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花致远听到了,章琴自然也听到了,脸上神色有些难看,便有些后悔不该回这趟娘家来。

    这些人竟比起十几年前更不像话了。

    尤其是那些不堪入耳的话,真是脏了人的耳朵,于是对倚在身旁坐着的几个孩子道:“你们还小,可听不得这些污糟话,快把耳朵都捂上。”

    见几个孩子都捂了耳朵满意地点了点头,却见也挨着她不远的乐彬嘴角挂着一抹带着深意的笑,道了句:“你这孩子还笑得出来,还不把耳朵捂起来。”

    说着,在乐彬中直接伸手把他的耳朵捂上了,严严实实的。

    乐彬一怔之后,对章琴笑的露出八颗银白整齐的牙齿:琴姨的手心真暖,真柔。

    见花家人这是听明白他们的打算,章家人脸上都不大好看,倒是一直只当家里人是真心想与妹妹一家续亲的章运来,愤怒地站起来,一巴掌拍在桌上,指着老妻和儿女们,嘴唇哆嗦半天,才道出一句:“你们真是能啊!”

    外面争吵声越来越近,终于一挑帘子,从外面冲进来三个二十多岁的男子,在他们身后还气势汹汹地跟了几个妇人。

    进门后,几人目光一扫,便落在章琴的身上,齐齐上前,原本脸上还带着盛怒,过来时却热切的吓人了。

    “姑,刚听说你回村了,我们几个晚了一步,不想你竟被二叔家接过来了。于情于理姑都该先去我家才是,定是二叔一家花言巧语蒙骗了姑,我们兄弟这就带姑回家去。”

    章琴倒是认出这几个侄子了,说话的正是大哥家的大侄子章茂,在他身后分别是他的二弟章盛和三弟章昌。

    十几年是浑不吝的愣头青,十几年后依然浑不吝,但眼中的算计却呼之欲出了。

    单看面相就知这些年过的也并不如意,瞧着比花致远还要大上几岁似的,说他们四十多岁都要有人信了。

    只是早些年他们见到她时可不是这态度,不免就恍了下神,结果就被人拉着胳膊给拽了起来,硬生生就往外拖。

    花致远这时却恼了,冲过来将人一个个都推开,见章琴没被扯坏,才将人拉到身后,“做什么?做什么?这是要抢人不成?”

    几人也认出花致远,齐齐朝花致远拜下,章茂道:“姑丈过年好,我是茂哥儿,小时候姑丈还送过我一方砚台。”

    被一提醒,花致远便想到,只是那方砚台却是被章茂嫌弃是又硬又无用的石头,被他拿去砸了核桃。

    见花致远听了他的话神色间就有些古怪,这才想起那方砚台的下场,也有些讪讪,但他脸皮厚,想到过来的目的,立即道:“眼看已是过午了,姑母和姑丈还未吃饭吧,我家里已经备下了好酒好菜,只等姑母姑丈过去就能开席了。”

    说着给身后的兄弟和女眷们使了个眼色,几人便朝着屋中几个长得漂亮又眼生的孩子走去,一人抱起一个就往外走。

    而大房这边刚一行动,二房这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进了门的财神爷再被人抢走,立时冲上来几个人便与大房的人抢成一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