馒头。

    早上过来时花致远没有同她们说过中午是送饭,还是让她们在书塾里吃,姐妹俩倒不知该如何是好。

    花睿从学堂外探头进来,对花盼盼和花喜喜问道:“姐,二妹,你们是去饭堂吃吗?要不我去打了饭给你们送来?”

    比起女学堂这边算上姐妹俩也才十一人不同,男学堂那边人就多了,此时饭堂那里来来往往都是穿了书塾绣着青竹校服的男弟子,而女弟子们却都在女生学堂那边单独吃着家中送来的饭菜。

    比起男弟子这边还有不少家境一般的子弟,女学堂那边可都是镇上数一数二的富户才会送家中女儿来书塾里学习,她们来这里读书自然不是为了科举,但读过书塾的姑娘在人前也能高人一等。

    所以,在这里读书的姑娘都是家中看重的,吃喝用度也非常人可比。

    若花盼盼和花喜喜也跟着去书塾那边去吃,且不说让人瞧着突兀,在都是男弟子的饭堂,她们吃饭也不自在。

    别看花睿年纪小,心思这时却通透着呢。

    瞧着花家姐妹没人来送饭,不等花盼盼和花喜喜说话,黄莺儿开口道:“我家中送来的饭菜多,不如你们与我同吃吧。”

    旁边也有姑娘相邀,花喜喜想着书上说‘廉者不吃嗟来之食’,刚要拒绝,花盼盼那边已经点头应下了,并对门外的花睿道:“你自去吃吧,我们就不过去了。”

    花睿答应一声小跑着出去,花喜喜也随着姐姐坐到黄莺儿的桌边,同窗姑娘们这个送一块鸡腿,那个送一碟糕点,很快姐妹俩面前就堆满了吃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