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望着可以算是空着的灶间,安柳想:说不得又是被老太太给卖了,换成书雪一柜子的衣服和胭脂水粉了。

    安柳苦笑着摇头,她不好说老太太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可书雪陪着老太太这么闹下去,最好的结局也是早晚要被发卖出去。

    太张扬炫耀了,也不知那丫头当初是如何在大户人家的后宅里活下来的。

    可不管怎样,年夜饭总是要准备,只是过年必备的两个菜,一只寓意吉祥如意的鸡没了,年年有余的鱼也不见,实在无奈安柳只能和了些面,做成这两种菜的形状,好歹是那么个意思。

    将年夜饭要用到的食材都准备出来,安柳又点算了一下家里剩下的东西,待会儿要与老爷夫人禀报,不然等他们回去了,花老太太却说少了什么丢了什么,都赖到她头上,她长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

    原本章琴和安柳就没想过回来就能有现成的年夜饭吃,可当听安柳说了厨房的情形后,章琴还是只觉得一阵阵心凉,老太太疼爱书雪是真,对她这个儿媳够狠也是真!

    她这个做儿媳的这么多年也是尽心尽力地侍奉婆母,怎地到最后竟是连个丫鬟都不如?

    章琴起身要去厨房里做整治年夜饭,却被花致远一把拉住,“你在屋中陪着虎头,安柳,你只管去做八个菜,不必太过麻烦,随便哪样易做就做哪样。”

    安柳也不多问,应了声是后转身出去。

    乐彬站在一旁,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之前在镇上时,他日日只觉这一家人温暖至极,父母慈爱,姐弟活泼,却不想回到村子里却只剩下压抑,这份压抑的气氛他一点都不陌生,每当姨娘与母亲凑在一处时便是如此,无论姨娘如何讨好母亲,母亲都是只是想尽各种主意为难姨娘。

    他深知,是他的出生抢了大哥的风头,母亲对他不喜,便迁怒给了姨娘,而祖母看重母亲,也对姨娘不喜。

    姨娘虽得父亲疼爱,可到底整个乐家也只有父亲珍视姨娘,在那个家中他感受到更多的就是来自别人的恶意。

    可章琴婶子却是花家的正室夫人,老太太为何要如此待她?在这个家里给章琴婶子难堪,就为了抬高一个丫鬟?

    好在花家伯父省事,没让章琴婶子做年夜饭,不然往后那丫鬟若真有机会爬上来,章琴婶子在这个家就更没什么脸面了。

    不过,看花家伯父的神色,对那丫鬟想也是深恶痛绝,还没笼络住男主人的心,便先想落女主人的面子,这丫鬟真是作的一手好死。

    如此想着,乐彬竟喜滋滋地看起热闹,只想瞧那丫鬟还能蹦跶多久,若有可能他也不介意踩那丫鬟两脚,倒是没有事不关己的想法。

    下午,村子里响起爆竹声,是家家户户开始吃年夜饭了。

    安柳的菜还在做着,花家的年夜饭注定要比别人家晚了。

    花致远这次回来也带了不少鞭炮,还特意买了些好的烟花,原是想着今年赚到钱了,多放一些图个吉利,可此时却没有那个心情。

    但见花睿和花喜喜一副着急的模样,便让花盼盼和乐彬带着几个孩子到院外弄些小鞭放放,烟花却没有让动,心情不好放着也让人无法开怀,还不如带回镇上一家人高高兴兴地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