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章琴看了下他厚得一把都掐不住的衣服,就这厚度,别说一块小木板,就是铁棒都未必敲得到肉,能有多疼?

    可儿子哭了她心疼,再不哄哄,会哭得更凶,她就更心疼了。

    章琴刚要哄,就听花盼盼冷嗖嗖地道:“娘,弟弟他不好好读书也就罢了,却说谎骗你同情,你可莫要惯着他,到时若像那不学无术一般,可没处买后悔药。”

    章琴为难,虽说这是闺女,闺女还年幼,但不知为何近来她越发觉得大闺女在她面前太过威严,大闺女说的话,她下意味就想听。

    而且,真把儿子养成那不学无术一般,她自己都要恨自己了。

    于是,章琴真就抖着手上的面出去了,留下哭着哭着见大人出去了就哭不出来的花睿。

    乐彬长吁口气,他如今身无分文,韩孝武又不管他,若是再被花家赶出去,真就要无家可归了。

    好在,章琴虽对孩子有些宠溺,倒也不是娇惯之人。

    可他到底不敢去猜章琴的底线,想着下回对花睿就温柔一些,左右也是要过年了,读了一年书,也该要歇歇。

    不过每次花睿不听话,都要让他莫学那不学无术,若他猜的没错,那不学无术说的是……韩孝武?

    嗯,他确实不学无术没错!

    因铺子里到了年底更加忙碌,原本花致远还想到年关时早些将铺子关了回村去过年,可这一忙起来就忙到腊月二十九。

    这晚打烊后,花致远将店中的雇工都聚在一处,赞了大家在铺子开起来后所做的努力,又给每人分了一个荷包。

    虽都是用荷包装着的,但每人所得却不尽相同,有性子急的当场打开荷包,见里面是一颗半两左右的碎银,立时喜得对花致远千恩万谢。

    而其余将荷包展开的几人,也都是半两银子,自是喜不自胜。

    有人便对比了自己与这几人在铺子里的表现后,捏了自己的荷包,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后,别人问起时只说差不多,便没再将荷包打开,别人也未起疑,只当真都差不多。

    亲自装了荷包的花致远观几人神色,心下赞许几分,他装的荷包他自个儿知道,那几人的荷包里都是一两到二两不等,此时却不见炫耀与张扬,待往后再买了铺子,这几人倒是值得再栽培一下。

    而那几个得了荷包立马就兴奋打开的,平日做事虽麻利,可也只是勤快些,交待他们的事绝不会多做一点儿,但这样能做好自己的事情倒也不错,就留在铺子前面做个伙计也不错。

    一旁坐着喝茶的安三勇在捏过自己的荷包后也只是嘴角挂着淡笑,他的荷包也不大,但里面的那块银子却是不小,怎么也要有二两了吧?可见花大哥对他极为看重。

    直到众人道谢后,花致远又说了明日年三十,铺子便不开张了,让大家都回去准备过年,这才让众人离开了。

    该收拾的都收拾完了,他们明日也该带上年货回村过年。

    过年是喜事,可一想到要回家,家里还有个花老太太,心里就不安生呢,也不知这个年能不能过得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