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花盼盼带着弟弟妹妹背着小书包进了铺子,里面还坐了不少客人,只是比起摆摊时少了一些,毕竟这都是晚上了,虽快到饭点儿了,但大冬天的,晚上出来的人还是要少很多,自然没中午时客人多。

    摆摊时,很多人都认得花盼盼了,今日没在铺子里帮忙就问花致远她人呢?花致远便笑着说去书塾里读书了,有人立时感叹花致远这真是赚到钱了,不然有几个人会送女娃子去读子?

    也有人道:真当人人都同你一样?人家花老板是秀才出身,眼界自是与你不同,你舍不得送女娃子去读书,人家可舍得。

    花致远只是笑笑,继续忙生意去了,如今他想的就是尽快把买给花喜喜的铺子钱也攒出来。

    比起昨日,今日赚到的却是更多,就是安老太太的茶水小屋经过昨日一整日,今日也有许多人慕名而来,到晚间算好了钱,安老太太竟是给送来了八百文钱。

    放下铜钱后,也顾不上与章琴闲话,转身就往外跑,说是今日一整日茶水卖得太好,之前买的那些煮茶的药材都用没了,她得去药店里再抓些。

    只是安老太太心知暖茶的配方不能泄露了,她选了几家药店抓药,而暖茶里又放了不少果干,倒是让人一时弄不清暖茶里到底都放了什么,一时间也不怕暖茶方法被人猜了去。

    不过,若是她的暖茶生意做得好了,想也知道会有人眼红跟风,就像花家这个米线生意,今儿就有不只一两个人来向她打听秘方。

    别说她不知道,就是知道了,难道就会告诉旁人?在安老太太看来,她的三儿子身子骨能见好,全是托了花家的福呢,花家这个大腿她是抱定了,除了将那些不安好心之人指给花致远和章琴看,让他们防备着,她也偷偷和安三勇说好,无论别人许什么好处,可不能做坏了良心之事。

    上了三天学,赶上一日休沐,黄莺儿约花盼盼带花喜喜和花睿到家中去玩,花盼盼当时并未答应,却不想晚间黄家便正式地送了请帖。

    花致远和章琴不是头一回见着请帖,当年花致远还考功名时,家中时常有同窗送来请帖,花致远视情况赴约。

    直到后来花致远弃文种田的同时还要兼顾村中书塾,没有那个空闲,昔日同窗也多不愿与农夫为伍,渐渐请帖便少了,直至现今花家已有多年没收到过请帖了。

    见是溪江镇首富家中姑娘送来的请帖,自家孩子这几日又一直坐的黄家的马车,章琴替花盼盼应了下来。

    待黄家人走后,章琴就去箱子里翻找起之前给几个孩子买的打算过年时穿的新衣,毕竟黄家是溪江镇上的首富,若是穿得太寒酸,到时丢的可不只是姐弟几人的脸,就怕连黄莺儿也要跟着被人嘲笑。

    花盼盼原本还不想去,可章琴这一忙活起来,却是连问都没问她的想法,翌日一早便将姐妹二人都喊了起来,将姐妹俩平常梳的两根麻花辫给梳成双丫髻,配上两根花头绳,原本就长得俊俏的姐妹俩更像小仙子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