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章琴也睡的精神了,花致远带着孩子们放烟花,闲着无事章琴就同安柳一起进到灶间,取了些面粉等物想要炸些果子。

    按说每年腊月底,家家户户都会做些炸果子,只是之前铺子里忙,又想着花老太太应该会做,章琴便没有做,如今瞧着花老太太不但没做,那日子过的越发是让人甚为无语,好似费尽心思从他们这里弄来的那些好东西和银钱,一股脑地都使在了书雪身上。

    花老太太抱着何种心思,章琴自是明白,可越是明白,心里越不能没有怒意。只是她性情向来软懦,偏就说不出恶言来,好在花致远没让她失望,带着她从好田村连夜赶回,既是对花老太太摆明了态度,也是避免在那里夜长梦多,再生出些别的事儿来。

    是以一路回来时,章琴不但没有因花老太太所为愤恼,反倒一颗心都甜滋滋的,只要男人的心向着她,再苦再累她都能甘之如饴。

    原本定着初八开业,怕开业前不好采买食材,便将开业要用到的除一些初七能送过来的,其余一应食材都准备好了,此时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弄些吃食待这几日闲时吃。

    因溪江镇历来就有初八前不开业的传统,她们倒也没想拿来卖,只是之前想要回好田村去过年,食材虽有,现成的食物却没有,如今不在好田村过年,他们总是要弄一些零嘴儿这几日闲时吃吃。

    再有就是若是有人来拜年,也好拿出来招待。

    章琴与安柳配合惯了,随便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想要什么,不多时便炸出几样果子,虽比不得用烤箱烤出的精致好看,却也别有风味,一般人家过年准备的也就是这般了,但章琴弄出的这些却更香更好看。

    用大盆装了几盆,想着初二回娘家时带上一些,再有之前备下的年礼,倒也不失礼。

    章琴的娘家在离溪江镇五十多里的保禄村,双亲自她很小时就不在了,章琴自小是被两个兄长养着。

    十岁后两个兄长分别娶妻后就分了家,章琴便这家住几日,那家住几日,虽不大顺心,却也不曾受过多少苛待,长到十六岁时便嫁了花致远,夫妻成亲后开始几年年节时还会备了礼去拜访。

    那时花致远初中秀才,又被先生评前途无量,在周遭很是风光,夫妻俩每次回娘家都会受到热情的招待。

    但多年后花致远屡试不中,日子也越过越穷,虽人还没有消磨掉意气,章家人的态度却也不似从前一般殷勤,反而时有奚落之言,花致远虽顾着章琴的脸面,从未与章家人如何,章琴心里也不好过。

    如此几年后,章琴也没能生下一儿半女,花老太太虽迫于家中没钱,并没有给花致远纳妾,但对章琴到底有了意见,每次回去给备的礼也是极薄,幸而花致远时常给人写些文书之类的还能攒下一些,在拜礼上还能贴补一二,可到底都不是什么贵重之物,章家人在态度上也越来越差。

    虽花致远在章家时依旧能与人谈笑风生,却也没少遭遇白眼,花致远虽一笑置之,章琴却都看在眼里。

    花致远虽不是心胸狭隘之人,也不是如何开阔之人,受了冷遇如何能不气?章琴不想自家男人受那些冷遇,久而久之来往的心思就越发的淡了。

    那时章琴只觉着,既然自家没能力帮衬娘家,便不去拖累也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